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十八章 疑问(修)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4-05-28 23: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挑眉,暗忖她在跟他撒娇?那模样霎是可爱,内心有股怪异感涌上,很是喜爱她对他撒娇。

    深目一闪漫漫情愫,即便那瞬间自己也未察觉,甜滋滋的喜悦感灌满他心湖,嘴角不禁微扬。

    蓦然,他费力宁定心绪,又摆起一副冷傲态度,口气冷冷的道,“嗯,那慢点喝。”

    瞥了他一眼,峻颜不再紧绷,柔和些。眉峰似有若无地微蹙,双目湛亮,薄厚适中的唇型似是勾着讪笑。

    不小心与他的眼对视,一惊,她随即低头,微张口呼呼地吹着热烫的中药。

    傅天彾瞬也不瞬凝睇她,思起两人在红艳楼厢房的床榻上亲吻。

    对他来说不过是蜻蜓点水,淡然无感,再简单不过的唇碰唇罢了。

    控制不住目光,不由自主移向她微开的唇瓣,飘荡在鼻间的雅香淡淡药草味似是环绕着他的唇久久不散。

    被她吻住当下确实很错愕、惊讶。

    陡地,他的脑门微麻,方才一幕幕的经过浮出他脑海。

    红艳楼厢房内遇上的事,他见着了她与平时截然不同的面貌。

    扑了脂粉的净白凝容,更显得五官绝艳动人,半露雪白胸脯,目测他的手掌,一手掌握,大小恰恰好,鑯细柳腰,凝雪晶透肌肤,姿态妖娆娇媚。

    再加上那对幽柔淡紫眼珠若对着男人一抛一眨,不难保证不被她勾了魂魄,霎那间会使人迷失了心魂,沉陷于那双人摄人魂魄的紫眸。

    床榻上姑娘依旧穿着红艳楼衣裳未褪换,扑了脂粉的苍白雪颜,喝了药后逐渐恢复天然血色,脸颊红润了些,双唇也越红嫩欲滴…。

    睨住她须臾,他的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若能再多吻久一点,更深入一点,那滋味尝起来不知何味?埋入那柔嫩身子又是怎地的感受呢?

    他一阵愕然,是着她的魔、中她的道吗?

    无端对她起了邪念?!

    他极力甩开那些不堪入想的淫念,暗暗整顿混乱思绪。

    见她喝光了,傅天彾取走碗,只丢了一句,“好好休息。”

    傅天彾拂袖跨步离开内房。

    冯语兰低下螓首,回想着在红艳楼晕倒前发生的种种。

    她大胆的吻了他,脑子陡地轰隆嗡嗡作响,心音略促,双手捧着渐渐发烫的面颊,唉声低咛。

    内心不断的骂自己怎能如此胆大,二爷会怎么看她呢?会以为她真是个随便的姑娘吗?

    情况危急之际,根本不算真正亲吻的吻只轻轻碰触。

    她不经意的扬袖,柔指抚摸自个双唇,失了魂似怔忡。

    他的唇微凉,触感好柔软,跟她所想象中的一样触感柔软。

    恍如还停顿那瞬间四片唇瓣轻轻碰触,属于他的檀香气息不时钻入她的鼻息,扰着她心湖不安分地浮躁。

    依稀记得他一脸惊愕僵容,四片凉唇渐渐温热,瞧她的神情转为柔和。

    当下,他瞧出她所遇情势非同小可,二爷观察力精明,心思沉稳,洞悉能力自比一般人来得敏锐。

    方才在房内明明能够问她的,又为何不过问适才在红艳楼发生的一切经过?!

    猜不透,究竟二爷在想什么呢?!

    傅天彾早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宫珦容也来过府里,一一道出事发经过,他知晓一切原委了。

    想让她好好歇会儿,便不再走入内房,开了大门轻轻关上离开他的房。

    大厅。半盏茶时分匆匆流逝。

    傅天彾坐在大厅椅子上,面容似有些凝重,低声唤来无或,对着他交代了些事之后,静静坐了半晌,才缓缓起身离开了王府。

    ***

    一抹粉嫩身影步履轻盈的绕过屏风。

    冯语兰见着来人是程心,唇角淡牵。

    程心坐落在床榻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冯语兰,内心满是不舍、愧疚、歉意。

    “语兰姐,你没事了吧?”

    一刻钟前,无或突然出现在红艳楼的贵宾席,不声不响地将她强掳走,但并未将她带回云月山庄,而是回到王府。

    从无或那儿得知冯语兰差点被两名倭寇杀害,又晕倒在红艳楼的厢房内,发生这些事儿她却浑然不知。

    也难怪无或能在红艳楼里找到她,有冯语兰在的地方,相对她也会在。

    天彾哥哥托无或传话给她,明日要把她带回太皇太后身边。

    终是将他给惹恼了,一向性子极好的天彾哥哥,她待在山庄这段时间,任她为所欲为爱做啥上哪都不曾管束过她。

    借故彻底放纵,这下惹出祸端来,定是饶不了她。

    呜呜,她不要,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劝服太后,溜到云月山庄,不过才住上几个月而已。怎能让她又返回宫内呢。

    山庄里突然多了一位温柔体贴的语兰姐姐陪伴她,只要有她,哪都能去。

    说到语兰姐,她可被她那粗线条的性子给彻底打败,怎么跟她冷然外表完全相反呢?性情内向害羞,傻姐儿模样表露无疑。

    她温柔、人又美,心地善良,重要的就是任她欺负,任她摆布,也依旧淡然一笑,从不与她气恼或对她凶过。

    凭着自个幼时偷偷练过点武功,自豪立下誓言要保护娇弱的冯语兰,不能让她被任何人欺凌。

    其实都只有程心欺负冯语兰的份。

    她暗暗傻笑。待在天彾哥哥这儿她过的快乐的不得了呢。

    若是回到宫殿,可就不能像现在这般自由,爱上哪溜达就上哪溜搭搭˙,爱吃啥便吃啥,就连举止谈吐也不被任何人束缚。

    她逃脱了如鸟笼的皇殿,自由自在,天天过的无忧无虑。

    如今现在唯一能够求助的人就只有语兰了。

    冯语兰扬睫,瞧见程心时而傻笑、时而郁卒的秀丽颜容,不禁莞尔一笑,握住她的手。

    “我没事了,怎么?看你一脸委屈样,被二爷训斥了?”

    呵,这ㄚ头带着她闯入风花雪月的青楼,她又差点遭害,一点也不惊讶眼前摆着无辜委屈,一脸懊恼的小姑娘神色忡忡瞧她。

    “对不住,姐姐,我不是故意让你受到惊吓。能原谅我吗?”

    程心又接着道,“呃,还有,能不能跟天彾哥哥说别让他把我赶回家,好吗?”

    “我爱待在这儿,我还不想这么早回家阿。”

    “就跟你说我没事儿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怎么?二爷要把你赶回家?好好,你别着急,我再同他说说。”

    苦着脸的程心听到冯语兰会替她说情,立马眼睛瞠亮,嘴角翘高,一脸洋溢。

    程心似是真喜爱待在山庄,心中满是不舍她苦着脸。

    若是程心真离开山庄,那山庄又只剩下她一人了。

    冯语兰暗忖,待会儿找个机会同二爷说她想挽留程心,没了她的陪伴她会很寂寞的。

    宠溺地摸着她的如云黑发,见她已换回女装又看了下自个的衣裳。

    愕然,她还穿着红艳楼姑娘为她换的绸缎罗衫裙,小外衣好端端的披挂肩膀。

    也就是说,她维持上了妆的脸容、穿着一身惹火杉裙模样躺在床榻。

    难怪二爷的眼神不时透着异样碎光,温柔的紧凝她,举止也怪,对她极其温柔、贴心。

    “姐姐这模样好美,美的让我快睁不开眼睛了呢。”

    程心窃笑,又接着道:“偷偷告诉你,我瞧见天彾哥哥冷梆梆的脸,脸颊泛红了喔。”

    “看你这么美,他也会害臊脸红,许久没见过他对任何姑娘这么温柔体贴,你可是头一个让天彾哥哥紧张又脸红的女子,除了她…。”

    程心惊觉自己失言,提到不能提的那个人,即刻噤口。

    冯语兰沉溺在方才傅天彾对她的一举一动,眼神透着关爱、怜惜、温柔。心湖简直快失去拍子,咚咚咚的又惊又喜,心绪百感交集。

    她有魅力?抑或是一时迷上精心打扮过的她?

    喉间一股酸涩堵住,手不经意的抓着襟口,胸口沉沉撞击,身子刺痛。

    见状,程心赶紧扶住她微晃的身子。

    “怎么了?哪痛了?胸口吗?还是头晕了?”

    冯语兰深深呼息吐气。“我没事,只是泛晕。”

    不乱想、不乱猜,她逐渐平下心来又道:“最后一句话,除了她?她又是谁?”

    程心瞠目急忙摇头,死都不能说的天大禁忌。“什么?没有。你定是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她绝对绝对会守口如瓶。

    冯语兰微微歪着螓首,暗自思索程心方才的话,是吗?果真是她听错?

    程心即刻转换话题,道,“大娘带着两个孩子先回山庄了。”

    她惊呼。“大娘跟孩子都安然回到山庄了?我怎胡里胡涂给忘了呢?”

    “嗯,就在我来这儿时,同二爷解释了一番,他派人去客来客栈寻人,所幸他们还待在客栈未离去,可能在等着你跟我,迟迟等不到人也不敢先离开。请了马车送他们回去了。”

    冯语兰点了点头。平安回到山庄就好,她本还担心朱大娘等不到她与程心出现,极有可能当下带着两个孩子上官衙报官协寻呢。

    真要是这样做,京城内四处都会贴着她与程心的画像,那可就出名丢脸丢到家了。

    “心儿,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吗?”

    冯语兰不疑有她,亦不再逼问方才的话题,依旧问了她比较想知道的疑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