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二十五章 听闻(修)

章节字数:2275  更新时间:14-05-31 0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吃的好撑。”

    冯语兰摸了摸微圆小肚。暗忖她这是多久没吃的如此撑了?

    傅天彾颊起盘上些许菜,抵在她嘴边。

    她都快吃不下了,二爷却逼着她全都得咽下。

    她对着傅天彾摇了摇头,苦着小脸,暗示她真的不得再塞了。

    “二爷,我吃的好撑,扁肚都成圆肚了。”

    傅天彾笑了笑,瞄了眼桌面碟盘,所剩无及,食的该是差不多了,便不再勉强她,又把菜放回盘上,放下竹筷。

    “无或,去结帐。”

    背对着他两,静伫坐在另一张长板凳上的无或闻此言,起身跨步走向柜台结帐。

    冯语兰从袖袋取出绣帕擦拭了自个嘴,望向傅天彾,起身坐在他身畔,挪了另一角绣帕轻轻擦拭他的嘴。

    她内心窃笑,不由叹息,二爷嘴边黏了一颗饭粒呢,那模样好可爱。

    不让他发现之际,顺道替他拭去。

    两人觑望,相视而笑。

    过一会儿,又再度返回傅天彾身畔,揖身低下头同他交头接耳。

    她瞅着他脸色陡然严肃凝重,淡勾方唇瞬间抿成一条直线。

    怎么了吗?无或同二爷说了什么话?

    他脸色变了。

    傅天彾站起身,望着仍旧落坐在长板凳的她。

    “语兰,你坐在这稍等片刻,我很快就回来。”

    冯语兰轻轻扯住他的衣袖。“二爷,发生什么事了呢?”

    傅天彾低头一瞄,她紧拉着他衣袖,轻蹙两道秀眉,神色微沉,比他还紧张。

    不想让她胡乱想,炯目深凝那张凝雪容颜,淡然浅笑,摸了她的头顶,缓缓移往她的额头,以大拇指腹揉化那轻蹙的眉心。

    “没事的,我去处理些事。”

    “嗯。”她微颔首。

    她身子一凛,此时他正按压着她眉心,试着舒缓她心生恐慌的思绪。

    见他又露出笑意,不安的情绪渐缓,也回他一抹浅笑。

    冯语兰目光深锁傅天彾背影,只见他与无或走向客栈二楼转了弯,消失了。

    她旋身徐缓步向柜台问起掌柜的。

    “掌柜的,识得方才那位持剑的爷吗?你同他道了什么?”

    掌柜的正忙着盘算,纪录账本,循声抬头。

    落入眼是位容貌秀丽的紫眸姑娘。一眼瞧出三位是同伙人。

    “阿,那位冷面爷?是这样的,一刻钟前有位大爷要找那位喂你吃饭的大爷。这顿饭那位大爷已付清了,他又说待会儿等你们食完,请你们三位前往二楼雅间坐坐。”

    冯语兰顿时面颊微红,都是二爷,就连掌柜的只站在柜台不曾离步都瞧见了。

    那表示有多少人目睹此举。

    她多不好意思,好丢脸、好害羞,怪就怪自个的错。

    冯语兰返回长板凳坐下,双手托腮,叹息,再叹息,又再叹。

    一双美目有意无意往二楼偷觑。

    脑中开始思及在药房内傅天彾同她道是否愿意接受他,她未给响应,该何时给二爷答复呢?

    他都明确表态了,真真确确对她表白,她好欢喜,打从心底开心,二爷眼里终是有她的影儿。

    这份奇妙感觉从未有过,他耀眼如星的眸子,那道光芒,真心真意,真情流露。

    她不感动是骗人的,可太多纠葛了,她还有好多秘密未公开,她不想对二爷欺瞒身世。

    都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了,那她自己呢?该不该说,说出实情他会不会不再喜欢她了?反而厌恶她?

    她心中郁结万分。

    好害怕、恐惧。

    她懦弱、胆怯。

    内心有道深埋的声音在耳音回荡,小兰儿,妳一定要坚强,妳一个人可以好好活下去、爹娘有一天会去寻妳的,等着我们…等着…。

    她等着等着,这一等就十年,自小身边无父无母,她依旧相信娘对她说过的话,她会等。

    不论等多长日子,她都愿意等,盼阿盼…。

    真不希望二爷调查出她的身世,多希望就这么安稳生活下去该有多好。

    冯语兰垂颈,伸出未受伤的玉手,轻抿的唇勾起一抹沧笑,轻轻触摸着绸缎柔丝的披风。

    二爷的眼光当真好,布料色泽亦是她钟爱的颜色呢。

    这套粉紫披风,她好喜欢、真是好看极了。

    二爷送给她的,她定要好好珍藏。

    “哼,讨人厌的丫头,我非得教训她不可。”

    突然,就在她隔壁桌一名妙龄粉衣女子娇声怒斥着。

    坐她正对面另一名红衣女子冷哼一声。

    “有这么气吗?”红衣女子拾筷随意拨弄碟盘内的小菜。

    “燕秋小姐,你可知道那丫头是施了啥迷药,瞧那些人都不再上门买我家的肉包子,都跑去她那儿买包子了。”

    “咱张家肉包子可是京城内出了名的色香味俱全的优良肉包子店呢,妳不也瞧见了那小摊位居然抢走咱张家生意。”

    “怎么?特意把我唤了出来,又请我吃这顿饭是有目的的?说吧,要我怎么帮?”

    “嘿,还是燕秋小姐眼力好,这丫头伶牙俐齿,身边还有几只讨人厌的苍蝇黏着紧,只有你能治得住。况且我怕她认出我,都同行的,不得已要你出马教训、教训她。”

    “嗯,那我还有什么好处呢?”

    “我得到一桩好消息,这消息肯定值得。”

    粉衣女子左顾右盼,小声又语。“偷偷告诉妳个秘密,燕秋小姐,你还记不记得那位彾王爷?传闻他近日内有意挑选王妃,而你也在王妃选单内。”

    “真的?你说的千真万确?我爹怎么未告知我呢?”红衣女子惊喜地从凳子上起身。

    “大小姐,莫急。这事儿我从我爹那儿偷听来的,是真的,听说这道命令是皇上下达为王爷选妃御令,你爹是知县府一品官,阶位高,琴棋书画皆通,貌美如花的你,可是万中选一呢。”

    红衣女子惊觉失态,又缓缓坐下,笑逐颜开,羞涩地垂下头。

    “很值得,说,怎么教训她?”

    粉衣女子从袖袋里取出一包纸袋。“给。”

    “过来点,只要…这般…那样……。”

    冯语兰闻言,从两人对话中提到了彾王爷近期有意选王妃之事,心口有如刀割般刺痛难耐,胸臆沉闷颤痛。

    她怎么未曾听他提及过?

    那他对她表白又是怎么回事儿?

    是阿,二爷是何等身份,高高在上的王爷身分,纳妃乃再平常不过的事,她何需介意,她也还未答应他是否愿意留在他身边。

    以她的身分,她根本没资格留在他身边的,她不能再自欺欺人,要认清事实,看清未来,她与他是不可能的。

    留在他身边又如何,他会坦然接受她的身世吗?

    而她又该以什么条件成为他的王妃?他可曾想过吗?

    满城尽是千金小姐、名门闺秀,知书达礼,气质出众,论身分、地位、她根本没有一点能比得上。

    由不得自己主宰的人生。

    喉头一股苦涩感袭上,头昏昏,胸口郁闷沉重。

    惘然,满怀愁绪撩乱情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