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二十八章 戳破(修)

章节字数:2423  更新时间:14-05-31 13: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语兰低下头检查女子手肘,倒了些药膏在她手肘上,轻推了几下。

    她思吟着,嚅了唇,道。“烫伤部位挺严重。”

    卢燕秋瞅着她,细心地在她受伤部位涂抹,稍懈下戒备,冷冷哼声,算她识相未戳破。

    “咦?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冯语兰又沉吟会儿,抬睫偷觑她,趁红衣女子不注意,瞬间扯出那张假皮,摊在围观群众面前。

    尚不及反应之际,那张铺在手腕上的猪皮被她硬生扯走。

    卢燕秋怔忡,脸容瞬间拉下,瞠目结舌。

    “哇。”

    “瞧,那是一张猪皮耶。”

    “噗,还有猪毛未拔净呢。”

    “恶,真脏。”

    “是阿,原来是骗人的。”

    “真糟糕,怎么会有这种人吶。”

    “丢她爹的脸。”

    “长的还挺貌美,又是名门闺秀,可心怎如此歹恶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真丑陋。”

    所有的话都传入卢燕秋的耳里,她脸色越来越难看,铁青着脸。

    不少围观群众瞄头纷纷指向她,窃声窃语,指指点点。

    此时站在她身边的粉衣女子脸容也为之惨变,悄悄伸手扯了她的袖摆。

    “燕秋小姐,这该怎办?”粉衣女子使了眼色。

    “别妄动,咱得沉住气。”

    冯语兰瞥了她俩一眼,嘴角微勾,“各位,这面猪皮紧贴在那位姑娘手腕上,她的手腕并未被蒸笼给烫伤,表示肉包子店的大叔与小姑娘是无辜的。”

    银儿盯着那张从红衣女子手腕扯下的一面猪皮,目瞪口呆。

    转向那名红衣女子,朝着她大声喊。“你这女人果真耍人吶。”

    “我…我……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我真的烫伤了。”卢燕秋故做冷静,因为自个说谎,谎言当下被戳破,不免紧张欲解释。

    “还狡辩,有胆把你的手腕给露出来让大家鉴定,不就能证明谁说谎。”

    冯语兰旋身面对她,硬生生堵住卢燕秋欲狡辩的话语。

    卢燕秋瞠目,两把火苗在眸里熊熊燃烧,“你敢阴我?”

    冯语兰一付无辜样。“阴你?这哪算阴你?我实话实说。”

    “我就看不下去你的作为,别以为能瞒天过海,呼拢了所有人目光,可惜的是,一切的谎言我都看在眼里,你们的诡计早落入我的耳里。”

    “起初,本该排在前头的一名素衣姑娘拖延时间,两人一搭一唱,状若争吵着。”

    “等到新鲜肉包出笼从前门踏出,你再同那名女子互相退挤,藉此把手腕伸去蒸笼故作烫伤,再将那位大叔给推倒,倒向桌面,好让他们的肉包子都散落一地,连生意也做不成。”

    “再者,那名素衣姑娘趁乱逃离,过不久,官爷就到了,当场逮捕他们,这就怪了,你明明就是同那帮凶一块儿撞倒摊子,自个去烫伤,又关他们啥事?没理由抓拿他们。”

    被堵的哑口无言,毫无辩解机会,卢燕秋娇艳脸蛋气得不时颤抖,双拳紧握。

    语毕,冯语兰走向那位小姑娘与中年男子面前,“请官爷放了他俩,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他们并非蓄意让那位姑娘受伤。”

    “呃,这……?”几名官兵互相看了看,耸了耸肩。

    “还不快放开我们。”银儿丝毫不怕,左瞪右睨那两名牢牢抓住她肩膀不放的官兵。

    “燕秋小姐,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几名官兵面有难色,也不知是否该带走,纷纷转向那名红衣姑娘。

    卢燕秋深吸气,缓缓一吐,走向他们,对着带头官爷低声交耳,以两人听得见得音量,道,“能怎么办?还想继续让我难堪吗?放了。”

    带头官爷暗示几名小兵放开。

    抓着他两的官兵徐缓松了手。

    银儿冷冷一瞥,扬高下颚,晃过卢燕秋眼前,酸她一句。“算你识相。”

    卢燕秋瞇起眼,以余光瞪着大摇大摆的小姑娘,口语冷冷道。“哼,我记住你了。”

    又望向冯语兰,徐步走向她。“你也是,我不会忘记今天的。”

    冯语栏挺直身,雪容一凛,微偏头视若无睹,不理睬她的警告。

    卢燕秋只想赶紧逃离现场与人群,她要回去告诉爹,今天受耻之辱有一天会以牙还牙回报,此仇她报定了。

    冯语兰思及一事,及时唤住欲落荒而逃的粉衣、红衣姑娘。

    “且慢,两位姑娘,有三件事可别忘记了。”

    那两人停住脚步,僵硬地旋过身看着她,脸容依旧高高扬起。

    “第一:记得赔偿他们一切损失。第二:猪皮也还你,第三:欠他们一句道歉,记住呀,乡亲们都看着呢。”

    一块猪皮冷不防丢向卢燕秋,她伸手接住,低头一瞥,怒气使在那块该死的猪皮,狠狠甩在地面。

    银儿快步走向她们,挡住去处,“是阿,总共三十两,外加同我爹跟我当着乡亲们面低头道歉。”她伸出小手摊开掌心。

    她爹既是知县府县令,她又是卢府千金小姐,蛮横骄纵,仗势她爹有权有势,任谁也不敢张扬同她对抗。

    刚好藉此羞辱那位傲气、目中无人的卢家大小姐,再痛快给她捞上一笔。

    小姑娘贼笑在心,眼眸里尽是银两、银两。

    这两个女人给她与爹难堪,相对,她也不惶多让,赏她一记回马枪,银儿两道秀眉挑了几下,挑衅意味浓厚。

    银儿又偷觑了离她只一步距离的披风姑娘,发现她的眼瞳很不一般,好奇特。

    帮助他俩的披风姑娘眼珠子是淡紫色的,吸引住她好奇的目光,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那双瞅出神的亮眸霎那间撇回,管人家那么多,那是别人家爹娘生的。

    银儿暗暗忖自个别好奇,不能对恩人失礼,好歹她是咱救命恩人。

    多亏那位紫眸姑娘出面解围。

    望着围观百姓,没个人敢跳出来伸张正义,要是没这位姑娘,他们这下可哑巴吃黄莲,有冤情却无法申冤。

    损失了包子本金,是小事,被人给误会关进大牢,极有可能关了一辈子也出不来,过着暗无天日的灰暗人生。

    银儿暗自在内心窃喜,好险爹和她没事了。等过会儿事情平静下来,可得好好答谢那位好心的姑娘。

    同那位卢府千金大小姐讨了一点点精神赔偿、毁谤费用对她们来说不过份吧?!

    “什么?就凭那些烂包子也值三十两银子?门都没有,赔不起。”粉衣女子不屑撇撇嘴。

    “道歉?更是不可能。”卢燕秋扬高音调,以眼鄙视档在她们面前不让步的小姑娘。

    “少来这套,你们两个恶意毁谤我们的肉包店名声,今日我爹跟我所受的屈辱就不值三十两了。反之,我大发慈悲之心,收了点微薄银两,一点也不超过。”

    银儿将目光移向另一名答腔的粉衣女子。以食指指着她。“你,我想起来了,我认得你,你不就是张家肉包子店的三小姐吗?”

    “唷!真是你呀,怎么,我抢走你家的生意,不服,带着这野火鸡来闹我的店?”

    粉衣女子被她一席话呛的怔忡,面容瞬间惨绿,无地自容,恨不得挖洞钻进去,她咬着下唇,不敢再语。

    “丢脸吶,这下可毁了你张家肉包子店的好名声了,妳们两真是丢脸。”

    “搞砸未成功,反到落得一身臭名,哈哈哈。”银儿哈哈大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