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三十六章 躲不了一世(一)(修)

章节字数:2520  更新时间:14-06-01 15: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际,傅天彾脸色又臭又阴郁,当面质问着在大厅擦拭着桌面的徐总管。

    “语兰呢?”

    徐总管颔首。“二爷。”主子爷脸色极差,暗忖他察觉了?

    “未见着。”

    “我再问一次,她人上哪去了?”

    徐总管支支唔唔。“语兰姑娘…她…不就在…药房?”

    “不在房内、也不在药房、任何一处都没看到她的人影。”

    他一早梳洗完毕,早膳也还未食,便只身前往她的住处堵她,一进门却未见到人,挂着的披风也不再了。

    他想也未想前往她可能待的地方,每一处都寻遍。

    人不见了?!不见了!

    他双眼徒瞇。“说!”

    徐总管知道二爷肯定是打破锅砂问到底,没问到他想要的答案是不会善罢罢休的。

    “小的招了就是。”

    “事情是这样……。”他巍巍道来。

    傅天彾双手交叉在胸前,静默听。

    待片刻。

    “真是这样?没骗我?”

    “小的岂敢撒谎,小的只是托语兰姑娘的话,她只说暂时不想见到您。”徐总管越讲越小声。

    傅天彾叹息。

    “她想回去临海村几天,要你等到两刻钟后再向我报备?”

    “是。”

    “嗯。”当真不想见到他吗?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她不开心,整整一日不与他见面也就算了,这么迫不及待奔回临海村?连同与他知会一声也不愿意吗?

    亦或是他碰触她的身子所以她不开心了?

    不,不会的,那日在马车上,她明明如痴如醉未推拒他,只不过阻挡他继续进攻。

    难不成他的技巧退步?倘若真是如此,那还真伤他的心。

    无或踏入大厅,“爷,马匹已备好。”

    他的内心好受伤,胸口有股说不上来的落寞感。

    “且慢,二爷,小的早已命人备好私人船篷,就等二爷您过去接回程心小姐和语兰姑娘,毕竟只有两位姑娘,外头人心险恶,身边也无人保护,我担心她俩。”

    “很好。”闻言程心,他一怔,又道:“你说程心?她什么时候来的?又逃出皇宫?”

    傅天彾双目望向低着头的无或,无声叹息。

    她才回到太皇太后身边不到十日,就不能安份待在皇宫里吗?偏要往山庄里钻,千里滔滔寻他的护卫?

    该拿她怎么办?想来心儿这丫头果真铁了心死缠住无或不放。

    该找一天问问无或又是怎想地。

    若是郎亦有情,到时他会禀报太皇太后让她下嫁给无或吧。

    倘若未存有一丝情意,又怎么向程心开口呢?

    他脑子又是乱糟糟,他没时间烦他两了。

    当下得快点追回他的女人。

    无或听闻程心又回到山庄,一时间心口起了波动,脸色微变。

    “就在一刻锺前,语兰姑娘与她,两人骑着马走了,您此刻追上或许还赶得上她们。”

    “退下吧。”

    徐总管福福身退出大厅。暗忖,语兰姑娘、程心小姐,莫怪老夫背叛,老夫是担心两个女孩身边没一个护卫保护,身处险恶,此事还是得让二爷知晓,较为妥当。

    ***

    下了马,将马匹交付驿站,主仆两人举步前往港口。

    他放远望去寻着她的身影,只见一艘船篷上一抹他熟悉的粉紫身影,身畔还多了个五官白净的书生。

    两人靠的如此亲近,还有说有笑,姑娘不时掩嘴讪笑,看上去她精神奕奕。

    可当下让他更为不爽,就是她身畔那名白净书生。

    那双可恶的桃花眼定住他的女人凝容不放,大剌剌瞧着她,以眼勾引她,两人肩膀还不时轻触,

    心湖一股骚动荡然,不可饶恕。

    忍无可忍,他不能容许他的女人同其它男人靠近,也不容许她对着其它男人笑。

    傅天彾双拳紧紧一握,跨大步迈向那艘船篷。

    “嘻,真的吗?那你下次带我去瞧瞧。”

    “当然,这没问题。”

    正当船尾上两人聊的尽兴,一抹身影遮住了她的影子。

    “姐姐,我来了,这位是?”

    “回来啦。”冯语兰扬首望着她。

    程心居高临下俯瞰那位面容白净的书生。

    赵子宁起身看着眼前俏丽活泼小姑娘,猜想她想必是冯姑娘口中所说的程姑娘了,对着她颔首。“姑娘,容在下自我介绍,敝姓…。”

    赵子宁惊觉程心姑娘后方一股来势汹汹的杀气,那双厉目正对着他露出寒冽冷傲的怪异杀气,好似要把他生吞活剥。

    第一直觉不妙,来者非善。

    程心傻愣愣的望着那名书生的双眸正往她身后瞧,“你怎啦?话说到一半。”

    她回眸一瞅,霎那间,手上的大饼掉落在她脚下。

    背脊泛凉,程心转向正面,看清来人。

    此一时际,傅天彾那张刚毅面容有如阎王般冷冽如霜,两道剑眉深锁,深不可测的双目湛着奇异碎光,抿的紧紧的唇,严肃至极。

    声音也颤抖。“天彾哥哥,你怎么在这阿?”她微微牵动唇角,内心叫苦。

    这下悲惨了。

    疯了,这节骨眼他怎么会出现在港口?难道,是大娘走漏风声?亦或是徐伯通风报信的?

    天彾?狐疑了下,冯语兰循身抬首,紫眸对上一双深邃厉目,那对眼冒着怒火。

    她也吓到,到抽一口凉气,又垂下头,双手紧紧纠结,似是被人抓奸在床心虚不已。

    傅天彾语气淡然,气息陡重,胸口明显起伏。“语兰,站起来。”

    丝毫察觉不出他的口气平淡的极为深沉。

    暴风雨前的平静。

    姑娘依旧不抬首看着他,内心早气急败坏,可脸容依旧冷静无表情,他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强迫她起身。

    此际,胸臆涌出怒意、醋意,酸到喉头,满满溢出。

    抓住她的手腕的力道一使劲,紧掐着。

    “疼,你放开我。”冯语兰搥打着他健壮手臂,他丝毫不受影响。

    半拖着冯语兰,另一手也箍住程心的手腕。

    程心苦着脸,苦苦哀求。“天彾哥哥你听我解释。”

    就这样两名姑娘在港口被拖着走。

    “这位大爷,请你放手。”

    赵子宁不怕死挡在他前头,欲喝止他粗暴的行径。

    “我管我的女人,你插什么手。”

    “呃。”顿时被眼前霸气十足的男子震摄住,哑口无言,怔在原地。

    “无或,带着她,一会儿临海村港口见。”

    傅天彾抬高程心的手腕一甩,无或双臂敞开,程心尚不及反应下跌入无或的怀抱,稳稳抱住。

    “噢!”她撞进男人结实的怀里。

    程心摸了摸撞到他结实的胸膛而产生晕眩疼痛的额头。

    “还好吗?”无或眉头微蹙,低头关心着她的额头,为她揉揉发红额头。

    他家主子爷真粗鲁,好歹程心小姐已经是位落落大方的姑娘了不再是当年那小女孩…。

    倏然,无或的手一缩,有如被烫到似的,他在干麻,他关心起她,担心她?还碰了她的额头?

    程心偷觑着他,发现他俊逸的脸赭红,他害臊了?

    经他这么柔声关怀,又揉着她的额头。

    他那对炯炯深瞳定住她的容脸半晌,顿时慌张垂颈,她露出了少女羞涩的一面。

    她还是个未出阁的花样姑娘,偷偷喜欢着无或多年,当然不曾当面道出,背地里偷觑,第一次听到他关心话语,有股小小感动涌上心头。

    “还愣着干什么,快搭上那艘船,我随后到。”

    无或听闻主爷一声命令,立即板起冷脸,拉住低着头的程心,头也不回把她带上船篷。

    “等,等等,天彾哥哥、语兰姐姐……无或你等等他们吶,船夫大叔先别急着走。”

    程心眼睁睁望向那两道身影,船只离岸边越来越远,两道身影愈加渺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