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雲破月來花弄影  第三十九章 早知如此绊人心

章节字数:2545  更新时间:14-04-11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傅天彾凝望她,伸出缠着白绣帕的大手握住小手,摊开掌心,“你这ㄦ不也受了伤。”

    他轻轻吻着留下淡淡伤疤的粉嫩掌心。

    冯语兰方寸一凛,淡紫眸瞬也不瞬瞅着轻吻她掌心的傅天彾。

    眸子泛起一层水雾,她鼻头酸涩,嗓声哑哑道:“二爷,你都已经要娶妻,我不能再继续缠着你,等到…等到奇毒解药提炼成功,我会离开的。”

    听闻此言,他眉头一拧,放下她的手,大手仍紧紧握住微颤的柔荑。

    “娶妻?谁说的?没这回事。”

    他怔住,语兰怎会知道这件事,本打算隐瞒她,待事情处理完无后患在同她告知。

    “确实是我亲耳听见的。”

    “听谁说的?谁在道听涂说。”

    “就在那日咱们在客栈,当时你上了楼,没多久就听见你近日要选王妃,那位卢姑娘也在选妃名单内。”

    就唯独她没有呵。

    “你是说,卢燕秋?不可能,她怎么会在选妃名单内?卢家人被我惩处,罢免官职,应该不会有卢燕秋此人在选妃名单内……。”

    发现自个露了馅,双唇一紧,干涩的抿了抿,这该怎么同她解释呢?

    语兰早在他心中是唯一的王妃不二人选。

    可时机还未成熟,还不是时候迎娶她入门。

    她的身世对他来说不那么重要了,只想她安安稳稳当他的王妃,当他的妻,一起携手到老。

    坚持己见的皇上为此大费周章布了局就等着有人心落入圈套。

    他同意皇上放出消息是有原因的。

    六皇叔归来,也是皇上亲自下令的,那个人也会出现,就等着那人自个跳入火圈,一网打尽。

    冯语兰闻言,应该不会有卢燕秋此人在选妃名单内?不断复诵他方才的言语。

    他知情?他都知情?

    她瞠目。“你知情?”

    被堵的正是时候,他哑口无言了。“…。”

    他沉吟着,深目方寸掠过一抹异光,揪着那对紫眸,语气质疑道:“你不会是因为此事而漠视我吧?”

    她斩钉截铁道:“是。”

    “还不只这个原因,你能握着那位肉包子小姑娘的手,还搀扶她又对她笑,小姑娘都被你迷的团团转,我就不能这么做吗?”

    她全都拖盘而出,闷在心里闷久,心里有多委屈、多难受,他都不知道。

    正好藉此都把自个的心思都说出来,看二爷怎么同她解释。

    “什么?我…。”

    他几时对着那位肉包子小姑娘笑?没迷惑肉包子小姑娘呀,冤枉他了。

    不得承认这张皮相长的好、长的俊,随意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女人自动靠过来。

    身边女人亦是不曾间断,可他早在多年前收起玩心,不曾对其他姑娘表露出笑容。

    事隔这么长的日子,她可是头一个付出真感情、真性情,只对她扯嘴咧笑的姑娘吶。

    然而他搀扶欲跌倒的肉包子小姑娘,很平常阿,自然反射动作,要不让她跌倒不就难看?只是出自好心罢了。

    就为了这么无聊的小事生了他一整天的闷气?

    语兰对他是真心真意的,只是还未亲口听她证实她的心意。

    有情意自然就会有心,有心自然就会在乎对方,在乎对方莫不是想独占,拥有,只希望眼里只能有对方,不能容下其它人。

    他的姑娘终于懂得吃味了,深刻体会到他吃味儿时那股低落、沉闷、烦燥心情了吧。

    “哼,我跟那位小公子不过就说个几句话,你就动手打他,那我呢?能动手打那位小姑娘吗?当然不能,伤了她我也不好受,非我本意,我又凭哪点伤她,我只好漠视你,不理你,不与你说话,我……我…。”

    说的太激动,胸口剧烈作痛,一手放在胸前,脑子一阵晕眩,提不上一口气,不住喘着气,她呼吸不到空气了。

    蓦然间,船身晃了几下,稳不住脚步又加上喘不过气来的冯语兰往前倾倒。

    见状,傅天彾看着她隐忍许久的怨言一口道出,倔强模样刺的他好心疼。

    连忙接住她倾倒的身子,“好了,别说了。”

    扶她到木床上坐着,举起一手轻抚她的手背。

    傅天彾起身到了杯凉水坐在她身畔,杯缘轻靠在她唇上。

    “先喝杯水。冷静点。”

    好半晌,待稍为冷静了些,她能轻松大口吸入薄凉空气,思绪定然,惊觉一只大手抚在她前胸,她即刻推走。

    又思起适才在这张木床上发生的那事儿,两颊不知觉赭红,红的好似一只熟透的虾子般红通粉嫩,状若镇定,清冷容颜微偏不直视他。“走开。”

    两丸深黑眸子比以往更晶亮熠光,湛了又湛。

    傅天彾深情凝望右侧姑娘,嘴角勾起一抹奇异诡笑。“兰儿,你吃醋了,吃了那位小姑娘的醋。”

    冯语兰听闻,一脸无辜,水眸眨了几下,暗忖,这样的行为是吃醋?

    不容许二爷对那位小姑娘展露好看的笑容,只许对她一人,也不容他碰小姑娘的手,只许碰她一人。

    有此念头就是吃醋吗?

    她怎么那么胡涂都未察觉自个的心绪。

    “没有。”口是心非,偏不承认。

    可那双紫眸又透漏她内心心思,忽攸转了转,飘了飘。

    倏然,一记大笑“哈哈哈。”,俊朗笑声响亮如鼓,震入她的耳畔。

    “笑什么?不好笑。”突如其来的笑声,霎时,她懵了,痴望着傅天彾如此开怀徜笑的一面。

    他可开心极了,他的兰儿吃味了,爱极她吃味儿的醋模样,当然笑的出来,打从心底开心地笑。

    他轻轻抱住她,把他圈在自个怀哩,压着她的后脑杓靠在胸膛。

    笑声似是被感染到,任他抱紧,不挣脱,开怀徜笑引起胸前不住震动,震着她心音如鼓,心口扑通扑通狂跳。

    搥了一下他的胸口,语气娇柔道“笑够了没?再笑不理睬你了。”

    “兰儿,关于纳妃之事,我承认真有此事。不过,我这么做是有原因,你多体谅,别再因此事同我生闷气了,等到事情都过了,云淡风轻,你的安危也解除,我会正式迎娶你,别急。”

    “我…我又没说要嫁你。”又口是心非,听闻将来等到他的事情处理好,定会娶她为妻,她的内心满是喜悦,早将适才两人不愉快的经过给抛在脑后。

    “皇上放出纳妃消息,好引出那场政变的出幕后主使者,事隔这么久,那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潜藏许久,该露出狐狸尾巴了。”

    她抬起下颚,定在他阴郁侧庞,“你是说六年前的政变?老狐狸又是谁呢?”

    “没错,那场政变你也知情,程心丫头都跟你说了不是吗?”

    “那只老狐狸是我爹的异母兄弟,排行第六,宝王爷。”

    当年人人称他为疯王爷一点也不为过。

    人来疯,行事作风大胆,老谋深算,狡猾多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手足残杀,眼都不眨,就能轻易让身边的人人头落地,残暴至极。

    “二爷,真对不起,心ㄦ都跟我说了,你可别对她生气,她管不住嘴巴。”

    他自然是清楚程心直肠子个性,年纪还太小,管不住嘴,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偏道出一堆。

    暗忖她知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最担心的是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幸好程心丫头还懂这道理未说,识相。

    “宝王爷?”不认识,也没听闻过此人,废话,她哪可能听过。

    二爷不再隐瞒政变事件,实话实说。

    那她呢?她不想知道他的身世吗?该说吗?不该说?还是当做啥都不知道就这么与他一同活下去?这样好吗?瞒着他一辈子,她的心会好过?

    她的心绪纠结,忧心忡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