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雲破月來花弄影  第四十一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一)

章节字数:2790  更新时间:14-04-19 2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语兰牵着程心的手一同步入一户简陋屋。

    两名孩子如铜铃般清脆笑声都传到外头来,清脆响亮,听得出发出笑声的小主人此际心情雀跃不已。

    欢乐氛围感染着小厅子里头所有人内心情绪,也跟着笑了。

    一身鹅黄粉衣裙的小姑娘巴着静伫墨绿锦衣男子身后冷面护卫,另一个肥嫩小家伙则趴在坐在长板凳的峻朗男子大腿上,两只小肥肥腿晃呀晃。

    似是见到奇特画面,两人对望了下,扑嗤一笑。

    小小姑娘看见踏入门的一抹熟稔的粉紫身影。松开拉着冷面爷黑衣劲装的小手ㄦ,奔向她,往她身上一扑。“是姐姐。“

    “喔,你小心点,小丫头还是这么莽状。”冯语兰笑脸盈盈,摸了摸薛小香嫩颊。

    小小肥嫩身躯缓缓靠近冯语兰,也挨近她整个小肥躯巴着她的腿,“姐姐,抱抱。”

    “小虎子。”好长一段时间未见到他们姊弟俩,她想死他们了。

    她蹲下身欲抱起他,好沉,“呃,我抱不动了,你怎么越来越壮了?姐姐都抱不起来了呢。”

    薛小虎露出缺了一门牙的可爱笑容,伸出肥肥两臂,坚持要她抱。“抱抱。”

    “我抱不动了。”冯语兰摇了摇头。

    “我抱你,小虎子”程心蹲了下,望着眼前胖嘟嘟的小男孩,一双月亮眼儿眨了眨,好似夜晚明亮的一颗半月星黑亮纯洁。

    “我的天阿,这孩子好沉吶。”

    “可不是,弟弟贪吃,我吃不下的饭,他全都帮我吃了,变的好肥,好大一只,我也不能再抱他了。”

    傅天彾起身,扬起嘴角轻笑,“有那么沉?多日未见到小虎子我看着不也这样,有哪儿变了吗?”低下身抱起薛小虎,巡视抱在怀里的孩子,沉声道,“嗯,好沉呢,个儿也长高不少。”

    他捏了捏那张嫩肥脸颊,见着两个孩子纯真可爱,顿时间,紧绷多日的思绪飞快消失,心情愉快。

    薛小虎嘿了声,口语标准,道“二爷儿。”。

    “嗯,真乖。”

    冯语兰望向灶厨,一道人影徐缓步出,见着苏黛莲,笑嘻嘻走向她。

    此际,苏黛莲手上捧着一盘刚切好的水果,缓缓走出灶厨。

    “语兰,妳可回来啦。”

    “是阿,黛姨,你过的好吗?”

    “不就老样子,自从你走了以后,家里这对小姐弟呀,没人帮我看管。白天,我叫小香去陶大那儿读读书,写写字,要不两个窝在家,家事都甭做了。”

    “嘻,黛姨,他们两其实很乖巧,你说是吧?”

    薛小香抬起小脸蛋,向着苏黛莲眨了无辜的水亮眸子,“黛姨,我很乖,都会帮你做家事,我可没白吃白喝。”

    苏黛莲挑了挑秀眉,“小的太会吃,大的又爱挑食,算乖巧吗?”话一完她叹了声无奈的气,摇摇头。

    冯语兰抬起衣袖,掩嘴窃笑。

    从两个孩子口中得知这位面貌俊逸,风度翩翩的大爷心地好,对孩子更是温柔,孩子是最诚实不说谎的。

    不过另一位冷冷的爷儿倒是不好相处,绷紧着脸,怪可怕。

    瞅着语兰身边的女子,暗忖未见过这位面容着实讨人喜爱的粉衣姑娘。

    “这位姑娘又是?”

    “黛姨好,我叫程心”

    冯语兰还未开口介绍,程心早抢先一步答腔。

    程心大剌剌向眼前身穿粗布素灰衣,面貌慈祥和善的大娘伸出一手,摆在人家面前。

    她顿了顿,这举动似乎失礼,尴尬又缩回小手,改以颔首,摆出闺秀气度。

    苏黛莲也回了她,点了点头,抿唇微笑。暗忖小姑娘丝毫不怕生疏,挺活泼。

    薛小香拉了拉程心的裙襬,“心姐姐,我带你去外头玩。”

    玩?!听闻此话,双眸徒亮,“好阿,走。”

    见到两个姐姐手牵手欲步出大门之际,紧跟在后头的薛小虎慢吞吞走着,憋起小嘴,肥藕手揉着双眼,小声地啜泣,“呜,小姐姐,等等我呀。”

    程心听见后方小虎子小声啜泣,旋过身,伸出两臂,勉强抱起沉重的孩子,“一块儿玩耍,怎么能少了有趣的小肉球呢?”

    冯语兰思及一事,出声止住踏出门外的三人。“等一下,外头有些凉了,孩子先披上外罩,免得着凉。”

    “是阿,我这就去卧房取来,稍等。”

    “来,先披上再出门玩。”冯语兰半哄着程心怀里的薛小虎,孩子最听她的话,乖巧伸出小手臂让她抱下。

    她细心地披了上,双掌捧着小虎软嫩双颊,弯起唇角,“好乖,跟姐姐们去玩。”

    薛小虎颔首,举高一手,程心握住伸向他的小手,紧紧牵着。

    苏黛莲也替薛小香穿上薄棉外罩衫,只露出精巧红扑小脸蛋。

    “小心点,注意安全,别随意跟陌生人讲话,嗯?”

    两个孩子眉笑眼笑,齐声喊着。“是,姐姐。”

    冯语兰转向程心。“心儿,你带着两个孩子要小心,太阳下山之前要带孩子们回来吃晚膳。”

    “我知道,先走了。”

    傅天彾沉声道。“无或,保护她们。”

    主子一声命令,无或颔首应允。

    程心两手牵着孩子,开心哼着曲调,踏出大门,一身黑衣劲装年轻男子也跟了去。

    顿时间,小厅子只剩下三人,面面觑望,不约而同轻笑。

    傅天彾把这一幕瞧在眼里,语兰果真喜爱孩子,每每见到孩子,她的脸容能瞬间从冷转温,一双清冷紫眸无时无刻透露着无限关爱、宠溺、疼惜、爱护,即便与自己非亲非故,也把孩子看得比她自个的命还重要。

    其实她并不需要这么做,两个孩子自小没了爹娘,大可送到京城找户好人家收养即可,不必做到这样的地步,照顾的无微不至,佩服语兰能有这份宽爱无私、善良的心。

    又思及程心,傅天彾脸色陡凛,程心丫头哭哭啼啼嚷着讨厌他,害的他不免心生无奈、顿时有种罪恶感涌上心头。

    头一次见程心这般失控走掉,倔起来还真难沟通,看来得换个人管教,毕竟他非她的夫君,也没血缘关系,只得嘴上说说几句,并未有实权管她。

    苏黛莲坐在长凳,望着坐落对面。“二爷,别客气吃呀。”指着桌上刚切好新鲜水梨。

    傅天彾点头,“嗯。”拾起切丁块水梨放进嘴里。

    苏黛莲笑了笑,“本来,一见到这两位爷儿进门,我吓了一跳,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不见你回来。”握着水杯喝了口水。又道“二爷同我解释,你等会儿就回来了。”

    冯语兰瞅了傅天彾一眼,“说到这个,你都不先打声招呼就来这ㄦ,害得我和心ㄦ再港口等了好一会儿,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傅天彾耸了耸肩,故作无辜表情。“那丫头自个跑走,我也懒的管,就先往这里来了。反正你也会猜到我人在这不是吗?”

    “要不也一块ㄦ走,一溜烟就不见你们爷两ㄦ。”害的她又待在港口须臾片刻,任人指指点点。

    好在程心拉着她往人少的地方找他们,可又寻不到人,思忖着两人极可能回黛姨家。

    果不其然猜中了。

    “那也不能随意走掉呀,人家就想你陪着我。”她极为小声低咕着。

    那么小声的话也能落入他的耳畔里。

    一闻此言,他内心挺开心,她需要他,可心思又太过隐藏,不轻易吐真言,要从她嘴里套出甜蜜撒娇的话语,其实不难,总有办法让她向他吐出情意。

    他嘴角又不经微微上扬,眼波不动,似有若无勾笑,一张好看俊容配上一抹有意无意讪笑,那模样当真好不迷煞旁人。

    苏黛莲瞧着两人一句来一句去,四对眼ㄦ不时紧紧对望,浑然把她给落在一旁,语兰与这位二爷的关系匪浅,在一块ㄦ了?!语兰有心仪对象?而对象居然是眼前这位相貌峻朗,气度不凡的官爷?

    暗忖,这位身穿华丽锦衣官爷的身分,语兰知晓吗?

    她清楚记得几个月前,唤作二爷的官爷头戴黑蓬斗笠帽盖了住大半脸容,领着大火ㄦ回到村庄,而跟着他身旁的那名年轻护卫当着村民的面介绍着他的身分。

    闻言那位爷ㄦ是『官府大人』的尊贵身份,村民无不惊讶瞠目,面面相觑,低头交耳,本是心存疑虑,可当他又郑重宣布两件重要之事,愿付每户高额赔偿金,佃农三年免租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