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雲破月來花弄影  第四十二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二)

章节字数:2342  更新时间:14-04-22 0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这样,苏黛莲从头到尾可崇拜这位大人,等哪日语兰有机会遇上了,措合一对儿挺不错,就担心人家大爷早娶妻生子。

    没几日语兰跟着官府大人回村庄,原来两人早就见过一面。

    语兰又偷偷对她说那位大人是在咱后山遇害,差点死于剧毒,碰巧遇到他,就把他给救活了,没多久倭寇找上门杀害她,而那位官府大人早已埋伏许久才得以又救到她。

    两人的命运相互为对方所救、所活,奇妙的缘分让苏黛莲不由啧啧称奇。

    她举起一手握拳靠在嘴边,尴尬干咳两声。“咳、咳。”

    蓦然间,两人又随即看向苏黛莲,冯语兰一脸疑惑,到也没多注意苏黛莲此举意喻为何。

    静默半晌。

    冯语兰思了思,暗忖想祭拜奇叔的念头很早就存在于她的脑海里,碍于自身安危问题,迟迟未开口同二爷说她想返回临海村。

    刚好回村,上坟祭拜养育她近十年之久的奇叔,他可是她这辈子的大恩人,若没有他坚持保护下,早再十岁那年被村民们驱赶出临海村。

    三不五时就一堆村民拿着扫帚、棒棍想把她给驱赶走。每每都由奇叔出面制止,档在前头保护她。

    有天,她鼓起勇气当着所有人面前问起,为何她不能待在这?

    可笑至极的原因就是她的眼珠异于常人,会危害到临海村纯朴风气。

    她与生俱来天生如此,能怎么办?

    况且谁又能提出充分理由只单凭紫眼珠会怎么个危害到他们呢?没人说的清,只一昧不接受她生活在村里。

    “黛姨,我想去祭拜奇叔……能吗?”

    闻此言,苏黛莲面容一凛,道。“好,当然好,他也多想看看你。”

    苏黛莲一张本该还保持韵味十足的容貌,失去夫君不过短短半年有余,容貌瞬间苍老了许多,白发也多了不少。

    苏黛莲容颜抹上哀伤、内心极度思念枉死的夫君。

    她起身步入灶厨,手上取着一壶酒酿走向冯语兰站立之处。

    语气略带忧伤,道。“这酒,是你奇叔晚上睡前最爱喝的甜酿酒…。”不由自主低头凝视着手上握着的壶酒,心中满是深深愁思,悲苦。

    见到黛姨感伤的表情,冯语兰的心口揪的紧,好痛、好酸、好苦。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若未遇上二爷,当下没救活他,村庄也不会遇到倭寇袭村的灾难,奇叔也不会枉死在倭寇手里。

    可她真的不后悔当初救活二爷,这一生有幸遇到爱她的男人,也就足以。

    然而,因她的缘故,导致身边亲近的人枉死,她也莫可奈何,忍着悲痛只能坦然接受事实,往后再也不要再有人因此而受伤甚至冤死,她誓死也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在内心所重视的重要之人。

    自小离开了爹娘,身边没了他们,可上苍却也眷顾她,十年之间,她也不是孤单一人。

    邓奇叔叔、黛姨、文君,她的身边就只剩下这三位称得上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现在,一个男人,正在左右她的命运,未来连自己也不曾料想到的层层考验,接踵而来,遽然转变,一步一步没入她的人生。

    ***

    三人一同上后山一处荒凉空地前进。

    面色极为凝重的傅天彾敏锐察觉到似乎有人正跟踪着他们。

    又不想让她两发现异状,望着带路的苏黛莲后背,又转向右手边同行的语兰,下瞬间,他伸出手紧紧握住语兰柔荑。

    从掌心传来他忽攸紧锢的力道,瞅了他,小声地问,“二爷,你怎么了?”

    “嘘,别说话,看前方。”他以眼角余光扫射周围矮丛,不太寻常的气氛,他们果真被人跟踪着,而来人绝非一人,似有两人。

    语兰一脸疑惑望着他,鲜少见他面色凝重,若出现此表情,表示现下情况有问题,目光轻挪,定定神,状若无事。

    这下麻烦大了。

    他一个人得保护两人与自身,又得对付跟踪之人,暗忖不妙,先暂时按兵不动,静待时机行事。

    孰不知来者是敌是友,究竟有何目的?

    诡异氛围,环绕荒凉片地,一阵微风吹佛地面,滚起尘尘土沙,窸窸沙沙轻响,无数落叶飞起又再度缓缓墬落。

    傅天彾踩中脚下一颗小石,弯下身拾起,紧握在掌心。

    这时苏黛莲转身望向身后两人,道。“就是这里,到了。”。

    语兰走向黛姨站立的墓碑前方,双目望着墓碑上刻着邓奇之墓的字体,扬起唇角,淡柔微笑。

    “奇叔,我来看您了,您不怪语兰吧,请原谅我……。”一股热气冲至眼眶,喉头哽咽,顿了下,又语。“迟了些时日,语兰在此给您赔不是。”

    话一落,她双脚一落地面,向地面喀了三声响头。

    落下第三声响头,她哭倒在地,迟迟抬不起头。

    满腹辛酸,奇叔是多么好的一个好人,老老实实安分过活的纯朴乡下之人,正值壮年风发的勇壮年纪,却惹来杀身之祸。

    她是个罪人、为何离开人世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奇叔代替她惨死在倭寇刀下。

    十年来养育之恩都还来不及报答,就这样撒手人寰。

    可恶至极的倭寇,她发誓绝不能原谅他们。

    “语兰,起来吧。”苏黛莲握住她的胳膊,徐缓扶起哭的泣不成声的语兰。

    “好了,好了,怎么哭成这样呢?”

    她也曾哭断肠在坟前,恨他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她身边,恼他不等文君的孩子出世就急着走。

    语兰吸了吸鼻,擦拭掉脸颊泪水,平复气息。“奇叔,我会好好照顾黛姨,您不用担心她,放心吧。”

    苏黛莲抬起语兰的手拍了几下,“有你这句话,你奇叔能安然离开了,足够了。”

    “嗯。”

    “走吧,明年再来看看他。”

    语兰面着墓碑弯身鞠躬。“奇叔,我走了,明年我会再来的。”

    苏黛莲脕着她的手臂一同并肩走向静伫在不远处的一颗柳树下的男子。

    “黛姨,先在这ㄦ等我。”

    苏黛莲颔首,站在原处等待。

    她离开了苏黛莲身边,步履轻盈步向他身后。

    本想吓吓他,谁知才走到他背后两步距离,挺拔身躯下瞬即刻旋身,优美转身的弧度,挂在腰际的白玉墬也在半空中划了半圈。

    此举太过突然,反到自己吓着,瞠圆紫眸,尴尬不已,两扇睫无意眨了眨。

    两道剑眉挑了挑,眸子尽是一付饶富兴味。“要吓人也得有点技巧,傻姑娘。”

    抬起手指,轻点一下她微红的鼻尖。

    语兰尴尬嘿了声,“我又不傻姑娘,聪明的很。”

    “你何时变得这么爱哭了?”将她拉拢至怀里,动作轻柔地以指腹拭去雪颊泪痕。

    闻言,眉头不自觉蹙了蹙,她本来就不是个轻易哭泣的人,只是,遇到了难过的事,她也是有血有泪的,不否认近几日来,流泪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美眸暗暗使他一记眼神,彷佛说着,适才在船上还不是你惹哭的。

    读出她眼神的那股怨气,目光有意无意飘向别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