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雲破月來花弄影  第四十三章 怨故生死两茫茫

章节字数:2792  更新时间:14-04-22 22: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他们也不过几步路短距离,瞅着他两卿卿我我,恩爱模样,苏黛莲心中喘了口气。

    苏黛莲在脑海中回想起过去。

    语兰、文君这两个丫头年纪相仿,小的时候感情挺好,时常窝在一块儿玩耍、学习,读书。

    待过几年后,两位姑娘长的亭亭玉立,随着岁月成长,感情依旧很好。

    却因一个从外地来的男人的介入,而相互撕破脸,从此不再讲话。

    当时窘况局面在村里闹翻,挺是难看,她只好出面当黑面人出面苦劝语兰放弃,语兰倒是爽快放弃,不哭、不闹、不耍脾气,回复成当年年幼来到她家时的冷淡模样。

    自此以后,语兰将自己的心思隐蔽,藏的极深,再也不曾听闻语兰对她诉苦吐真话,再也…不曾…。

    爱女心切,天下父母亲不就是都先为自己孩子幸福着想,也只好顾虑亲生女儿的幸福。

    文君出嫁当日,语兰也避不出门,也不出来祝贺,独自关在房内许久。

    时间会冲淡过往那段不被看好的一段情。

    这时候语兰身边多了个丝毫不顾忌她有对奇异紫眼珠,身分地位又了得的官府大人。

    瞧两人身型、外貌,男的俊、女的貌美,站在一起有如一幅从画中走出来的绝美画面,多配呀。

    只可惜了语兰的身世还是个谜,那位大人知情吗,会不最后反悔又遗弃了咱语兰呢?

    她这是在想啥,胡思乱想!她抬起手在自个头顶挥几下。

    孩子本是要告诉她实情,可她拒绝听,那是孩子的秘密,她若要说待长大成人后,再同她说也不迟。

    本来就该如此,忘了就好,别再对过往那段情伤耿耿于怀,是该释怀了。

    这样才是最好的,她能有个良人结伴,再来就等着成为官府大人的官夫人,当个官夫人也好过窝在临海村茫然过一生来的好。

    怀抱着愉悦心情等着语兰传来好消息,呵。

    过些时日上杭州看看女儿吧,文君也身怀六甲。

    好心疼语兰那孩子,两人是该和好了吧,她到乐意当个和事老。

    暗忖等会儿有空闲再问问语兰是否同她一块上杭州找文君,事情总得摊开说明白,总闷在心头也不好过日子,把那块瘜肉给剔除,心里就好过了。

    她坚信语兰会过的很好的,彷佛能看见未来似的,背着光的两道身影身旁又多了道小影子,周围散发茔茔幸福光芒,好不闪耀刺人。

    怎么突然间好想念宝贝女儿,彷佛有种若不即刻见她恐怕就再也没机会见上一面的念头,怪异感袭上,胸口无端沉闷、不安。

    她用力甩甩头,思忖着可能是这阵子太累,多想了。

    思及起摆放在奇哥墓前酒坛子忘了取走,她又转回,才走了几步路,眼前出现一道黑影,一抹锐力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剑划了脖颈。

    下瞬间,苏黛莲惊觉脖子一股痛楚袭上,伸出手颤抖的手摸了脖子,温温热热,她定眼瞧清,此时,一手沾满着刚被划了刀所流出的鲜红血液。

    不能这么走了,未出世的外孙都还没瞧上一眼,语兰的大婚不能少了她,她还想再见到语兰未来的孩子,两个姑娘也还未握手合好呢。

    多么期盼一家和乐。

    她想活下去。

    落的悲哀下场离开人世,并非她所愿意的。

    瞠目结舌,双眼恐惧、布满恐慌、疑惑不解、怨恨,道不出任何话语,脑袋一团压迫感,无意识跌墬黑暗,往后一倒,重重摔落地面。

    “黛姨。”在远处撞见此骇人动迫画面的语兰,傻了眼,扯开嗓声呼喊着苏黛莲。

    她身边的男人不知是何时疾奔过去,只见傅天彾击中蒙面人。

    蒙面人被另一冲上来的男子一掌集中左肩,无预警防备,那人也摔在地面。

    语兰只觉浑身血液顿间凝固,脑门发寒,胸口有如被人很狠划上一刀,内心也淌出鲜血,急奔到倒在地面的苏黛莲。

    双手抵在鲜血直流不停的脖颈上,当下慌了,小药箱放在黛姨家,拿什么止住血呢?“黛姨,黛姨,醒来,不能睡,我这就带你回去治疗。”

    在黑暗中听见了语兰的呼唤,逐渐失去意识的苏黛莲此时撑起沉重如铅的眼皮,沾满红血的手轻轻触摸着语兰的脸颊,艰难吐出最后几句话,若不说恐怕此生就长存世古。

    语兰使力撕扯裙襬,抵住伤口,可鲜血有如涌泉般狂泻,衣布早已满是红色液体,根本止不了。

    “孩子…在我的卧房…卧房的榻下…有…有…封…信…当年那封信是…放在你怀里…可是…已经全湿透,字都糊了…我…给它晾干…勉强看的出几个字了…记得拿走…是你娘亲…给你的信…。”

    眼眶里满满都是滚烫泪水,泪水淹没几近瞧不清黛姨的脸容。

    语兰直摇头,知晓她在向她道遗言,“不,我不听,我不要听,你要亲手拿给我,我才要看。”

    不能再失去黛姨,她身边唯一的亲人,如同自己的亲生母亲,她还没尽到孝、恩情,一次都还没有实现的诺言,又…又…。

    “小兰儿…你娘亲…是这么喊妳…喊妳的对吧…?信里…这么写的…小兰儿,很好听…好听…文君…别让她知道…她有孕在身…帮我好好看看…未出世的外孙,是你的…侄儿呢…可好…?”

    语兰紧紧握着脸颊上的手,“黛姨,别说话了,不能闭上眼睛,咱这就回去。”

    “不…语兰,黛姨对不起你…当年…劝你放弃他,我…自私,…为了君儿,只得……牺牲你…你不…不怪我吧?”

    “那都是过往,我忘了,都忘记了,我不曾怪你,呜…是真的…。”

    “你要好好活着,不然,我就怪你……。”

    话语还未道完,苏黛莲失血过多,眼皮缓缓紧闭着,气绝身亡。

    她根本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顾着按压住重伤部位,忽然间握在她手上的血手一软,语兰的面容惊愕,“黛姨?黛姨?”

    拍了拍緊閉着眼的苏黛莲脸颊,“不会的、不会的,不要吓我,黛姨你醒醒阿。”

    伸出颤抖不停的手指抵触黛姨鼻下,已无呼息。

    瞬间到抽口寒气,她发出从未发过的凄厉惨叫。“阿…。”

    另一方。

    蒙面人一手抵着左肩,击中左肩的力道极为有力强劲,够狠,哼了声。

    迅速站起身,挺直身躯,冲向傅天彾,刀剑往他方向挥去,横冲直撞,毫无技巧可言。

    双手摆放在后腰身,轻松闪过他直刺来的一剑,跃足跳开原地,冷哼一声,看来此人武功差强人意,挺好应付。

    先将蒙面人引开语兰所在的范围,以确保他不会攻击她,再趁机抓住他。

    双目徒瞇,傅天彾只闪避不出手。

    两人越战越远,忽然,远方传来语兰凄惨哭喊声,面容极为难看的傅天彾,听闻她的声音后,雪上加霜,严峻面容如同蒙上一层厚厚冰雪,双目发出寒栗不由令人畏惧的冷血凶狠。

    紧握的拳松开,使出内力,以指弹出一颗小石,不偏不倚击中握着剑的手腕。

    待他疼痛之际,傅天彾轻点足尖,跃到蒙面人面前,使出全力再度攻击适才伤了不轻的左肩,补上一掌重击蒙面人胸前。

    蒙面人尚不及反应,瞬间失神,左肩二度被击中,胸臆也被他狠狠重击。

    他闷哼声,眼前晕眩了下,往后到退两步,站不稳脚步,一脚跪在地面,以手撑住伤的不轻的身躯,蒙着紧的嘴碎道,“可恶。”

    一掌都碰不到他,就连他的衣角边边也沾不到,武功悬差太大,单凭他的武功就只能对付手无寸铁的小老百姓,小山贼。

    暗忖眼前的男人不好对付,凭他的功夫,根本不是那男人的对手,任务还未完全成功,只解决了一个,失败中的失败。

    可左肩伤重,旧伤又加上两次新伤,无法再使力提动剑。

    好,是他逼他使出最后一招,眼前男子并不在他该杀的名单里,藉此也除掉算了。

    剑掉落在傅天彾身旁,利索拾起剑,抵住蒙面人的喉头。

    傅天彾居高临下,厉目怒瞪跪蹲在地面的蒙面人,“说,谁派你来的?你又是谁?”

    “哼,还有闲暇之余管我是何人,那人都气绝了,还不快去埋了。”

    从嘴里道出的是年轻女人嗓声,冰冷傲骨不带任何感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