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雲破月來花弄影  第四十六章 飘渺恨楚深几许

章节字数:2948  更新时间:14-05-05 0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简陋木屋外围一处栅栏旁,栅栏里头种植不少各色花种。

    其中几株已开出美丽兰花,点缀绿意盎然的氛围、澄澄暮色洒落,一片金黄色瑰丽耀眼,微风轻拂,摇曳着新芽、几株鲜花随风靥靥起舞。

    两道颀长身影背对着暮光低头交耳。

    “我在那儿做了记号,带上几名官兵沿着记号,就能寻到尸身,并且埋在那边的一块碑上刻着邓奇此名旁,谨慎些,不容有丝毫怠慢。”

    无或从主子手上接下指令牌,放入怀里。“是。”随即转身离去。

    望着步下小坡道的无或一眼,神色郁郁阴沉,又旋回身。

    此际,傅凡衾同那名女杀手一同走来。

    傅天彾递给他一条绳索。“给。”

    “嗯。”傅凡衾定眼望了望,目光着落在木材屋外边绑着一头驴子旁。

    拉着那名女杀手扯到驴子身边,将她的手臂往后掰,绳子紧紧绑住手腕,同粗棍一同捆紧,以防她逃跑。

    女子身边的驴子缓缓靠近她,意欲不明。

    “走、走开,不要靠过来,臭死了。”厌恶的斜睨那头驴子一眼。

    闪这,闪那,驴子都有办法挨近她。

    发狠怒视绑她的可恶男子,自动忽视站在男子身畔的傅天彾。“喂,你,要杀要剐还不动手,等什么?”

    傅凡衾不搭理她,径自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睨着她,傅天彾走了两步路,站在她面前,一把扯下黑色头罩,千缕发丝随着头罩柔顺滑落垂至胸前。

    鹅蛋脸,肤色偏黑,比一般女子的肤色还来的深、两丸圆眸杀气腾腾,秀气五官,清冷又傲气,称不上美,倒也顺眼。

    “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目的为何?”

    她跩开脸,漠视眼前又是个皮相好看的臭男人。“哼!”

    突然,傅天彾感觉到他的手臂被人给推开。

    语兰手上持着从傅凡衾手里夺来的剑,硬声抵住黑衣女子的左膛心口。

    “为何要杀她?你到底是谁?”

    抬眸,女子挑了挑英眉,暗忖果真长的好像。

    生气模样也像极了呵,尤其那双淡紫眸子,晶亮炯炯,透澈如湖,瞪人神情唯妙唯肖,根本是同个模子印出来的。

    女子嘴角勾着不明笑意,口语挑衅。“不为什么,她就该死。你动手阿。”

    “你!以为我不敢吗?”手上的剑缓缓刺入心脏。

    此刻,语兰的脑海中不断浮现黛姨死状,冤死在她怀里,一股愤怒冲上,力道不自觉加重。

    “唔。”女子痛的低咛一声。

    她来真的?渐渐地她感觉到剑头埋入皮肤,冰冰凉凉,痛楚直袭心口,脸容瞬间刷白,额际冒出细汗。

    女子紧咬下唇,痛的非心口,而是左肩膀,本已受重伤一次的左肩,又连续遭两次重伤,胸口也被击了一掌,痛到全身骨头都快散掉了。

    得忍,不能忍也还是要忍住,别倒在这,要不她会逃不掉他的手掌心。

    她得逃走,再逃不走回去治疗,她快撑不住了,谁能来救她?

    “你是不敢,你没这胆子。”女子口气越来越虚弱,缓慢吐出断断续续的话。

    “要不要试试?”她发狠使剑用力刺入女子的心口。

    静伫在她旁的傅天彾看着语兰的面容恐惧,眸子茫然失神,双手颤抖,嘴唇都咬到几近毫无血色,不忍再见她这般逼迫自己。

    这人的命没资格让语兰的双手沾满肮脏的鲜血。

    他出手制止语兰,盖住她发抖紧握剑柄的手。“兰儿,住手。”

    站在一旁漠视一切的傅凡衾发现女子不对劲,口气不疾不徐道:“她受了严重的内伤,若不赶紧治疗,过不了多少,会死的。”

    话音刚落,女子只觉一股恶心血腥味堵在喉头,一股脑ㄦ吐了出,嘴角沾着血液,露出一抹可悲惨笑,闭上双眼,嘴里道着:“死了最好。”

    语兰睨着她吐出鲜血,瞠圆眸子,一手松开剑柄,剑掉落在脚下,“是,我是不敢,这辈子从未杀过人,若此刻杀了你,我也跟你没两样……。”

    蓦然间,一道娇影闯入他两中间,捡起落在地面的剑,抵着女子的脖子,作势欲划下。“姐姐你不敢杀,我来。”

    傅凡衾眼见程心突然从屋子走出,未朝他这方看,不由怔愣,迅速恢复思绪,以快速的步伐迈到她身旁,伸手握住剑销,“心儿?”

    程心微陡,瞠大眸子,“凡、凡哥哥?”

    不敢置信落入她眼的黑衣男子,居然是……。无论她怎么眨眼、揉眼还是徒劳无功,这么大个儿的人就站在她旁。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程心暗忖,语兰姐不敢杀人,她敢。

    程心本是气急败坏,完全忽视掉默默在一旁未出声的傅凡衾,只顾冲上前助语兰一臂之力,

    傅凡衾转向天彾,语气似有些不快。“彾,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再跟你解释,你的手…。”瞅着那手慢慢渗出血滴,该是紧握的剑身力道太快,锐利锋芒的剑割伤了手心。

    “心儿,不准你乱来。”傅凡衾抬眼望着程心,徐缓松了开。

    程心也见到此状,随即把那把沾上鲜血的长剑给丢到远远之处。

    “凡哥哥,你的手流血了。”程心抬起他的手,端详手心那道被鉴所伤的痕迹。

    “我不要紧。”

    程心瘪起嘴,泪水在眼眶打转,“对不住,凡哥哥。”最疼爱她的凡哥哥受伤了,她好难过。

    傅天彾不理会莽撞的程心,微低首问道:“兰ㄦ,你怎么出来了?”

    语兰默不吭声,垂眼睨她,焦距定在那女子脸上。

    暗忖这名女杀手到底是谁?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她这么做。

    而她一点也不畏惧死亡,该说死亡对她来说是种解脱似的,或许身上有携带着什么样的信物之类,或许能搜出点蛛丝马迹。

    语兰伸出双手搜着她身,每处都不放过,从她怀里掏出一包小物。

    “你…你干什么…。”女子虚弱开口,不时扭动身躯。

    惊见语兰搜出那包小物,傅凡衾好心出言。“小心,粉末有毒。”

    语兰浑然不怕,徒自掀开,掐起小把白色粉末,以鼻靠近粉末一嗅,伸出小舌往手指尖端一沾。

    脑子思索片刻,仔细端详粉末,略点带淡绿细微颗粒,粉末飘来淡淡果香,果香香味作用吸引害虫类聚集觅食,刺鼻的香气,无法久闻,要不会伤了嗅觉,舌尖似是感觉到微麻,微刺痛,喉咙有股灼热感,好不舒服。

    语兰思起白色粉末为何种毒药,嘴角淡勾,道:“此物是一种名为『果毒粉』的毒药。

    “毒性弱,专门加在农务肥料里毒害害虫专用,灭虫效果极佳,亦不会影响到谷物生长,使用方便、不必花费任何一毛钱就能制作出大量『果毒粉』,所以深受农民爱用。”

    “若不慎食入,只要量不超出人体承受范围,倒不会至人于死地。”

    傅天彾不等她把话道完,伸手抢走语兰手上的粉末,将白粉末洒落在地。

    这傻女人做了什么傻事,白色粉末可是毒耶,胆敢沾在舌上,还品尝?

    瞅着她眉心紧柠,面色徒变,他不免起了担忧。“兰儿,没事吧,要不要紧呢…。”

    抬眸对上傅天彾,给了他一记放心的神情,轻声道:“我不要紧。”

    紧接着又道:“倘若粉末不小心飞入眼睛,不及时用大量清水清洗,会导致严重灼伤甚至失去视力,视力模糊,一辈子看不清,也无法根治。”

    “『果毒粉』制作过程很简单、获取也方便,是使用几种极为罕见,果根根部会分泌出毒液的无子果、罗草、番花籽、再加上数种以树皮提炼的皮脂精炼而成,植物相克相辅,一般使用在稻田快收割季节,稻谷外层有薄膜,经过几道清洗就能把残余清掉。”

    自她懂事来,还未漂流到明国时,在遥远家乡生活十年之久,听闻爹爹说过,不少务农农民使用不当,导致失明,引发一阵恐慌,继而停止使用,改以另一种安全药物来除虫。

    而危害谷粮的害虫种类就只有东国才有的生物,明国不曾有过这类害虫。

    那名女子身上怎么会带着这包『果毒粉』,本该用以农业方面,何时成了迫害人们的毒药,致使人从此失去视力?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这包毒药又是如何得来的?她的来头不免令人起疑。

    语兰如此大胆行径,一言一语仔细地道出此毒粉来源,一时间,四人怔忡,全看着她边闻又往嘴里沾,看傻了。

    女子似也被她胆大包天,浑然不惧怕中毒的举动怔住,她…懂好多,只需以眼、尝、触,嗅,四要点,就能轻易猜到毒粉是什么,来源、如何制作、使用何种材料都一一详细道出。

    太令她震撼了,刮目相看,品毒胆识过人,不愧是…是他的女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