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不如安顿

章节字数:2279  更新时间:14-04-22 17: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可乔到处看,等人一走,就道:“这屋里只有爷爷一个人住吗?怎么这么破?!这还能住人嘛,看着都要垮了?”

    王可真也是这么想的,可事实上,她在这个破屋子里,一住就是八年。这屋子经历风风雨雨,无数个夜里,王可真缩在被子里,听着狂风已经要掀掉屋顶了,墙上的灰土漱漱的往下掉,砸在被子上,砸在心坎上,可是房子还是没有垮,依然在太阳升起的早上,坚强的屹立着。

    爷爷已经换上了一身脏衣裳,在土灶上笨拙的下着面条,一边道:“说起这房子,那可是我亲手一砖一瓦建起来的。”

    王可真坐在黑漆漆的灶台后,用小铁铲把地上的木屑弄到灶膛里烧,闻言也惊讶的看着他,“你自己建的?”

    “可不是,自己挑砖,自己和泥,自己建,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还能有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你爸妈还嫌家里穷,总不肯回来。”

    王可真有点心酸,“那我奶奶呢?”

    “你奶奶早就死了,你爸爸才四岁,姑姑还在吃奶,就走了。”

    “这么年轻?”

    “是啊,”

    “怎么死的?”

    “不知道怎么死的,到现在都不知道,只知道前一天还在生产队给人挑土,说是累了睡着,第二天就没起来,你姑姑还在她怀里吃奶呢。”

    “那你不吓得狠了?”

    “还用说,也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死的,睡了一晚上也没感觉,第二天早上人也叫不醒,就死了。”

    爷爷从黑乎乎的木质碗橱里拿出两个碗,王可乔惊呼,“爷爷,碗脏。”

    爷爷不在意的道,“哪儿脏?我都洗过得。”说了就要承面条。

    这种话根本不可信。

    王可真一个眼色使过去,一旁王可乔立马上前接过碗,在水缸里舀水拿去外面冲了冲,拿回来笑嘻嘻道,“好了,干净了。”

    爷爷笑着接过,“这么爱干净,下午你们就打扫卫生吧,我的房间你们不用管,把自己的房间,弄盆水到处抹一下,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了,弄干净了住这舒服一些。”

    王可真点了点头。

    整个下午,两人就在房间里打扫卫生。

    两人站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姐,这怎么打扫啊,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他怎么不自己打扫好了,再让我们回来住啊,一回来还要做这种事情!”王可乔一肚子牢骚,终于有机会发了。

    王可真从桌子开始抹,抹完了抹柜子。抽屉一个个抽出来,里面都是谷壳老鼠屎,王可真一一拿到外面去倒了,撒上水,弄上洗衣粉,里里外外刷了个干净,放在外面太阳底下晒着。晒干了拿进来,从柜里翻出几块红布,像是爸妈结婚时的东西,铺在抽屉里,才把自己从外婆那里带回来的衣服一件件放进去。床上的全部一换,用翻出来的干净被单被套换上。墙壁上翻出一些白纸用胶布贴上,遮住那些尘土,地上边边角角里一扫,整个房间里焕然一新。

    王可乔惊叹,“妈呀,姐,我可从来从来没见你这么勤快过,你是不是被鬼附身了啊!?”

    王可真累的一头汗,可是心里却很踏实很舒服,斜了一眼王可乔:“像你只会吃,还活不活了?”

    王可乔拿着抹布,都不沾水,这里摸摸,那里擦擦,像怕脏似的。听了王可真的话,也不生气,把抹布扔到一边,倒在床上叹口气,“哎,都没来得及跟阿豪他们打声招呼啊!他们要是再找我玩儿,肯定很惊讶,咦?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哈哈!”

    王可真一巴掌拍过去,“看你一脸自恋的蠢像,人家几天就把你给忘了,你还在这乐滋滋的。快给我滚起来,身上脏兮兮的,刚换的床单又给你弄脏了。”

    王可乔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嘟哝道,“姐,你太毒了!”

    王可真懒得理她,在大门后找到一把锄头,在门口锄起草来。

    王可乔跨坐在门槛上看着,“姐,我看你适应的挺快得啊,这么勤快。”

    王可真一瞪:“过来扯草!”

    “我才不扯,脏死了!”王可乔龇牙。

    “不扯就给我闭嘴,啰嗦的要死!”王可真继续锄草,只是动作不太娴熟,手握着锄头柄。来来回回的,一会儿就起泡了。

    王可乔靠在门框上安静了一会儿,突然阴森森道:“姐,你看你脚背上,有条蚯蚓在上面爬着。”

    王可真尖叫一声,一把扔掉锄头,跳到一边使劲跺脚,想到蚯蚓冰冰软软的身子,心脏都吓破了。

    王可乔哈哈大笑,王可真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脚上哪里有什么蚯蚓。

    “去你妈的,你个死妮子找死!!”王可真脑筋被吓蒙了,气急攻心,抡起锄头就打。

    王可乔哎哟一声,跳起来就往门后躲,嚷嚷,“我妈就是你妈,你干设么骂你自个儿的妈呀!”

    王可真扔了锄头,一把把她抓出来,噼里啪啦狠揍了一顿才解气。

    王可乔抱着脑袋还在嘴贱,“脾气那么大,胆子那么小,你怎么那么矛盾,还是不是我姐啊?哈哈!”

    王可真也不去除草了,坐在门槛上呼着气,心有余悸,懒得理她。

    王可乔在空旷的厅里转了两圈,感叹道:“哎,屋子虽然破点,夏天还蛮清凉的。”

    王可真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王可乔歪在一张木椅上,无聊死了,嚷道:“姐,我们活儿也干完了,出去逛逛吧,新鲜地方,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王可真冷笑一声,“一个人毛都不认得,还出去玩?”

    “玩着玩着就熟了嘛,干嘛这么生分,我们以后要在这里住很旧勒。”王可乔撇嘴。

    “用得着你教我?”王可真不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王可乔仰着头望着屋顶的黑瓦,“爷爷这到底是去哪儿了啊,一吃完饭就没影了,我们第一天来,也不陪我们说说话。”

    “你跟他有好多话说哦?”王可真继续拍灰尘。

    王可乔继续盯屋顶,“肯定啊,他突然就冒出来了,突然就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了,我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呢!”

    “那你继续反应。”王可真扔下一句,就进房了,留下王可乔歪在椅子上,像个老头子一样唉声叹气。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爷爷才回来,手里提着一袋子鸡蛋,笑着道:“买给你们吃的,怎么样,爷爷好吧。”

    王可真尴尬的点了点头。

    跟着爷爷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有些老,看着比爷爷要年轻,短发,衣服穿着很干净,手上提了一篮子青菜萝卜,笑呵呵看着王可真他们,“这就是可真可乔,长这么大了啊!”

    爷爷笑道:“这是花兰,你们叫她花兰婆就好了。”

    莫名其妙冒出来个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