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章节字数:2925  更新时间:14-11-14 16: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钱为什么不照顾一下吃穿,而是想到去买冰箱呢?这种跳跃性的思维,王可真觉得很是诡异,因为在当时,能用得上冰箱这种家电的人家都算得上是提前奔小康的,但是那个女人,远远看不出来是个奔小康的人。

    国庆节期间,街上店铺里做活动的很多,所以还算是比平时热闹些,主要是出来逛的人要多一些。搭台子唱戏促销便宜手机的,卖棉被的,买盆子碗的,都摆地摊似的远远地从店铺门口摆到路中间了,这些都是实惠实用的东西,一般人都是出来凑热闹的,只是看看,评头论足一番,若能不花钱贪点小便宜,那都是全家都高兴不过的事。

    王可真姐妹俩被姑姑带到街上一家裁缝店里,店里摆着些成品衣服,不过看着颜色都很老旧,像是中老年人穿的。王可真只大致看了一眼,没找到一件像样的衣服。

    “有这孩子穿的外套吗?”姑姑一到店里就歪到椅子上,本来不大的铺子都被她堵住了。

    老板是个有些年纪的女人,不过短发看着很干练,有些唏嘘的目光掠过姑姑,看向王可真,笑眯眯道:“哎哟,好俊的女娃儿!”

    姑姑没骨头似的靠着一边的柜子,轻笑一下摇摇头,像是谦虚。

    女老板从里面挤满衣服的衣架里抽出两件外套,一件蓝色的,像是校服,另外一件的大红色的,看着很刺眼。

    “这两件很合适啊,现在小孩子都穿这种的,嫩俏着呢。”女老板脸上堆起慈祥的笑容。

    姑姑把眼光投向王可真,王可真只看了一眼,就有些疏离的摇了摇头。

    姑姑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我觉得那件红色挺好,有朝气。”

    王可乔在旁边脸阴阴的,估计是因为首先问的不是她的意见。

    王可真一直不吭声,姑姑也没理她,径自坐在哪里旁若无人的开始跟老板娘聊天,不一会儿就笑的花枝乱颤肥油横流。王可真早上没吃多少,又走了一段路,这会儿有些空乏,搬了个小凳子坐到店门口,望着大街上来往的人发呆,偶尔店里来了一两个人,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也不在乎。王可乔则是不知道跑到哪里疯去了。

    耳边不时传来姑姑不明所以的笑声,王可真觉得世界都是灰暗的。

    心里愈发焦躁难受,她就愈发冷静萧索。

    然而,还没等她陷入恍然之中,肩膀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那力道,根本就不是打招呼。王可真肩膀一痛,转过脸,看到旁边站着的范棋,而且不止一个人,一群人四五个,都是年轻男孩,站在范棋后面,脸上都带着好奇的戏谑的笑。王可真都不认识,也许是一个学校的,但跟她是从没有交集的。

    王可真站起来后退了一步,看着范棋,目光里有些戒备。

    范棋穿着棕色皮夹外套,下面是一条深黑色的裤子,膝盖的地方生生的扣了两个洞。他双手插兜,一副公子哥儿的浪荡模样,朝王可真抬了抬下巴,“干嘛呢,丢了魂似的,”他朝店里看了看,有些了然了,“买衣服?”

    范棋的这幅样子,显然跟在教室里坐着的闷头解数学题的形象有很大出入,王可真一瞬间是觉自己是不认识眼前这个人的。

    自从上次大打出手闹出的矛盾后,两人就像陌生人一样。

    范棋显然不觉得自己脸皮厚,他那点阴险的心思埋得很深。有些积怨,是要通过非正常手段才能解决的,范棋眼睛眯着,笑嘻嘻的。范父范母都去爬山了,他一个人呆在家里闲的蛋疼,找几个朋友去街上的溜冰场玩儿,没料到这么巧就碰到了前任同桌,这女人也是,傻逼兮兮的坐在别人家店门口,木墩子似的,难道店主没发现店里生意不好了吗?

    王可真显然是不知道范棋的心理活动,要是知道了,范棋脸上立马得添五道爪子。

    范棋不在王可真面前还好,一站到面前,就让她想起了之前的仇恨,上次是老师出面调解两人才平息下来的,现在她一看到范棋脸上那种不成熟的做作表情就头痛。

    要装酷滚远点装啊,最好是去非洲大陆,找片黄沙或草原,扭秧歌把腰扭断了,对着狮子大象挤眉弄眼把眼睛弄瞎了都不会有人说,为什么总要在人前做这种恶心的事情?人是有情绪的,是会产生厌恶感的难道他脑子是傻的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吗?

    王可真不是个妥协的人,她对于极端痛恨的人是0容忍的,她不像那些几十岁的大婆大妈,喜欢像范棋这样阳光开朗模样俊俏的少年,她很多时候都是看一个人的脾性与内在,简单纯粹自然是最好的,外表都是一张皮,有的人生的好一些,有的人生的不好,都是机遇使然,并没有值得恭维的地方。这是在她去庙里拜菩萨时得到的感悟,有些菩萨是石灰做的,有些是泥土,有些则镀金,她不知道佛像里面是否是空心,只是觉得世界都是一片假象,有时候,你最相信的东西,往往欺骗你最深。

    所以她是万万不想多说一句话的。

    范棋面色不改的说,“今天天气这么好,跟我们一起去溜冰吧,哥请你。”

    王可真进到店里,望着姑姑,说:“姑姑,要不我先回去吧?”她实在没耐心再等下去了。

    范棋紧跟几步,也进到店里去了,他看到店里那个占据巨大空间的肥胖女人,下意识的就想转头跟哥们调笑几句,却看到王可真叫她姑姑,简直不能好了,眼珠子瞪得要脱眶。

    这么胖的女人,他也是平生仅见,居然还是王可真姑姑。他心里抖了下,脸上却是舒展着自认为魅力无穷的笑容,只让小店蓬荜生辉,“王可真的姑姑是吗,我是范棋,王可真的同学,你好。”

    姑姑显然是有些讶异王可真有这么一位男同学的,还这么热情的来跟她打招呼,却只是有些矜持的点了点头,笑着道,“同学啊,找王可真玩儿?”

    “是的啊,刚巧碰到她,我们正准备去溜冰,想让她跟我一起去行吗?”范棋自作主张,直接越过王可真汇报给她姑姑了。

    王可真的脸色很是隐忍,她虽然想发脾气,但是她是绝对不愿在在这个女人面前留下个同学关系很僵的印象,她几乎能想到晚饭的桌上那个女人轻笑着跟爷爷汇报今天街上见识的趣闻后她爷爷铁青着的脸了,然后一系列传教士的教育可以像苦海无涯一样淹死她。

    “可以啊,怎么不行?”姑姑一挑眉毛,像是面前的毛头小子有些大惊小怪,这种事情还值得说。这种故弄玄虚的表情,只让王可真的脸色愈发僵硬。

    店主老板娘已经是眼睛笑得眯了,“哎呀棋棋今天怎么出来啦,跟朋友一块儿玩呢?”

    这条街上,没有人不认识范家的儿子,家里有钱,学习也好,人模子也生的好,还有讨人喜欢的脾气。

    “哎赵姨,我妈上次还念着要找你打麻将呢,怎么都不去我家玩了?”范棋心里激动,脸上笑的愈发甜。

    “哎不能玩了,搞不你妈赢哦。”老板娘坐直身子,被戳到怕处一样笑着摆摆手。

    这个街上的女人都是寂寞的,闲来无事,你凑到我店里打麻将,我凑到你店里织毛衣聊八卦。

    范棋看了肥女人一眼,笑眯眯的推了一把王可真,只把王可真推得撞到门上去了,“哈哈,那我先走啦,不打扰了,你们继续聊!”他高亢的说了声,就拽着王可真走了。

    外面几个男生看到他们出来,也笑了,问范棋:“你同学呢?”年轻男女生这样在路上见到,一般都不好意思打招呼的,只有范棋,混不吝的玩意儿。

    “啊,同桌。”范棋笑的像只狐狸。

    王可真冷硬的说:“我不去。”

    其他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同学,不就是上次的事情么,小的给你道歉,现在去玩,ok?人马克思都说相逢一笑泯恩仇,我笑得这么灿烂,咱俩早就没仇了,对不对?”他扫了一眼旁边的人,众人都笑着点头,觉得他再扯犊子也是要支持一把的。

    范棋心意畅通,一锤定音,“去溜冰,保证你没玩过!”

    范棋嘴上说着,抓着王可真胳膊,后面跟着几个奶牛小子一起冲到一旁的溜冰场里去了。

    只是他心里他摩拳擦掌,眼睛里闪着青春的狡黠的光,他几乎是有些兴奋的想着,“老子终于要大展雄威出人头地了!!”

    心头越是尖锐的刺,他越是要掰断它,他长得机灵,人也聪明,却是有着这么个恼人愁人的性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