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心思

章节字数:2276  更新时间:15-02-05 2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范棋一通炫耀说下来,王可真没什么反应,他就觉着没意思了,他盯着王可真碗里两根苦兮兮的青菜,说,“青菜很补吗?”

    王可真慢慢吃着,心不在焉的“嗯”了句,总算有点回响。

    范棋精神一震,夹起自己碗里一块鱼,说,“吃不吃?”

    王可真冷冰的眼睛望了他一眼,然后默不作声的拿着饭菜去了隔壁桌坐下吃。

    范棋举着筷子上的鱼,傻逼兮兮的看着她,眸子里跳动着火花。

    王可真很多时候是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混沌的,做事情毫无规矩原则,生活里很多常识都难以理解,似乎脑筋里蹊跷通了六窍,一窍未通。可看着范棋,倒真是觉着古时候的书呆子,范棋是学了个十成十。

    班上人从山上野炊回来时,兴致都十分高昂,一时半会儿的平静不下来,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范棋敲了敲趴在桌子上跟个死猪一样的张敏,说,“干什么呢,二万五千里长征似的,我的相机呢?”

    张敏撑着白眼子看他,“兄弟,你不去,我们都太他吗没意思了在山上,无聊的我只想睡觉。”说着拿出个相机,啪的放在桌子上,有气无力道,“只拍了几张,那庙里不让人进去。”

    范棋扫了一眼班上兴奋的人群,再看看死猪一样的张敏,摇了摇头,觉得他没救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谢了啊。”

    张敏跟没听见似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范棋回到自己位子上,捣鼓着手里的相机,看着里面拍的几张相片,连连骂了好几声“废物!”

    最后选出几张相对有意境一点的,准备拿回去洗出来。相机当时是个希奇物件,旁边一个女生看到他手里的相机好奇,但又不好意思借,看着范棋,范棋也回看她,一会儿,把相机塞到桌子里接着埋头做题,那女生翻了个白眼转回去了。

    晚上的天气,已经是十分寒冷。王可真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被窝里一片冰凉,跟她合睡的女生找到了新伴儿,跑去跟别人合睡了,并不管王可真。王可真就一个人睡,一张被子半边儿垫着半边盖,越睡越觉着寒意从身下的木板渗上来,把所有的衣服盖在被子上面都不管用了,天不知从什么时候骤然变冷,前几天还不觉得。偏偏这时候,身体又出状况,晚饭的菜吃的咸了些,多喝了点水,结果现在又有些想去上厕所。

    宿舍楼的建设十分不合理,整栋楼没有设置卫生间,因为学校的公共厕所就在宿舍楼旁边,学校就偷工减料,宿舍楼里不安厕所,要上厕所只能去外面,出大楼还要叫醒一楼的宿管开门,没到万不得已,是谁也不想晚上起夜的,特别是这种寒冷刺骨的冬天。

    绝望的情绪一点点漫上心头,她本就在睡前算好时间晚上不会起夜的,可是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要起来吗,穿过漆黑的走廊,去大门旁喊宿管,然后顶着烦躁的骂声去宿舍楼后边的厕所?黑漆漆的,感应灯时有时无。

    寒冷和恐惧交相折磨着她,浓浓的厌倦浮上心头,她恨莫名所以的自己,恨无尽浓郁的黑夜,恨无法克制的寒冷,她甚至想到了死,无数次的,可是她还是躺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眼泪湿了鬓角好多遍,天却慢慢亮了。

    那一点点鱼肚白,瞬间驱散了所有的阴暗。她用被子揉了揉酸痛的眼角,撑着一身的寒凉出了宿舍。

    去了厕所后,她并没有回宿舍,而是一个人幽魂一样去了操场,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跑,直到额头出了一层汗才停下来,她知道自己可能要感冒了,而她不想尝那种昏昏沉沉身不由己的滋味儿。

    直到起床铃响起来时,她才回到宿舍洗脸刷牙,对于她的去向,宿舍里也没人问。

    范棋早上来到学校时,带了几张照片,照片是新奇的,照片上的画面是诡异而唯美的,应该挺符合王可真那女人的口味儿。

    下早读的时候,范棋正要把照片拿去给王可真看,却突然看到班主任进来把王可真叫出去了,在教室门口说着什么,班主任痛心遗憾的眼神,王可真睁大的双眼,他这才看着王可真脸上露出点儿不一样的神色,有些意外,也有些奇怪。然后更奇怪的是王可真听了班主任的话,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转身回到教室拿起书包又飞快的从后门跑走了,匆匆忙忙的样子像是出了什么事。

    范棋怔怔的看了黑板一会儿,有些烦躁的把照片揉成一团,发了会儿呆,又把皱了的照片一点点摊开,他把东西塞到桌子里,跑出去问班主任王可真怎么了,班主任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你怎么跑出来了?”

    范棋捏了捏鼻子,尴尬道,“我看她都快哭了刚刚,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班主任盯着范棋看了一会儿,说,“我说范棋,你最近很不对劲啊,成绩一次次下滑,各科老师都跑来跟我反应,你老是说,你是不是·····”

    范棋脑子里第一时间竖起电网警戒线,立马打住班主任的猜想,诚恳的说,“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其实跟王可真家里有点亲戚关系,我爸妈让我在学校里多照顾着她点,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就过来问问······”

    班主任严肃的神情慢慢缓下来,有些了然,叹口气,“王可真的爷爷早上打电话跟我说,王可真的外婆快不行了,让她赶紧回去见最后一面。”

    范棋脑子里一片云雾,“外婆?”

    “嗯,我已经准假她回去了,你还有什么疑问?”班主任镜片后细细的眼睛看着他。

    范棋摆摆手,笑的酸涩,“没事了老师,我先回去了。”

    “节哀吧···”转身的时候听到班主任说着什么,范棋回到位子上,夸张的松了松自己脸上的骨头,然后盯着语文课本上的文言文发呆,直到张敏把两个包子摔到他面前。

    “想什么呢,在背史记啊,这么认真?”张敏挂在他肩上调侃。

    范棋挥开他,拿起包子啃起来,把书翻一面,盯着另一篇文言文。

    张敏趴在桌子上撑着脸看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开口道,“不对呀哥们,你中邪了?”

    范棋看他一眼,扬了扬手里的包子,“你他吗只给我买了两个,什么居心?”

    张敏说,“猪才吃三个。”

    范棋说,“我吃四个。”

    张敏,“······”

    范棋咽包子咽的很艰难,张敏一脸悲悯的看着他,“你真可怜,都饿瘦了。”

    范棋边咽包子边含糊道,“死女人····”

    张女人一下子掀桌子,“骂谁女人呢?!”

    范棋就这么被哽住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