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章节字数:2519  更新时间:14-04-24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打完电话后的雨革月觉得这医务室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不过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轩姐快点来吧!

    医务室本就不是很大,现在三个人这么你看我,我看你地望着,也不是个事儿。

    过了十来分钟,轩姐还是没有出现。正当雨革月要拿起手机再次拨电话时,秦诺一把夺过手机,关机了。

    雨革月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提起一口气,正要发飙,却听见他先说了。

    “医生,你说这个脚再这么下去是不是要残了?”秦诺盯着革月的脚说道。

    “残不残那要看她还要等多久了。”女医生说道,还用手指了指时钟。

    “我不会让你残的。”秦诺咬着牙,两条浓眉缩在了一起。

    说完,秦诺打了个电话,然后温柔地抱起雨革月出去了。女医生又是满眼羡慕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中再次幻想成是自己的老公正抱着自己。当然这要忽略掉雨革月的声音。

    “啊————你等一下,我朋友已经赶过来啦,你是谁我都不知道,怎么能让你送我去医院呢?”我使劲动着身子。

    “我是谁你以后一定会知道的,但是如果你不想以后残疾的话就不要再动了,这对你的脚伤没好处。”秦诺低下头看了她一眼。

    “哦,哦!”我本来是还想说什么的,可是对视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对我说,别说了,这样挺好的!

    这个脚刚才是有点痛,甚至都被痛的麻掉了,也就不太感到疼痛了,可是现在脚上的痛感越来越清晰,每痛一次,我的心就拎一下。我轻轻地“嘶——嘶——”声还是被那人听见了。

    “你还好吧!”秦诺忍不下了,你要是真痛的受不住就哭出来,现在这么隐忍着算什么!

    “还好,还好!”我撒谎了,好痛,好痛,呜呜呜——心里在哭泣。

    雨革月刚才只顾着感受着自己脚的痛感,都没注意到他的路线,现在这里是——东门。这里已经被学校列为禁地啊!连以前最气派的东门都被老校长给用水泥封死了,至于为什么,不知道,这应该只有老校长知道吧!不对不对,这跟我没关系,有关系的是既然要送我去医院,那应该去西门啊,那里出去才离市中心近啊!现在把我弄到这么个地方来算什么啊!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我们学校应该是从西门出去最方便啊!”我仰着头问他。

    可是我还没问到原因,就一阵眩晕,然后任人摆弄了。

    “水灵,你干嘛?你把她迷晕做什么?”秦诺只看见有个白色的东西在雨革月的脸上抹了一下,然后她就变得很安静了。

    “秦诺,你不觉得她很烦吗?这样子,你的耳根就清净了啊!”水灵睁着大眼睛说道。

    秦诺一看到水灵的大眼睛就没话了,不知道水灵的父母长什么样,为什么生出了这么神奇的一双眼睛。只要看过水灵眼睛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被融化。也许他们也发现了这么美丽的一双眼睛,所以连名字都取为——水灵。

    “好了,走吧!”秦诺由于要抱着雨革月翻墙,所以用了些特殊的工具。

    翻过围墙后,早就有辆黑色的车子停在那里了,兴米和尹影都在车上等着了。

    一上车,秦诺就把雨革月放到后面宽大的皮座上。

    “尹影,你来开车。水灵,你扶着她点。”秦诺说着从车子中间的夹层里取出了一瓶白色的东西和一盒药。

    秦诺抠出了一颗药放进雨革月的嘴里,可是她吐了出来。秦诺觉得这样不行,烫伤的这么严重,一定要吃这个家族秘制的专治烫伤的药。这种药很少有人知道,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不过对于箫家来说,自然是有的,因为箫宇泓的外公朴俊逸就是干这行的元老级人物。

    此时秦诺摸摸雨革月的额头,感到一阵滚烫,不会吧,这么快就发烧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秦诺又抠出了一颗药,还含了一口水,头低了下去,接近雨革月嘴唇的一刹那只有一秒钟的停顿,最后还是闭上眼睛,贴上了那软软的粉唇。缓缓的将水和药渡到了雨革月的嘴里。他看见她的喉咙有一阵起伏,总算松了一口气,咽下去了!

    但扶着雨革月的水灵却无法接受,她居然亲眼看见他用自己的嘴喂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吃药!!!!!!水灵一把推起雨革月,用力地把她推向秦诺,还好秦诺稳稳地抱住了。

    “水灵,你疯了!她受着伤呢!”秦诺又温柔地让雨革月靠在他的怀里,拧开那瓶白色的东西,原来是一瓶治疗烫伤的药粉。他手腕控制着力道,使药粉均匀地洒在烫伤的脚面上。不过水灵看着他那么心疼又小心的样子,是狂怒了。她一把打翻那瓶药粉,可好巧不巧地掉落下去的玻璃瓶刚好砸在革月烫伤的脚上。

    革月即使是被迷晕了,但此时强烈的撞击烫伤的地方,锥心的痛,还是让她小巧的眉毛皱了起来,还扯了一下嘴角。秦诺当然这些微妙的表情变化都看在眼里。

    “我说你今天怎么了,下手这么狠毒!”秦诺压低了声音,但是人都听得出他语气的愤怒感。

    “呵呵,我怎么了?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今天怎么了?以前可没见你对女人这么感兴趣啊,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以前八百年也不会做的事。”水灵鄙视地看着秦诺。

    “我。。。我不知道。”秦诺被水灵这么一说,气愤到一点儿也没有了,剩下的是对自己的疑问。

    我今天怎么了,今天不是来威胁雨革月的吗?让她听我们的话,帮我们除掉箫宇泓。怎么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了,她——她居然在我的怀里。我。。。我刚才还亲了她,不对,那是给她喂药,不算吻吧!不过柔柔的感觉好舒服。

    “秦诺,你怎么不说话了?”水灵此时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因为她真的受不了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喜欢一个才认识了几个小时的女孩儿。

    “水灵,今天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是我糊涂了,我以后不会再乱对你发脾气了!”秦诺一想到亲雨革月的感觉就一阵甜味从心里蔓延到全身,什么不快都没有了。

    “什么?秦诺,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解释,你现在算什么,耍我吗?”水灵生气时的大眼睛就更迷人了。

    秦诺沉默了,他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也解释不清楚今天的状况。今天就当作是意外的一天好了,明天就都回归到正常了。

    秦诺侧着半身,弯下去捡起了那瓶只剩了半瓶的药粉,眼神温柔地给雨革月继续上着药。

    坐在前面的兴米和尹影听见他们的硝烟暂时散去了,就出来打圆场。

    “水灵,别说了,今天就是意外,任务完成了以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兴米回过头说道。

    “是啊!难免会在执行任务时出点小插曲,水灵,别气了,跟这么个扔在人海里绝对认不出来的女孩生什么气呢!”尹影说道。不过他从后视镜里看见秦哥这么小心地给那个女孩上药,甚至还用那种喂药方式,他今天也被吓到了,更别说水灵了。所以他还是放慢了车速。

    车里又恢复了安静,不过这是假象。水灵还是双眼火冒万丈地死死盯着秦诺,秦诺则是温柔地抱着雨革月,前面两人一个认真开着车,一个早就呼噜呼噜上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