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章节字数:2480  更新时间:14-06-27 16: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遍遍重播着那首你爱唱的歌

    好像你的呼吸还在耳边温热

    隐瞒我的心还在期待着什么

    眼泪凉了碎了蒸发了

    任由爱摇摆着天秤太容易乱了自己

    放不下你坏了生活我故意视而不见

    任由爱深刻你表情埋葬所有情话和你的温度

    我承认了你还是我唯一的心事

    。。。。。。

    歌声充满在整个车子里,让两人都静了下来。

    “放手!”雨革月低低地声音传到了后方。

    “雨革月,我有话对你说。你转过来好不好?”箫宇泓有些乞求道。

    “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说的话,请你放手!”雨革月还是没有转身。

    “你刚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就心情不好了呢?”箫宇泓纳闷道。

    “看来不听你说完,你是不会放我下车了。好,你说吧,我听着!”雨革月鼓起勇气转过身。

    雨革月一转身,箫宇泓就放开了手,而是把手缓缓上移,来到了她脸颊的右侧,抬起大拇指轻轻地替她拭去流下的眼泪。沾着泪的手,又缓缓地落下。那首歌一直没停,一直在播放着。

    箫宇泓只是这么侧着身子看着雨革月,看着她的双眼泪越流越多,看着她嘴角有些抽搐,看着她用牙咬住自己的唇,看着她放声大声,最后。。。。。。

    “咔嚓——”雨革月已经下车跑远了。

    只剩箫宇泓一人在车子里,看着大拇指上的那些泪,他渐渐握紧了拳头。

    雨革月一路上就是跑,不顾方向,不顾目的,不顾行人,失控了的跑着,心脏应该是坏掉了,呼吸好难受,好难受,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痛,不是已经痊愈了吗?为什么又裂开,还流血了呢?

    一路冲着跑,可是还是跑进了危险的十字路口。

    “呀——你个疯女人,没看见是红灯吗?”

    “喂,你有病啊?差点撞到我的车了!”

    “说谁呢?你没看见前面有人突然冲出来啊,能怪我吗?”

    “不说你说谁啊?冲出来你不会避开啊,突然停下,后面的车要追尾你不知道啊?啊?”

    “@#%&……*%¥@~~¥&&*”雨革月现在觉得耳朵也换掉了,周围人在说什么呢!

    趁着大伙儿闹哄哄地在那围成一团吵着,雨革月被越聚越多的人挤到了外圈。后退几步,就出了人群。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箫宇泓的车子一直跟着她,不过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

    一人一车就以这种方式前行着。。。。。。

    不知这样走了多久,太阳已经不知不觉地趴在天边了,它貌似懒懒地看着这里的情形,想劝却又不知怎么说。

    雨革月的影子越拉越长,脑子稀里糊涂的,心痛的感觉一阵一阵也不那么强烈了,腿也能感觉到酸痛了,低头看了看脚,拖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了,双脚现在出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好清晰!原来心痛的时候,肉体受到伤害是感觉不到的,好恐怖!~

    蹲下来,坐在绿化带的边缘,扯了扯裤子,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膝,眼神无焦距的看着地面。

    人的心,有时候就是那么脆弱,你自以为多么强大的时候,什么事都无法打到你的时候,只要从心的内部往外轻轻一震,所有的保护层都顷刻瓦解。这就是平时高估了自己的后果。

    人心是个特殊的存在,不像手脚这么听话,你说拿什么就拿什么,你说走去哪里就走去哪里。它是一个让你一步一步认清自己的存在。现在的雨革月怎么可能认清自己呢?

    箫宇泓等不下去了,再这么无动于衷,他真的要疯掉了。他真的无法了解雨革月这个女人,光看外表真的是再普通不过了,可是她的心,确实怎么看都看不透啊!她到底心里有怎样的秘密在折磨着她。难道是她?

    雨革月一直盯着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双耐克运动鞋,顺着鞋子往上看,黄昏确实昏,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隐约听见有人在一直叫我的名字。

    “雨革月!雨革月!雨革月!喂!你醒醒!”箫宇泓迅速抱着她,摇了很多下,叫了很多声,还是没反应,只好把雨革月抱进了车里,疾驰医院。

    医院、、

    “医生!!!!医生!!!!快,有人晕倒了!”箫宇泓大声喊道。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匆匆地跑了过来,本还想说几句,可一看是箫宇泓立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箫,箫公子!”

    “箫公子!”

    “箫公子!”

    “箫公子!”

    各个都十分紧张,深怕他发火,不过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是救人重要,他们这些人倒好,规规矩矩地行起礼来了。刚刚一位护士推着医疗用具过来这边了,箫宇泓一个飞踢,整个地上都是狼藉一片。

    “你们这帮人,到底拿钱是救人还是专门给我行礼的?啊?”箫宇泓气到嘎吱嘎吱响。

    “快,快,快!”

    总算看着雨革月被送进了急救室,亮起的红灯,真的很刺眼。

    就算等高考成绩也不会让我们箫公子这么焦急不安吧!说是晕过去了,可是他总感觉不是很好!

    来来回回,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锤在走廊的白色墙壁上。

    箫宇泓觉得雨革月在常千夜的别墅里住的那些日子,应该不会这么顺利,说的明白些,就是——常千夜应该在雨革月的身体里放了些什么。当然现在她还没出来,一切只是他一个人的猜想而已。他希望不是真的,若是真的,他一定不会放过常千夜。

    不知漫长的等待耗去了多少时间,那盏红灯总算熄灭了,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一起先走了出来,摘下口罩,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对箫宇泓说道:“箫公子,这位小姐的身体里,有些奇怪的东西,我们给她做了一个全面的探测,发现她的心脏周围含量最高,但目前我们还无法确定这种东西是什么。”

    箫宇泓脑子轰的一下,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她怎么会被常千夜盯上呢!现在怎么办?她还那么小,高考都还没考过,听她朋友说,她很向往大学的生活呢!如今,如今。。。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都怪我,都怪我,都是我的错!!!”箫宇泓用力地锤着自己的头。

    “箫公子,箫公子,别这样,你这是干什么?这个东西我们得等唐医生回来后,再一起研究方案。”一位年长些的医生道。

    对哦!还有唐至仁,他医术高,他一定有办法的。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了,躺在床上的雨革月,被挂着点滴从里面推了出来。连眼角的泪水都还没干,是有多么深的痛啊!

    “喂!成浩,是我。你打电话给唐至仁,叫他不管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回中心医院来!”箫宇泓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大哥?大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申汉菱在一旁吃着奶油草莓道。

    “大哥叫我马上找唐至仁到中心医院,估计是雨革月出什么事了,能让他这么紧张的,只有她一个。”成浩拿上外套就边打电话边冲了出去。

    “哎呀,这个死丫头,事怎么这么多,才刚出来多久啊,就又出事了!成浩,成浩,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申汉菱连忙塞了几个大草莓在嘴里,手上还拿了几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