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章节字数:2366  更新时间:14-08-04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从车里已经看见了前方是哪里,我非常恐惧这个地方,像是人间的监狱,可是他们还是将我一同带到了这里,这又是为什么?刚才说有一定的危险,是指这个吗?

    他们是箫宇泓最亲的人,而这别墅又是囚禁我的人,在学校被带走,却又是另一帮人,莫不是,是箫宇泓指使他们的?可指使了他们把我抓去,又为什么要把我救出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如果不是,那这别墅的主人和箫宇泓又是什么关系呢?说是会让我见到箫宇泓,他,现在也在这座别墅里吗?

    别墅的铁大门被打开,几个大汉在一旁站着,其中一个高大些的大汉上前拦道。

    “下车,得例检!”大汉粗糙的声音,让人听的痒痒的。

    “你,你,还有你,去!”

    说完边上的三个小跟班就一人一个朝着从车上下来的三人走去。

    “我说,你们也忒小题大做了吧,就算是要检查,那也得到屋门口,在这儿就得检查多没待客之道啊!”成浩调侃道。

    “我们只是例行公事,你要耍嘴皮子,里面耍去,大爷我没空和你瞎扯蛋。”大汉回道。

    “哎,也就你这种货色才干这种活儿,连看门狗都不如,至少养条狗还会叫几声,扔块儿骨头,就会谄媚的摇尾巴,你!我看摇不起来,屁股肉太多了,改明儿把屁股练瘦了,再插上根狗尾巴草,摇起来就比较好!”成浩说完朝着大汉咧嘴一笑。

    周围的小弟都硬撑着,不笑,不过有些憋的太明显,脸都红了,估计是皮肤白的原因,在月光下都被看了出来,被大汉扇了几个耳光,“笑,笑,笑,老子我叫你笑,我叫你以后都笑不出来!”大汉果然没什么脑子,才几句话就被惹急了,眼红着想上前教训几下成浩,不过楼上的人,是等不及了。

    大汉接起电话道:“是,是,我知道了,老大!”

    “都检查好了没?”

    “好了,疤哥!没异常!”一位小弟报告道。

    成浩闷声一笑,回头看了看那位疤哥,此时那位疤哥刚好也看着成浩,“走,把他们给我带过去!”

    我紧紧地跟在成浩身边,都快贴在他身上了,请原谅我的胆小,这个,我是标准的宅女类型,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现实中的黑社会,不是闻风丧胆,而是站着腿软,你看,我就说嘛,腿软。

    “雨革月,你没事吧!”我一不小心,腿软,就急忙双手挂在成浩身上了。

    “没事,没事!”我理了理前面的刘海,笑着说道。

    “哼~~”那个疤哥回头看了看我,不屑的眼神大量着我。

    “我说,八哥,你要是把头毛都染红了才符合你的身份啊!”成浩边把我扶正,边说道,不过在有点黑的路上,想必大家都没看见他左手正牵着我的右手吧,甚至还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

    “你什么意思?”疤哥问道。

    “我觉得鹦鹉还是红的头毛好看,红毛,红毛,叫起来也顺口!”成浩侧过头来朝着我笑了笑。

    “。。。。。。”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之所以觉得他对着我笑,那也是我听见了他轻笑的声音,他的胆子的确很大,在这种氛围下还笑的出来,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手牵着我,还对我笑着,让我安心了不少,害怕也比刚才少了许多。

    “你个兔崽子,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没看见老子脸上的刀疤吗?这才是疤哥的由来!这个刀疤那是当年老子为老大挡刀的时候留下的,是光荣的,你居然说老子是鹦鹉,啊!那玩意儿能跟老子比吗?”疤哥得意道。

    “是不能比,它的智商比你高多了!”成浩甩下这句话就不再理那人了,牵着我的手进了别墅里。

    我回头看看那人貌似很无语地站在门口,我再看看旁边的福伯,他一脸淡定地站在成浩身边。我刚才怎么没发现,福伯从刚刚进来开始就一言不发,难道和我一样被这样的情况吓傻了,可看着不像啊,他一脸的淡定是咋回事儿?

    我环视着大厅,都不太看得清,一片模糊,突然我们被笼罩在毫无光亮的黑暗里。

    “小心!!!”成浩的声音我没太听清,只是感到耳边有股热气被吹到。还有一双有力的手将我环在一个柔软的胸膛上,我的反应也不亚于他。

    灯光又在一声响后亮了起来。

    我的手,都放在成浩的腰上了,好——尴——尬!我的脸好热!

    当初在艺术楼看到他分手被扇耳光的那刻,可是连死都不会想到我居然会有天被他抱在怀里,还是,还是,还是我也回抱着他!我看过去,看见福伯也用一种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他从刚才就一直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哈哈哈!!!好一个英雄救美啊!”一个男中音在上空响起,我们都朝着楼上望去。

    我第一反应是,他是谁?我上次见到的那个男人没记错的话,我记得不是他呀!可看他的穿着,举止,都显示着他是这座别墅的主人。

    “雨革月,你没事吧!”成浩低下了头,松开手,握住我的双肩,对我问道。

    “没,没事!我很好!”我也立马缩回我在他腰间的爪子。

    “小宇!”福伯的声音让成浩一个激灵,抬头看去。

    “大,大哥,我,我,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儿,是我,怕她被伤,才保护她的!”成浩有点害怕。

    是的,脚也在原地踏了好几下,给人的感觉就是害怕,他刚才都不害怕,怎么现在看到箫宇泓就害怕了呢?

    “箫公子,看来你一直是一厢情愿啊,我还以为你情人有多爱你呢!人都来到我这儿了,还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常千夜看着箫宇泓的侧脸。

    “我信他。”箫宇泓说是信“他”还是“她”,就不知了,可是眼神却是死死看着雨革月。

    “你可真大度啊,我的气量绝对没那么大,要是我喜欢的人当着我的面搂搂抱抱,我一定饶不了他们!”常千夜火上浇油道。

    “常千夜,你TMD给我闭嘴,挑拨我们兄弟间的关系,你觉得可能吗?”成浩道。

    “成浩,你也知道你们是兄弟啊,那你可知道‘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你大哥的人呢!是吧?”常千夜还是看着箫宇泓道。

    “咳咳——咳——放,放,放手,你给我放手!”箫宇泓的右手使劲掐着常千夜的脖子,看着他的脸因窒息而变色,双手拉扯着箫宇泓的手。

    箫宇泓的眼神泛着绿光,好有杀气,“你再胡说,我就捏断你的脖子!”

    “我,我哪有胡说,咳咳咳咳,好好,我——胡说,行——了吧!放——手,额咳咳!”常千夜转动着脖子,左摸摸,右摸摸,确定自己的脖子没断。

    箫宇泓站在楼上还是看着雨革月。

    我的身体感受到他射过来的视线就不太舒服,我就又往成浩背后躲了过去,那一霎,我仿佛看到了他眼里的一丝伤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