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章节字数:2604  更新时间:14-08-10 2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常千夜看着箫宇泓渐渐朝着楼下走去,脚步稳重无声,眼睛却一直没离开革月身上。

    “福伯,成浩,你们把她带来这里做什么?”压低的声音提醒着周围的人,让人无意间会多吸几口气以免窒息。

    “大哥,我也觉得带她来没什么用,可是又觉得有用,所以就带来了,是吧,雨革月!”成浩回过身,将雨革月一把拽到了箫宇泓的面前。

    “我。。。我。。。我觉得。。。我好像没什么用,我今天来这儿,是来问你一件事的,你有没有找奇怪的人去我家餐厅威胁过,叫我们全家都移民海外,永远都别再回来,对,我就是想当面问你这件事的,我就算有得罪你的地方,你也尽管冲我来,别伤害或者威胁我的家人。”革月挺着胆子说道。

    “奇怪的人?威胁?”箫宇泓一头雾水,不明白。

    雨革月为什么最先想到去她家威胁的人,会是我呢?我给他留下的印象真的那么差吗?还是她智商确实。。。。。。我都表明过自己的心意了,难道我像那种把喜欢的人送到天边去的人吗?

    “小宇,小浩,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福伯看见仍站在楼上的常千夜好像打了个电话。

    箫宇泓和成浩此时将雨革月护在他们兄弟俩之间,雨革月的腿又开始微微发抖了,早知道会这样,就不从餐厅里跑出来了,明天回了学校也可以问啊!笨!抬起右手,用掌心在自己额头上“啪啪啪”敲了三下。另几人成斜眼鄙视状。

    箫宇泓站前一步说道:“今天的事,我改日再来找你,你最好识相点,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潇洒转身,“我们走!”

    一附上双手,拉开大门,别墅门口的一帮大汉都围了上来,个个凶神恶煞的,像是要吃人一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箫宇泓回过头看着常千夜。

    “别急着走啊,箫家公子好不容易在我这儿聚聚,岂能这么早就回去了,我们的事都还没谈呢!坐下来,和我喝一杯再走吧!这事儿这么拖着对大家都没好处,你说是吧!”常千夜站在楼上一挥手,在大门口的恶狼般的大汉都冲了进来,直将四人又逼回了大厅,还围了两个圈,正对大门的就是刚才为首的疤哥。

    “那好,我跟你谈,不过你先让他们回去。”箫宇泓说道。

    “大哥!”

    “小宇!”福伯露出惊讶之色,刚才叫上雨革月一起来,就是希望雨革月能让小宇离开这里的理由。

    “箫宇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只是鱼肉!要么你换个人留下,我就让你们其余三人安然离开这里,怎么样?”常千夜摸了摸被剃的光亮的下巴。

    箫宇泓看了眼成浩和福伯,都得到了肯定的眼神,转而看向革月,只是一眼就暴露了眼中的害怕。

    “除了她,你随意!”箫宇泓指了指革月道。

    “哎呀呀!这就难办了,我就是想让她留下陪我呢!”常千夜将屁股一抬,坐上了扶手拦,身子一转,两条白白嫩嫩的小腿在空中晃悠着。

    箫宇泓皱紧了眉毛,深色的眸子散出青光,另两人都做好了准备。

    “你们今天没吃饭吗?”常千夜一句问句飘出唇间,像是一个口令,周围的大汉都一拥而上。

    成浩的长腿一脚踢中最先冲上来那人的腹部,一脚就被踢跪下,他顺势在他背上一踩,腾空而起,回旋而下,一脚出去,给另三人吃了“脚巴掌”,长腿一落地,轻盈地跪在地上,另一条腿横扫一圈,又是七八个大汉纷纷向后倒去。

    福伯双拳出击,各手令五六个大汉叠成一堆。又拽住两个冲上来的小弟,唰唰地两下,被抛出几米远,还有人吐出了血。又灵活地将上身成90度弯下,躲过一人从身后的偷袭,抓住那人的脚踝,那人一个踉跄就栽了个四脚朝天。

    革月的身侧出现了那个疤哥,他黑呼呼的双手扣住了革月的双肩,革月被吓惨了,尖叫着:“啊——————”

    箫宇泓一回身才发现,革月已不在身后,已被疤哥偷袭成功,拽出他们的保护圈。发狠地打晕挡路的几个大汉,朝着革月跑去。成浩和福伯也想追过去,不过大汉又一群冲了上来,将他们隔了开来。

    疤哥看见箫宇泓朝着自己急速地冲了过来,条件反射的从腰间拿出一把枪来,可朝着楼上的常千夜看去,见他皱了皱眉,就又放回了腰间,换成了一把小匕首,将刀刃不偏不倚地抵在革月喉咙上。

    “别!”箫宇泓立在了原地,一只手朝着那方向五指僵硬地张开着。此时的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被拎在半空中的感觉。看着雨革月哆哆嗦嗦地身体,将额上的冷汗都震的流下来,滑过脸颊,双手在那里发抖地掐着自己的大腿。

    “砰————”

    全场都寂静了下来,不只是谁的手枪走了火,只见箫宇泓一个箭身,飞快跑着撞向疤哥,只不过几秒时间,疤哥还没回过神来就已被撞在柱子上,背上一阵剧痛。

    撞的一瞬间,手抖了抖,所以在革月的脖子上留下了血痕,血暖暖地流了出来,染红了半侧的脖子,渐渐往着下面渗去。

    “革月——”箫宇泓朝着她大喊,眼角的泪有些亮亮的,眼睛红的像头野兽,转身将那疤哥打到在地,跨坐在那人腹部,拳如雨下,打的胃液都被吐了出来,脸部血肉模糊。

    这边在被人网围着打,这边将人压在身下猛揍,而革月则是缓缓地将手摸上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滑腻腻的感觉涂满整个手掌,毫无知觉的拿下手掌,放到自己的眼前,“红色的,血,是血!”

    手掌上的血被什么影子暗了一暗,看见一人退出人网,朝着箫宇泓方向奔去。那亮光——

    箫宇泓当然知道身后有人,立即转过神来,只是看见一个黑影劈头盖脸地压下,将自己压在了疤哥身上,疤哥本就快不行了,这么大冲击,直接晕了过去。箫宇泓眨了眨眼睛,有水溅到了脸上,可细细想来,这里哪来的水,再听见怀里的呜咽一声。颤抖更加强烈地感受到。

    他拿起疤哥身边的匕首朝着那人飞去,正中心脏,看来那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砰——砰——砰——砰——”四枪过后,大厅一片黑暗,箫宇泓抱起革月朝着大门外冲去。身后都是一阵疼痛的呼喊声。

    成浩在打斗中摸了一把手枪,对头上的大吊灯打了四枪,就将它打了下来。疼痛声是那些被砸到的大汉。与福伯联手,也迅速从别墅里撤离。

    “大哥,快上车!”成浩叫道。福伯从后座打开车门。将革月抱了上去,四人就这么离开了那里。

    “先止血,药粉呢?白色的那种!”箫宇泓说道。

    福伯从车座下拿出,递给他,他在革月脖子上倒上了很多,倒的满脸都是,手就是无法对准脖子。

    “小宇,我来吧!”福伯拿过药瓶给撒上止血的药粉。

    “我就说,把她带来干嘛,你们想害死她吗?啊?她跟这种事本就一辈子都不会扯上关系的,你们到底带她来干什么?”箫宇泓大怒道,双手紧紧抱着革月。

    “小宇,你听我说,我——”

    “没什么好说的,打电话叫唐至仁到家里等我们。”箫宇泓看了眼仍在不停冒着冷汗,不停颤抖,还咿咿呀呀嘶着疼痛的人。眼睛就没地方放。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种事真是够了,还不如杀了自己。

    “大哥,我刚才就打过了,他已经在家里等着了!”成浩说道。

    凌晨的高速公路上孤独的车划破宁静的夜,星星都暗淡,纪念那逝去的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