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章节字数:2876  更新时间:14-08-22 0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箫家、、

    “唐至仁,先止血,你再看看她体内有什么!”唐至仁被那眼神愣住了,小宇什么时候,这箫宇泓也会露出这种眼神吗?是在拜托我!!!

    “你们先出去,在这里只会妨碍我的治疗,到外边去等着吧!我看她伤口是流了很多血,但刺得偏了,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唐至仁挥挥手道。

    “大哥!”

    “小宇!”

    “嗯!”

    箫宇泓两只手十指相扣,时不时地在手指上深深地咬一口,像是在祈祷一样,不停地在门外徘徊着。

    “大哥,你的手在流血,我帮你包扎一下。”

    “没事,流点血,死不了!”

    “小宇,还是包一下吧!细菌感染了就不好了!”

    “福伯,你为什么要把她带来?”

    “我就是想,你这孩子有时候挺死脑筋的,我们俩去你绝对不会跟我们回来的,要是她去了,你就会考虑她的安全,和我们回家!”福伯道。

    “您这是什么话?福伯,我不清楚她体内有什么东西,但是她会变成今天这样,是我起的头,是我硬把她拉进来的,就算要放她走,也得还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即便今天我回来了,我还是会去找常千夜要解药的!下次您别再出此下策了!您是聪明人,懂我的意思!”箫宇泓说着话,不停地眨着眼睛,是泪光!

    “大哥,福伯他——”他没强迫雨革月,是她自己愿意,福伯才带她来的。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不想听!”

    时间不知不觉都后半夜了。

    安静又紧张的氛围来了个氛外之音,“兹兹——兹兹——”

    “喂!”

    “箫宇泓,你知不知道革月去哪儿了?不对,你一定知道。快说!”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这么晚了,革月除了找你还能找谁?”

    “你有事吗?”

    “箫宇泓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已经凌晨3点多了,她们家都快报警了,他妈妈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能猜猜她平时会去哪里?你快说啊,革月是不是在你那里?”

    姚力轩的声音震得手机都有些震动了。

    “是,她在我家!”

    “那你赶紧把她送回去,她父母都快急死了!”

    “她——身体不太好,还不能回去,你告诉她父母,高考前她都在我家,高考那天我会和她一起去考场的!你再和老钟给她请到高考前的假。不会为难你的,我会和上面打好招呼的。”箫宇泓淡定地说道。

    “别,我跟你说,上次我就是在学校轻易相信了那个陌生男人的话,才把革月间接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这次我不会再按照你说的做了。这次你得听我的,必须,立刻,马上,送她回家!Doyouundersand?”姚力轩急火了。

    “我没骗你,她现在的状况不太好,真的不能回家!”

    “革月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说啊?”

    “她被刺了一刀!”箫宇泓声音轻的微乎其微。

    可是手机那边是一个高八度的尖叫,“什么————?!!!”

    “我告诉你,箫宇泓,革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管你有什么背后势力,也不管你是黑的白的,还是灰的,我都会让你变成残的!!!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赶紧打个电话给她家,她家的电话号码我发短信给你,那先这样!立——刻——打——”姚力轩挂了电话后,手机就发了一条短信。

    箫宇泓看着手机上的未读短信,打开,然后保存了,那个号码,可是没打。

    成浩与福伯看见他脸上很憔悴,就像那次知道自己没被父母爱着的眼神,空洞无光。

    “福伯,你明天跟校长说一声,我和革月要请假到高考前了!”

    “小宇,我知道了!”

    “福伯,你早点休息吧,今天你也动了手,好好休息,公司的事还要你照看!这里有我和成浩就够了!”箫宇泓温柔道。

    “是啊,福伯,你年纪大了,要多休息,虽然你一把老骨头挺能打的,可是不像我们年轻的恢复快,早点回房休息!”成浩说道。

    “那也好!小宇,别太担心,她一定会平安的!”福伯拍拍小宇的肩膀,走向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福伯走到大门外,将要关门的那刻,看了眼,仍然关着的门,看着门外的两兄弟,心里有些内疚,那个女孩,自己让她受伤了,因为一己私利。

    在今后的日子里,这件事在福伯心里有了个疙瘩,也是这件事,让福伯对雨革月刮目相看,宠到了手心里。

    这边大门刚关上,那边的门,唐至仁走了出来。

    门开的一刹那,就打了成浩一正脸,疼得摸摸高高的鼻子。

    “喂,唐先生,你出来前可否先打个招呼!疼死我了,我的鼻子啊,你看,都红了!”成浩抱怨道。

    “你见过出手术室的医生要先吼一声再出来的吗?”

    “那——那——那至少他们的手术室外的灯会灭了呀!”一说完,好像哪里不对,成浩抬头看看门框,再看看唐至仁嫌弃的脸,又低着头摸着自己的鼻子,喃喃道:“居然设计的时候忘记了这个灯!”

    “唐至仁,她怎么样了?”箫宇泓焦急地问道。

    “小宇,我想你应该猜到了,而且你还去了常千夜的家里,想必八九不离十了,是的,雨革月身体里,我验出了一种药物,是——PN779!”唐至仁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双眼,显得很无能为力。

    “PN779!就是那个没解药就会剧痛而死的鬼药?好你个常千夜,居然把自己管理下属的那套下三滥用到革月身上了!看我不扒了他的皮。”成浩气冲冲地吹着墙壁。

    “果然是PN779。呵呵,我害了她,都是我的错。”师父,我该怎么办?那日在面馆,我就不该跟着去,不该听见她说的那句话,不该和她有交集!

    箫宇泓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抽泣了起来。“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大哥,你起来,你跪着也没用啊。走!我们现在去找常千夜拿解药。”

    “来不及了,她至少要痛一次。她心脏旁边的浓度比较高,也会比注射在其他地方的疼痛感更强烈几倍。而且,这种药物的解药必须在三天内被服用下,否则解药也就不是解药了,已经没有药效了。所以这种药物拿来圈养杀手是很好的选择。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这样的女孩子用这种方法?”唐至仁疑惑道。

    “他想用她的生命来逼我交出箫朴集团里,我所持有的所有股份。”箫宇泓哽咽道。一面的父母的心血,一面是爱人的生命,被夹得深深发疼。

    “果然老狐狸的儿子更奸诈狠毒,卑鄙小人!”唐至仁愤怒地说道。

    “卑什么鄙,小什么人啊,在我看来,他根本不是人,就是只蟑螂”,箫宇泓和唐至仁都看向成浩,“你们放心,他绝对不是那只打不死的小强!是蟑螂中的蟑渣!”

    另外两人哭笑不得,成浩这小子,从小就说话幽默,还不自知。这也让箫宇泓的童年多了很多乐趣。真要说起箫臻对小宇有哪里好,可能将成浩带到他身边,陪他一起成长,就是对他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了。

    箫宇泓起身想进去看看革月却被唐至仁拦下了,“小宇,她现在还需要静养,你最好明天再进去看她!还要小心别碰到她的伤口。”

    “嗯!这么晚了,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在我们家住下吧!”

    “也好!”

    “成浩,你带他去客房吧!然后你也洗洗睡吧!”

    “大哥,我先送他去客房,然后下来陪你啊!”

    “不用了,我今晚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睡!”

    “大哥,我又不会吵到你!”

    “成浩,你放心,她现在这样,我不会再冲动出去了!就算我去了,也拿不到解药,我打算先陪她痛过这次,再去找他拿解药。”

    “嘿嘿嘿!大哥,你真厉害,一下就猜到我的意图了!”

    “哦,对了,唐至仁,你这段日子就一直住在我=们家好了,你在,我也更放心些!”

    “没问题,我最近也没很忙!”唐至仁跟着成浩去了客房。

    箫宇泓此时才恍恍惚惚地坐到沙发上,双手抱紧了头,头疼欲裂。

    房间内,革月手臂被绑着绷带,下巴处贴着个纱布,额头上,手上都被擦了药水。就是最里面那件T桖有些脏。

    革月的脑子里还停留在常家的别墅里,看见一把匕首直逼箫宇泓的背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