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章节字数:2476  更新时间:14-09-03 18: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床边,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我能问个问题吗?”箫宇泓开口道。

    “你说!”

    “你那日在商场下的停车场,为什么我一提到夏至,你就立马生气下车啊?”

    “。。。。。。”雨革月把头歪向另一边。

    “也许我该换种问法,我的意思是,你那日这么生气,为什么今日却不讨厌我?”箫宇泓一听到雨革月亲口说要住在自己家几天就有点激动。

    “夏至她,我不管怎么想忘记,可都无法释怀,我说服不了自己,我那时不懂情为何物,更无法想象同性间的爱情,所以对她做的有些残忍,以至于。。。。。。你知道的,我去机场都没见到她最后一面,她就离开了!至于你,你别误会,我只是把你当成朋友了而已。”雨革月淡淡地说道。

    “朋友?”

    “怎么?想赶我出去吗?”

    “不,不会,怎么会呢!你想在这儿住多久就住多久!”箫宇泓笑道。

    “。。。。。。”不会很久的。雨革月管自己休息了。

    “那个。。。你先别睡,吃点儿东西再睡吧!”箫宇泓真想扇自己几耳光,为什么在背地里总能信誓旦旦地许下誓言,可一旦当着她的面,什么都化为烟灭了。

    “不必了,谢谢!”雨革月连头也不回。

    箫宇泓轻声走出房间,为她关好房门,走到另两人在的地方。寻着位子坐下。

    “大哥,你要不再吃点吧,我看你也没吃多少。”成浩指着桌上的食物道。

    “我真的没胃口。”

    一想到雨革月为她挡刀是出于对朋友的保护,他心里就一阵难受。

    “成浩,你尽快去查一查最近几天有什么陌生人是革月家的餐厅挑衅过,我猜是常千夜的人,只不过是人心没被他收买的人,这件事要做的低调,别走漏了风声。”

    箫宇泓说道。

    “是。”成浩说完就出去办事了。

    “唐至仁,我看她什么都没吃就又睡了,你说她身体撑的住吗?”

    “小宇啊,这你不用担心,我给她挂的瓶里有营养的东西,不会让她身体吃不消的,她手臂上的伤并无大碍,虽然血流的多,可不是大伤,她需要的是静养,所以她的盐水里还有些安睡的药,她睡个两天就会从里到外精神许多。只是。。。。。。”唐至仁半吞半吐的。

    “只是什么?PN779吗?”

    “这是她身体里最大的病患,我一时半会儿也研制不出什么药能来解,我觉得最快最好的办法还是从常千夜那里拿到解药最安全,就算我研制出了药,那又怎样,新药都是要经过很多的临床试验的,你我都不能保证她能否熬到那个时候。”

    “那照你这么说,我也只能去找常千夜了,呵呵,看来我们家的集团要易主了!让他们失望了,不过他们从来没重视过我,又何来失望?”箫宇泓自嘲道。

    那么多年的努力,到头来,一朝就要付诸东流了吗?

    原以为,凭自己能力,将集团壮大,证明自己不是累赘。如今看来,连他们打下来的地基都要被我拱手让人了,他们会恨我吗?

    恨?这个字怎么这么刺眼,不是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吗?无爱何来恨?

    唐至仁看着小宇的眉宇间透着一股股寒气,眼神无光,好怕他再一次回到小时候的那种心态。这么多年都好好的,因为一个小丫头就又要回去了吗?

    “小宇,这件事我说了,是最快最好的办法,言外之意,也还有其他的方法。”

    “你快说,还有什么方法?”箫宇泓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给她检查过全身,她的脚踝是不是之前受过伤?”

    “是,她在学校的开水房被烫伤过。”

    “烫伤这就对了!”

    “我不懂。”

    “一般的烫伤,那肯定是涂一些烫伤的药,静静地让它痊愈。可是你知道吗?她的烫伤脚上十分严重,但我看不到一丁点的疤痕,只看到她的脚踝上有一些小孔,也就是说,给她医治的那人懂得用【银针之术】,这种医术是古术,我只是读博的时候,从我的导师也就是你的外公朴俊逸那里听到过,这种医术要一心两用,左手施针,右手按摩,这样双管齐下,才能起到血流畅通无阻,再之后涂抹药物,这样医治下来,烫伤严重,也是不会留下疤痕的,只不过在施针的时候,病人会很痛,也就是说要下很多麻药,她会每天睡很久,不过好的速度确实比一般的要快。你懂我的意思了吗?”唐至仁只觉说的口干舌燥,拿起桌上的果汁又喝了起来。

    {{羽飞:这里的医术完全是YY啊,决不能当真的哈!就是剧情需要而加入的元素。}}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这样的人,应该懂得怎么解PN779。”

    “是的,你现在知道要去哪家医院找这个人了?不过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甘愿呆在医院里当医生呢?”唐至仁不解道。

    “他根本不是医生。”

    “你怎么知道?”

    “因为革月烫伤时,是被常千夜的【夜行者】带走的。”箫宇泓握紧了拳头。

    “什么?常千夜的医术这么高?”

    “我想不会是他,他本就是想利用革月逼迫我把股份给他,才给她注射了PN779,连这么残忍的东西他都用,他还会在意革月的脚是否会好,是否留疤吗?所以帮着革月治疗脚的人,肯定另有他人。”箫宇泓微微一笑,心里想着,这两人应该是同一个吧!给革月治疗脚的人就是背地里和常千夜对着干的人。

    只要等成浩查的结果出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在外边的箫宇泓好不容易心情好了一些,就听见房间内传来压抑的痛苦呻吟声。

    箫宇泓和唐至仁都急忙跑进了房间,只见革月满头大汗,蜷缩在床上呻吟着。手上插着的针头也因她的乱动而造成了回血的状况,手臂上包扎着的纱布也因乱动而红了一片。整个人狼狈不堪地在床上抽搐着。

    两人都一目了然,这是发作了!!!!

    “革月,革月,你冷静点!”箫宇泓看见革月把自己头往墙上撞去,立马冲到床上,紧紧抱着她。

    可是此时的雨革月像是着魔了一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痛,好痛,满身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锥心之痛。

    现在有人让自己动不得,甚是难受,转过头,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闷哼一声,越抱越紧。

    “小宇!”唐至仁亲眼看着革月狠狠咬上小宇的手臂,血顺着嘴角滑下。心痛之余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干站着。

    他现在心里真不知味,要是自己的医术再高一些就好了,若是导师在就有救了。

    “小宇,苦了你了,这个发作起来是不能打麻醉来挺过去的。”

    “我。。。知。。。知。。。道。。。”他真真切切感受到,革月一定属狗的,这个牙齿,这个咬劲,靠,真TMD疼。

    可箫宇泓心里明白,这样的痛楚本就不应该发生在革月身上,都是因为自己,才让她受了那么大的伤害,想着想着就又抱紧了几分。

    唐至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太心疼了,就走出了房间。

    “呜——呜——”革月口中泄露出的声音,都表明此刻的痛苦。

    箫宇泓只能边腾出一只手拍着她的背,一只手承受着她的狠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