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章节字数:2858  更新时间:15-01-28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间渐渐恢复了平静,门半掩着。

    唐至仁缓缓地推开门,就看到小宇正在扶着雨革月躺下,轻轻地替她盖好棉被,把手露出在外面。

    箫宇泓转过身,回过头,看了一眼,就后退站在一旁。唐至仁迅速地给雨革月处理了手上的针伤,又重新给她挂上了针。一切就绪后,他看着小宇的手臂一阵心疼。

    他让小宇坐在木椅子上,打开刚才就一直在桌子上的医药箱。给他手臂上清理了血迹,又涂了点消炎药,给他包扎好了,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唐至仁看着小宇渐渐消瘦的身体就开口道:“小宇啊,我上次已经跟你好好地谈过一次了,她这个情况,只会一次比一次糟。你得做好心理打算。她今天只是咬了你的手臂,下一次说不定会做出更过分的事,她自己也控制不了的。这件事,得从根本上解决,既然你认定了她,那你就得从实处做起。我上次还有一事没和你说,这个解药,你其实可以考虑一下你的外公朴俊逸。他老人家和师母去旅游了,所以联系他估计会比较困难。可是我听说,他之前还和你父亲有过联系,我想,你让你父亲联系他会比较方便。至于你跟你父亲之前,我知道,交流起来有一定困难,可如今这个状况,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那。。。。。。我先回去了!”

    唐至仁离开房间,还是觉得心里好难受,这个孩子谈次恋爱都比别人辛苦啊!

    箫宇泓看着床上的革月,苦笑着,心里的伤疤又被撕开了,好痛!

    【父亲】——这个称呼是那么的陌生,长到这么大,他给的印象只有严肃与为难,没有一丝温柔。普通家庭的父爱他从来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他知道,若要救革月,这个电话是非打不可。

    他从床头柜最下面一层,拿出了一个木盒子,又从第二层抽屉拿出一本本子,翻开本子,拿出了一把小钥匙。他拿着这些,走出了革月睡着的房间。来到了角落里的储藏室。

    他从储藏室里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熊娃娃,他拉开垃圾,从里面拿出了一只白色的手机。

    开机后,只有一个电话号码,上面的称呼是——【爸爸】

    箫宇泓坐在黑暗的储藏室里,腿软了一下,摸着微弱的光,坐在了一把旧椅子上。盯着屏幕看了好久,就是迟迟不肯按下拨出键。

    按照肖臻与朴雨间的君子协议,他上初中后就由箫臻来管他,让人意料之外是,箫宇泓不买他的帐,跟着福伯和成浩,独自成长,所以即使协议在那里,他也从未和这个所谓的生父有过一次联系。而箫臻也是从福伯那里知道箫宇泓的近况。

    箫宇泓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方是自己的父亲。敢问哪个子女打给自己的爸爸需要做那么久的心里斗争。

    一阵啜泣声传开来了。。。。。。

    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柔软的,想起那些往事,还是忍不住发泄了。

    人前再怎么坚强冷漠,触及到家,箫宇泓就溃不成军了。

    正如此时,他躲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咬着嘴唇,啜泣。

    孤独失落的背影在暗的世界里只有融合,没有光芒。

    房间里的点滴正一滴一滴缓缓地注入雨革月的身体,而在另一个角落里,他确实一滴一滴地擦着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也得分场合的,在敌人面前那是当然,可在家人面前,可以把自己最懦弱的一面都表现出来,也没有人会嘲笑你。

    可是箫宇泓貌似比那类人更可怜,因为他连在家人面前哭的机会都没有。今夜的他,已经算是有很大进步了,至少不会逼着自己不许落泪,他今夜允许了自己软弱,允许了眼泪的释放,感情的爆发,还是微微抽泣以及颤抖肩膀的爆发。

    不知多久,他停止了宣泄,开始重新按亮手机,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珠和上嘴唇不小心沾到的鼻涕。他狠狠地往里吸了一口气,又叹出了一口气。

    然后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嘟——嘟——”

    按是按了,可是该说什么呢?随即他又立马挂掉了电话,才听了两声嘟声就没有了。他很讨厌现在的自己,最看不得就是婆婆妈妈的自己,犹豫不觉的自己。这种东西是会让他们丧命的,所以不应该存在身体里,脑子里。

    握住手机的手,开始发力,好像手机能捏碎一样。

    “兹————”

    “啪————”

    一下震动,手一松,手机掉到了地上。他看着屏幕上刺眼的白色楷体字——爸爸,而头像则是一个虚拟的人设。这么久了,父亲的脸,变得怎么样了,还是当年那个不苟言笑的严肃男人吗?应该长皱纹了吧!那到也不一定,他向来显得很年轻。

    他看着手机在地上因震动而稍稍在移动。他最终还是捡起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心里开始噗通噗通的跳动。

    “喂?是——是小宇吗?”一个成熟又沧桑的声音传入了耳朵,这个声音还真是温柔啊,当初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呢!

    “小——小宇?我是爸——爸——爸爸啊!你在国内过的还好吗?”那个男人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说着话,怎么,旁边那个女人也再听着吗?

    “箫先生,我有事想请你帮个忙,不知您是否愿意?”箫宇泓坚硬的口气,死一般的公式化,丝毫不能让人联想到他刚才那么撕心裂肺地哭过。是演技好呢还是本来就情谈?

    手机那边没有了声音,一片安静。他以为他挂了电话,可是看着屏幕还亮着。

    “看来箫先生是没有时间了,那真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哦不,您那边现在是早上吧!”箫宇泓酸溜溜地说出这些话。

    其实在手机那头的他,一个中年男人,正在自己的书房里,望着窗外,那个在花园里,正在浇水的中年女人。来到美国,和自己爱人生活在一起,这看似平凡的生活,确实用那种不负责任的方法得来的。让他十分愧疚自己的儿子,当听见他叫箫先生,他的心被重重的扎了一针,我是爸爸,你却叫我箫先生。

    可这又怨得了谁呢?当初是自己选择现在的生活的,也就没有回头的余地。

    “我很乐意帮你,你说,小宇。”声音又低了几分却十分真诚。

    “我想请你帮我联系我外公,请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箫家,我有个很重要的人,需要他医治。”箫宇泓也不拐弯抹角,直切主题。

    “是谁?”这个让小宇不惜来找自己帮忙的人,可见非同一般。

    “这您就不必知道了,既然你答应帮我了,希望您说到做到,我就不打扰您和您爱人的幸福生活了!”说完,箫宇泓就挂了电话。

    箫宇泓的父亲箫臻,用手摸着额头,他真的那么恨我,我的小宇,现在都长大了吧!

    他看花园里没了女人的身影,知道他应该是进屋了,就马上把手机关机后,放进了书桌下的保险柜里。

    果不其然,女人轻轻地推门进来了。还端着一盘水果。

    “臻,你看书累了吧,这段时间你挺忙的,书就少看会儿,还是多休息对身体好。”优雅地女人为他递上果盘,坐在他身旁的另一张椅子上。

    可还没坐下,就被男人拉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双腿上,他侧抱着她,将头放在她的肩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像个受了伤的孩子。

    “臻,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女人焦急地看着男人。

    “允儿,我的生活里现在只有你。”男人真的像个孩子般。

    “臻,你想回国吗?”檀允突然地发问让男人猛地抬起了头。

    “允儿,你说什么?”男人不敢相信。

    “臻,我们在美国生活的那么多年,你虽然脸上挂着微笑,可我总觉得在夜晚入睡时,你的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我想,你的心还是在中国吧!你当初是为了我才放弃一切,来到了美国。现在我也应该为你着想了。”女人温柔地看着男人。

    “允儿,你别胡说了,我什么想法都没有,我这辈子就想和你慢慢变老,你在哪儿,我的心就在哪儿,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来,还是先吃块橙子清醒一下头脑好了”男人喂了女人一块。

    两人相视一笑。

    都是中年的人了,还爱对方如此之深,年轻时有时一段不寻常的爱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