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章节字数:2796  更新时间:15-01-30 0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夜,是个不安的夜,暗流涌动。

    箫宇泓整理好情绪后,去了浴室,把莲蓬头开到最大后,就全身站到它下面,任它冲刷着自己这具肉体。他张开着嘴,热水顺着他的头顶流到他的下巴,并不断地流下。

    随着水蒸气的上升,镜子渐渐从白雾到形成水珠,不堪重负,无规则流下。镜子上破碎的镜面模糊地反射出一个失魂落魄的年轻男人。

    他用力地朝着镜子锤去,也许是上天旨意,他很幸运,握拳的手还是离镜面那么一丝空隙,他又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将拳渐渐松开,用手指抹去了镜面上的水珠,他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是那种震慑灵魂的嗜笑。

    他将自己清洗完之后,穿上新的浴袍,去厨房拿了一杯热牛奶。转身又来到革月的房门,他这次却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看了眼正在睡觉的她,看着她乱乱的刘海,他的心格外的平静与温暖。

    他微笑着给她带上了门,拿着牛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将牛奶放在床头,大手一挥,无力地躺在了床上,都懒得移动。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从没躺下几秒的床上坐起,喝了那杯热牛奶。喉结一上一下的滑动,不一会儿,就全数入肚,他看了眼床头柜,用力一抹自己的嘴角。

    伸手拉开了第二格抽屉,一块深蓝色的手帕上,正放着一个小香囊。没错,这个香囊就是那日在路上捡到的,是革月的。

    他拿在手里细细凝视,回想着那次的背影,不高却似被光芒而环绕。

    他不自觉地用力地按了一下香囊。他皱起了俊眉。

    “这是?”他喃喃自语。

    他轻轻地又按了几下,明显地感觉到这个香囊里面有不同于别的内充物的东西,不大,方方正正的,薄薄的,还软软的,会是什么呢?他刚想打开它看看,可是发现香囊的开口是死封,用红线缝的很细致,若非要打开,就得剪断红绳。那这个香囊就不会是原来那个样子了。他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一定非要打开,就又将它放进了抽屉里。

    他这次好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恍恍惚惚地躺下,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在美国,一座古典的西式别墅里,异乡的月光也调皮地跑进屋子去扰人好梦。错,不是梦,因为他们都没睡。

    箫臻搂着檀允正睡在一张高级专门定制的豪华大床上,他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右手有规则地拍着把头枕在他胸上的她,他感觉到她平稳的气息,觉得她应是睡着了,他轻轻地在她耳边叫道:“允儿?允儿?”

    “嗯————”是一声软绵绵地呢喃。

    他慢慢地抽出手臂,将她平躺,又给她塞好了被角,就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出了卧室。

    门一关上,檀允就睁开了双眼,“你最终还是放不下他的吧!毕竟你再怎么爱我,我也没能给你个子嗣。”她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喂!爸,是我!”男人又来到了书房,还反锁了房门。

    “啊?谁啊?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我跟你妈正在享用美食呢,你别为点小事来打扰我们呐,要不然我扒了你的皮!”电话那头老爷子的声音还很健朗。

    “谁啊?扒皮?你再不过来吃饭,我先扒了你的皮!!!”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也不减当年的泼辣。

    “你女婿,我这不正在说嘛!”老爷子又换了种语气,“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要知道,你这么麻烦,早先,我就该把联系方式告诉我的乖帅孙。”老爷子那叫一个后悔啊。

    “爸,我这次联系你,就是因为这事关系你的宝贝外孙。”

    “什么?我外孙?他怎么了?快说快说!”

    “爸,他今儿打电话过来,你知道的,他——他很恨我,所以这是他长这么大,他妈出国后,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男人有些哽咽。

    “你要哭待会儿再哭,你先说我外孙出什么事儿啦?”老爷子那叫一个急呦!

    “爸,小宇他自己没事,他说他的一个重要的人生病了,很严重,希望你尽快回箫家给他治病。”男人言简意赅地汇报完毕。

    “你是说,小宇为了另外一个不是叫成浩,也不是叫陈君福的人,长这么大,头次给你打电话,还是为了求你帮忙?”

    “是啊,爸,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我想,这个重要的人,应该是对他无可替代的一个人吧!”

    “你这不废话嘛,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我觉得那肯定是我的孙媳妇儿,行了,我知道了,我会立马和你妈赶回去的,你就放心吧!”

    “好好好,爸,那就拜托你了!你和妈玩归玩,身体还是要多注意的!”

    “嗯,我知道了,那你跟小允最近过的也还不错吧!”

    “爸,你这放120个心,我们好着呢!”

    “那就好,你们这两个孩子啊,都选择了和爱人过无名分的生活,我这老头子,别的也就不指望了,你们开心幸福就好,那我挂了啊!”

    “好!”

    箫臻挂了电话,更是满脸惆怅,在小宇打电话来之前,自己跟檀允确实过的很好,但他的这一通电话,却让他心乱如麻,他之前就会在安静的时候反思自己,是不是做了个不正确的决定,可年纪都不小了,再去后悔吗?

    自己是爱檀允的,这点不用怀疑,可总觉得和她之间少了点什么?难道真的是少了个孩子,承欢膝下吗?

    “小宇,小宇,我多想你叫我一声爸爸啊!”

    雨革月像是听见了一样,手指动了一动,又睡了过去。

    可是不管世界怎样改变,时间都不会停止,地球照样转动。

    革月是被外面的碗勺声吵醒的,她按了按太阳穴,才发现自己的手上有棉花和白条纸。应该是刚挂完针。昨天,我是不是发疯了,狠狠地咬了箫宇泓,他还隐忍着,我是不是该道歉啊,可我自己也不知道身体突然就变成那样了。好奇怪哦!

    “你醒了!”

    “哦,我的天哪!你可不可以进来前先敲个门啊,你吓我一跳。”一大早还穿个浴袍,真是没救了。这是懒癌啊懒癌!有木有?

    “醒了就出来吃早餐吧!”潇洒地转身离开。

    “哦!”有早餐吃还是不错的。

    我走进他们家的浴室,刷了牙,洗了脸。鉴于上次在那个小房子里的经历,我倒这次不那么紧张了,觉得箫宇泓这人还是有点靠谱的,除了性格很奇怪。

    “革月,醒啦,快快快,看我刚烧好的牛肉意大利面,怎么样?不错吧,是不是看上去特别有胃口,快坐下尝尝。”成浩围着围裙兴奋地说道。

    成浩是凌晨2点回到家里的,看到大哥在革月的门口驻足,又转身回房,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就也回房睡了,让大哥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明天说也可以。

    我刚要坐下后,好好享用美味大餐,一点都不夸张哦,真的是大餐,因为有好多我看上去就会流口水的菜。我拿起叉子,插起一撮面,张大嘴巴,再闭上嘴巴,“咦——我的面呢?”

    “我去,你干嘛,你自己也有啊,干嘛吃我的?”我才发现他离我好近,很懂礼貌的松了手,他就那么含着叉子,呵呵!

    “你昨天身体不太好,今天不适合吃油腻的,还是喝粥吧!待会儿再吃点甜点好了!”箫宇泓利索地拿过那盘意大利面到自己这边,给革月面前放好一碗粥。

    “可是,我——我——”好吧,寄人篱下,我懂的,喝粥就喝粥。

    “哇塞,好好吃哦,成浩,你真的可以去当酒店的顶级厨师了,太好吃了,滑而不黏,还有种清香,让人好幸福哦!”发自内心哦。

    “哈哈哈哈,谢谢革月的支持,我会对食谱的研究更有动力的。”成浩拖下围裙也坐下开始了美味的早餐。

    “你们一直住在一起?每天都是成浩煮饭吗?”我好奇啊。

    “他爱做,我爱吃,都不错啊!”箫宇泓道。

    “对啊,我们一直住在一起,难道你在学校没听说关于我们俩的事吗?”成浩道。

    “啊,对了,差点忘记了,你们是兄弟。”我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三人就在瞎掰掰的谈话中结束了我们的早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