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章节字数:2821  更新时间:15-02-13 0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福伯在花园里与成浩相谈甚欢。毕竟最近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聚在一起话话家常的时间都不太有了。

    刚啃完一个苹果,福伯在家还没坐热椅子呢,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喂!是我!好,我马上就回公司。”挂了电话,福伯看见成浩朝他挥挥手,继续剥着手上的龙眼。向上一抛,张大嘴巴,刚好接住。

    “小浩啊,等手上的事空些,就多叫上小宇回公司看看,福伯我就算不服老,也没当年的体力的,你们迟早是要接管公司的,早点熟悉客户不是坏事。”

    “哎呀!福伯,这事儿您跟我说真没用,得跟大哥说。”

    “我要是。。。哎!算了,就当你们是半大的孩子,再多缓二三年好了!”

    福伯大跨步地离开了。

    成浩嚼着嘴里的龙眼,汁甜肉鲜美,吐出核后,又细细地嚼着,慢慢地嚼着,也许,福伯是真的不如当年了,判断也会有失误了,就是身手还是不减当年。

    成浩拎起桌上的水果,一个后空翻就站到了台阶下,看着那个黑夹子,又环顾四周了一下,笑着离开了。

    成浩的离开,不知是否注意到身后的一道不明目光。

    再次来到客厅,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身影,成浩推门而入。

    看着茶几上翻开着的理化生,长长的吸了口气,对啊,快高考了吧!过的真是忘了时间啊!

    拿着一袋水果进了厨房,洗了好多好多,都装进了果盘里。

    他叼着一个绿色的梨,上了楼。手上也拿着洗好的果盘,哦不,应该说是切好的果盘。

    经过革月的卧室时,眼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没关上的门,他往里望了眼,居然只有革月一个人躺在床上。

    成浩看见革月的脸上是一副看到什么不好东西的样子。连右手都紧紧抓着床单,成浩也不知怎么的就稀里糊涂地推门进去了。他站在她床边,将一盘果盘都放在床头柜上。

    拿下嘴里梨的一瞬间,还是咬了一口。嚼着嚼着,觉得革月的睡脸还挺漂亮可爱的。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就是眉毛皱着不太好,他伸手去摸了摸革月皱着的眉间。确实好了很多,不皱着了。

    成浩心想:那时你身边的那个男孩子原来是个女孩儿啊!我还傻逼兮兮地跟了你们一路。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如今,倒是我们熟悉了,嗯。。。算是有点熟悉吧!

    那时,你站在楼梯下,偷看我和维止分手,还被你看见扇了我一耳光,你真是让我想。。。。。。你还跑?呼——不过,算了,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对你感觉其实没当初那么差了,相反觉得你有时还挺好玩的。

    门又被推开了。

    “大哥!”成浩轻轻叫了声。

    “还没睡?”箫宇泓拿着脸盆有温水,还有毛巾进来了。

    “就是想给她拿些水果上来,没想到睡了。”成浩指指柜子上的果盘。

    “嗯,没事早点睡吧!”箫宇泓绕过他来到床边,将脸盆放在地上。用力拧干了毛巾,轻轻为革月擦拭着手臂。

    成浩看着大哥细心地给革月擦拭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床头灯太柔和,心里的异样感觉涌了出来。总觉得革月身上有种让人安心平静的感觉。特别像那种归港的感觉,啊,对了,【家】。原来如此,她身上有家的味道。难怪——

    成浩轻轻为他们带上了房门。

    他回到自己房间里,进门后,再关上房门,也上了锁。

    打开电视机,咬了口吃剩的梨,看着屏幕上的人物却没一点感觉,就心不在焉地调着电视频道。最后调着调着,也就懒得看了,随便看了一个新闻台,只是不喜欢安静,就是想让房间有些人的声音。

    “成————浩————”一记大的声音吓得成浩嘴里的梨都掉了,他睁大眼睛看了看电视里的画面,居然是革月再播报新闻,刚——刚才还大叫了我一声,啊——————肯定是疯了,睡觉,睡觉!

    成浩从沙发上起身,进了房间的浴室,将梨用力地扔进了垃圾箱,拉上毛玻璃门,开大莲蓬头,让热气渐渐充斥着浴室。

    “呼——————”

    革月卧室、、

    箫宇泓长这么大头一回照顾别人,给别人擦拭身体。他也觉得奇怪,以前觉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可能做出的事,只要碰上是革月的事,就变得非常容易迈出那一步。

    他觉得毛巾的温度有些凉了,就又出去接了一盆温水回来,只是比刚才那盆热了些。他又一次拧干了毛巾。

    温柔地握起她的一只手,毛巾是柔软的面料,不会对革月皮肤造成伤害。那么仔细地从拇指擦到小指,从手背擦到掌心。他还擦到了肩膀处。

    擦完脸,擦完脚,擦完脖子,露在外面的都擦完了,但出汗多的地方还是没擦。那到底是擦还是不擦呢?

    在客厅里,我是对她告白了,可是她最后哭了,还哭到累了,现在躺在这里,却至始至终没明确的表明自己的决定。

    我如果现在趁她睡着帮她擦身,会不会有点轻薄的意思?可是不擦,她刚才都哭的这么厉害,连脖子上都有汗,更不用说背部和。。。了。不擦干净就睡觉,明天会不会着凉啊?

    现在这个时间仆人都去休息了,为了给革月擦身,再叫个过来,会不会太。。。。。。

    箫宇泓觉得反正今后自己是一定会娶她的,早看晚看不是一样啊!再说现在是21世纪了,没什么要紧的吧!于是鼓起勇气又将毛巾摁进了温水里,拧干后,右手的中指先是轻轻钻了进去,后来的手指也都伸了进去,当革月热滑的皮肤摩擦他的手背时,箫宇泓觉得全身流过一道麻麻的电。这算是心动的感觉吗?心脏跳动的好快。

    他慢慢地拉高革月的衣服,腰线已经很明显地露了出来,白皙无暇的皮肤也随着衣料遮挡的变少而渐渐曝光。箫宇泓看着纤细的白皙小腰,就脸“噌”的变红了,直接红到耳根处。

    也是,这个青春期荷尔蒙异常冲动的年龄,还是箫宇泓这种很洁身自好的公子哥,看到女孩子的皮肤,难免有些受不住。

    他当即将毛巾丢进了脸盆里,自己自行离开了房间,在房门外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朴素的中年妇女就上楼来了。

    “公子!”妇女很温和。

    “张姨,革月今天出了不少汗,但她身体还不适合洗澡,你进去帮她擦拭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先回房了!”箫宇泓的脸色还是红彤彤的。

    张姨是在箫家干了至少十几年的女佣,这个公子也是她自大小看着长大的,除了他去冰岛疗伤的那几年。她一看公子急忙逃离的样子,脸红的跟什么似的,心里笑了。这个公子看来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姑娘啊!

    张姨进了卧室,手脚利落地擦拭干净,换好衣物,就拿着脏衣服下楼了。

    箫宇泓其实没走远,就去浴室冲了个凉,就又急忙守在了门口,张姨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进了革月的房间。

    这下被擦干净的革月,因为是热乎乎的水,所以脸上也还残留着红晕,特别好看的睡脸。

    这两个兄弟俩还真像,居然都喜欢看人家的睡脸。

    箫宇泓看着革月,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设定好的吗?你真的离我这么近,在我眼前。

    革月,你——你真的该放下她了。我很感谢她在我出现之前,替我守护了你将近两年。既然你两年的时间都没法让她成为你的另一半,就说明你遇见的她,不能算是真的遇见。

    我走进你的世界是比她晚,但是我坚信,我是真的遇见你了!

    缘分是求不来,赶不走的,只要有缘,哪怕只有一眼,我们终究还是会相遇的。就像那个电梯口,我从背后抱住你的一瞬间,我总觉得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似曾相识。只要有缘分,这种感觉,我一定能再次体会到的,希望下一次,我体会的同时,能想起些什么关于那种熟悉感。

    时候也不早了,箫宇泓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该怎么让革月对自己有依赖感呢。

    其实他所怀疑的熟悉感,也许只要他将衣服再往上拉些,就有了答案。

    在革月的腰上偏上的部位,有个红记,这个刺青图案和箫宇泓腹部偏上的红记是一模一样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