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章节字数:2747  更新时间:15-02-23 0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常说,人要对自己好一点,人世间走一遭,不过几十年尔尔,长的也绝对不可能到两百年。劝别人想开点,别为了点小事,一直记在心里,你选择忘记或者不忘记,它还是会在该出来的时候出来,何必和自己较真呢!这个肉体这辈子跟了自己,就对它好些,这不,地球还不照样转,太阳照常升起。

    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两兄弟一大早起来都顶着一对熊猫眼,互相看着都怪不好意思的,特别是成浩。

    “大——大哥,早!”

    “早啊!”箫宇泓看了眼成浩也就急忙下楼了。心想我的熊猫眼比他好些吧!

    成浩昨晚是睁着眼睛看着天亮,他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态入睡,他怕入睡后,做梦梦到些不该梦到的。想着革月的睡脸,食指和大拇指不停的小幅度的摩擦。

    他看见箫宇泓下楼就也紧跟着下去了,在路过革月卧室时,很自然的将左手抬起来,按下了把手。却迟迟未推门而入,他抿了抿嘴唇,收回了左手,插进裤子的左袋子里,逃似的下了楼。

    箫宇泓看见成浩下来了,立马从厨房出来了,用手摸了摸脑袋。

    “那个,成浩,今天——我们——早餐吃什么啊?”箫宇泓倒是有些停顿地说道。

    “我先看看冰箱里还有哪些食材,昨晚上我们都没怎么吃就去睡了,应该还有好多食材的。现在革月她虽然手好多了,但宁可还是不要太油腻。”说着他打开了冰箱的门,然后拿出两个鸡蛋,“鸡蛋可以弄两个水煮鸡蛋。”看了眼冰箱里的好多水果,刚想转身问大哥要不要来个水果沙拉,就不见箫宇泓的身影了。

    他摇了摇头,开始照着自己的打算准备起了早餐。可起身到砧板旁时,看到了湿迹,还滴了一路,一直到厨房的垃圾桶,走进一看,是一些鸡蛋壳,难怪怎么觉得鸡蛋少了。成浩嗅了嗅,觉得哪里飘来一阵焦味,刚才在楼上还没怎么闻到呢,真的是想事情太深入了吗?

    他将水果放进水槽中清洗,洗着手上的水果,想着昨夜自己太可笑,居然为了一个革月一夜没睡。抬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圆状物。还有黑黑的,白白的,黄黄的,都粘在周边。

    定睛一眼,恍然大悟。

    大哥为了革月还真是打心底里用心了,这么多年,他入厨房的次数都不到手指数,今早,居然会顶着黑眼圈就来给革月煎鸡蛋吃。

    成浩看着窗外被大哥抛弃的煎锅的悲惨影子,笑了,可是笑着笑着,就觉得不是滋味。

    “大哥,我————对不起!”成浩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背叛大哥的事,至少在精神上是背叛了他。

    他的大哥,最敬爱的大哥,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唤回灵魂的大哥,爱上了一个女孩儿,一个普通的女孩儿,好不容易学会去爱一个人,发自内心对她好,是真的遇见了对的人,怎能——自己怎能产生那样的想法呢?

    朋友妻,不可欺。

    大哥妻,至死护。

    就是这个早晨,成浩对自己的警告,告诉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早点死心,别做出后悔的事。

    箫宇泓从厨房离开后,就去了后花园,他天微亮就打电话给张姨,叫她准备一盒珍珠粉。张姨早就等在那里了,见人来了,就递给他后,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离开时脸上有些憋着笑。

    箫宇泓就又偷偷摸摸地回到屋子里,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反锁,进浴室,再反锁。

    他兴致勃勃地打开了那盒珍珠粉,想去拿那个海绵,却下不了手,这种女人用的东西,一个大老爷们,为了在喜欢的人面前遮住黑圆圈,用这个是不是太矫情了。

    箫宇泓脑袋中闪过矫情这个词,就怎么也不舒坦了。不过为了待会儿革月起来后见到的我还是英俊潇洒的,我就必须适当地牺牲一下。

    眼睛一闭,就拿着海绵垫,沾着珍珠粉,在左眼睛扑扑,右眼睛啪啪的,应该是差不多了吧,箫宇泓睁开了眼睛。

    “靠,你妹啊!”箫宇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被人撒了两团面粉在眼睛上,自己实在无语了。就赶紧就打开水龙头,冲洗着自己的眼睛。

    洗干净后,看着那盒珍珠粉就再也不可能自在了,就伸手扔进了垃圾桶。

    看着镜子里的黑眼圈,箫宇泓头疼。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可以带着墨镜出去啊,等不太严重了再回来,反正革月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意,就一天,不会离开这里的。

    决定好后,就打开锁,来到卧室,拉开衣柜的抽屉,拿出一副自己喜欢的黑色墨镜,对着试衣镜看了看,似乎还不错。

    出了房门后,迎面就撞上了革月。

    “呃。。。。。。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你——”

    “啊,你怎么还在这儿,快下楼吃早餐吧,成浩应该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箫宇泓擦身而过。

    革月本想是对他解释一下,昨天自己失态的事,可今天的箫宇泓对她来说,有哪里怪怪的。想不出个所以然,就下楼了。果然,成浩这个优秀的家庭煮夫,很出色的完成了早餐。

    一锅稀的白粥,旁边摆着一些精致小菜,一盘水果沙拉,两个水煮鸡蛋,两个煎鸡蛋。一盘麻辣包菜炒饭,一碗西米露。

    西餐桌上摆的也很漂亮,至于为什么都是些普通的饭菜,是箫宇泓特别吩咐的,家里的菜不用很特殊,哪里哪里空运的,哪里哪里定制的,只要普通人家的家常材料就行。当然这些吩咐是在革月来之后,也局限于革月暂住期间。毕竟着两兄弟对吃上还是比较讲究的,只是不希望在吃的上面,对革月造成心里的负担。

    “早,成浩!”

    “早,革月,我先给你盛碗粥吧,你刚好,不宜油腻,清淡些比较好,过几天,我给你做一桌美味佳肴,保证与七星级酒店的大厨无二。”成浩弯着身子,一手端着青花瓷碗,右手舀着粥,一勺接着一勺,舀的很小心,像是在雕刻一件无价的艺术品。

    成浩舀完后,放到了革月面前,又看了看正在剥鸡蛋壳的箫宇泓,心里的愧疚更加了,也就坐下后,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地将麻辣的炒饭使劲往嘴里塞,眼睛里很快湿润,眼泪溢出了。

    “你慢点儿,叫我吃清淡些,自己一大早吃这么重口味干嘛,想自虐啊!”革月急忙朝着桌上的抽式纸巾“嗖——嗖——”两下。

    革月伸出手,亲自给成哈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咳咳——咳咳——咳——咳——”成浩大口的咳嗽了起来,饭都有些喷了出来,脸色也迅速变红,嘴唇红的像喷火后的样子。

    成浩近距离看着革月的眼睛,静静地等着她为自己拭去眼泪,擦去嘴角的饭粒,就有一瞬的失神。

    但在看到箫宇泓将拨好后的水煮鸡蛋放进革月的盘子里后,他推开了革月,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自己本来就不是很能吃辣,故意放那么多辣椒,就是为了惩罚自己不该有的小心思,可哪知,弄巧成拙,这么一来,心又乱了,警告什么的,都成了泡沫。

    革月觉得无法理解,这个成浩怎么了?好像眼睛黑眼圈好严重,昨晚没睡好吗?那昨天他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箫宇泓看着革月一脸的担心,心里好不难过。

    他拨着手中的第二个水煮鸡蛋,拨完后,放进了革月的盘子里,在革月回神之前,用湿巾擦完手指后,悄悄离开了。

    革月回神后,“箫宇泓,成浩他怎么了?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箫宇泓没在椅子上。会去哪儿呢?

    “箫宇泓,箫宇泓,箫宇泓————,箫——宇——泓——————”叫了也没人应,真奇怪,一个一大早带着墨镜,一个一大早吃那么多辣椒,真是奇怪的兄弟俩,我还是吃好早饭,早点复习吧,他们都是不怕高考的人,我和他们不一样。

    成浩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外,上了车后,疾驰而去。

    箫宇泓也紧随其后,上了另一辆车,追随而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