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章节字数:2734  更新时间:15-08-07 20: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箫家、、

    “别、别走!我不是、、、”雨革月迷迷糊糊地说着惊醒了靠在她床边的箫宇泓。

    “革月,革月,你说什么?”箫宇泓半起身,用双手撑在她身旁,侧耳倾听。

    “夏至,我不是,别走!”雨革月的头上细细地出了一层汗。

    听到夏至这个名字,箫宇泓眼睛眨了几眨,有那么会儿的晃神。这么长时间了,革月还是忘不了她,过不去的坎,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箫宇泓拿起床边的毛巾,浸到温水里,拧干,替她温柔地擦了汗。看了看快挂完的药水。不声不响地出了房门。

    在关门的一瞬间,瞥到了在走廊尽头躲着的成浩,当做没看见一样,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去。

    成浩看见大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就朝着革月的房间走去。

    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微妙的喜欢,其实她和雨革月的相处,大多都是一个睡着,一个站着。可就是没来由的喜欢她睡着的样子,特别的安静,像只乖巧的小猫,窝在自己的窝里,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用自己柔软的尾巴盖着自己的身躯,为自己添一份安心。

    没多久,他的裤袋里震动了。

    他也迅速走出房间外,关上了门。

    “喂,大哥!”

    “成浩,我知道外公的医术高明,现在已经过了危险的感染期了,你明天一早就送她回家吧!把外公开的那些药水都一并给她带去。那些药水是两天的量,等她挂完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大哥,你————你不想多留她几天吗?”

    “成浩,我现在有点乱,你让我先静静!有些事,你也许不知道,她————她现在————心里还放不下一个人,你也多给她留点空间,她需要时间。”

    “大哥,我之前虽然跟她不是很熟,但我知道她后,我有查过她,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夏至。那个对她很好的,现在在国外的女生。”

    “既然知道,我更不必多说了,明天交给你的事别忘了,早点睡吧!”箫宇泓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大哥,晚安!”

    “。。。。。。”

    夏至在国外不知道能不能感受到在这儿有个人很惦记她。

    第二天一早、、

    箫宇泓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雨革月,她还在睡,注射这种解药会嗜睡,这些他都知道。今天是分别的日子,他很不舍,他伸出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用手指划了几下,就当作是道别吧!

    成浩其实就站在不远处,大哥的道别他都看在眼里。

    他早就洗漱好,在楼下也做好了早餐。

    看见大哥出来了!他就笑着迎了上去。

    “大哥,我正想去叫你呢!早餐我都准备好了,下楼开吃吧!”

    箫宇泓看见成浩的笑容,心中少了些阴霾,搭上他的肩膀,“走,吃早餐去!”

    这一顿早餐兄弟俩啊吃的还算愉快,吃饭时,互相夹菜,笑着说着一些无厘头的事。谁都没提革月要离开的事。

    吃着差不多了,箫宇泓起身,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好像今天起得有点早,现在困死了,我上去在睡会儿,你吃午饭的时候再叫我啊!”

    “嗯,好。”

    成浩看着大哥离去时的落寞背影,不知觉地嚼的慢了速度。

    等吃完早饭,洗了碗筷,换了身衣服。

    成浩再次进了雨革月房间,看着她的睡脸,又有些失神。

    “喂,好,你上来!”

    唐至仁不久后就到了革月的房间,“小浩!”

    “别多说了,帮我拿着吊瓶!车还在楼下等着呢!”

    唐至仁拿着吊瓶,成浩横抱着她下了楼,当出了箫家大门时,在楼上的箫宇泓拉开了一些窗帘,针看着她。其实还有两扇窗户开着,一扇后面是色老头和他家亲亲老婆,另一扇就是箫臻夫妇。

    将雨革月抱进了车里,车子驶出箫家大院,有两扇窗户渐渐关上了,只有一扇一直不忍心关上。

    箫宇泓倒退几步,全身无力地朝后倒了下去,整个人陷阱大床内。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

    “喂,有事明天说!”

    “小宇,革月出事了!”

    “什么!?”吓得他一咕噜从床上蹦起来。“我才刚看她走没多久,怎么就出事了呢?你——你——你————你现在在哪儿?”

    “小宇,你听我说,现在整个学校里都在传一段监控视频,就是高考模拟考的前一天,雨革月她去过放试卷的地方,还被录到她翻看试卷的场面。”福伯继续说道,“我也是刚才接到校长的电话,他希望我们尽快解决这事儿,否则证据确凿,他要公事公办了!”

    “好,我知道了,你让校长放心,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查出是谁在做鬼!”

    “好,那革月还在家里吗?”

    “没,一大早我让成浩送她回家疗养了,外公给她解了,过些天就没事了。”

    “我知道了,那你也注意身体,视频我已经给你发过去了!”

    “福伯,这些年,谢谢你!”

    “傻孩子,说这些没用的干嘛,还是好好琢磨那段视频吧,反正我看不出来那里有瑕疵,这段假视频制作的相当精致。”

    “哼!越精致越能看出破绽。”

    挂了电话,箫宇泓打开电脑,接受福伯传来的视频,这段视频不长,连头连尾也就10分钟不到。看了几遍下来,箫宇泓也看不出这段视频哪里有问题,根本就是高清现场版。

    而在视频中的主人公正是现在在回家路上的雨革月。忘记任何人的脸都不会忘记她的脸,怎会认错?

    可说雨革月去偷看试卷,这件事是地球再爆炸十次也不可能发生的事。

    箫宇泓就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重播。

    一路的行进,到了革月的家。

    革月的一家人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接到成浩打的电话一家人就担心的要命,这孩子好好地再学校读书,怎么又出了这样的事!

    成浩抱着革月下车,唐至仁在身后跟着,一家人都跟在旁边进了家里。

    上了二楼,将革月安稳地放到床上后,唐至仁替革月换了药,然后一行人又都下了楼。

    成浩知道她们一家人必定有很多的事要问,也就不急着走,寻了个位子坐下了。

    当所有人都就座后,雨爸就先发话了,“你自称是箫宇泓的弟弟,也是革月的同学。那我们相信你,但是你得把我的女儿到底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我们是她的家人,我们不希望她出了事,我们却是最后一个知道。我们家不会为难你,我们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只是经营些小生意,赚口饭吃,但我们也是讲道理的,只希望你不要隐瞒,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

    雨妈道:“是啊!我这个女儿,我很是放心不下,她不像她姐姐乖,从小就喜欢冒险啊,到处闯祸,像个野小子。上了初中后才有所收敛,因为她的班主任非常严厉,把她压住了。她上了初中后,一切都以学业为重,性格也变得许多。

    可上了高中后,她交了个朋友,叫做夏至,那个孩子对待我们家革月像亲姐妹一样,可惜她出国了,之前有她在,革月在学校里,我很放心。每天看着她开开心心的,现在她一走,我家革月就大大小小地出了多少事,我都不清楚,所以请你一定要把所有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我这个当妈的也好受些。”

    雨情非道:“我这个妹妹虽然从小顽皮,但对我很好,也很粘我,她的有些事我知道一些,可有些事情,她却像是藏着,隐瞒着,不肯让我们知道,我们是她的家人,我们希望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才好去帮她!”

    成浩听着这一家人的肺腑,对革月的睡脸上洋溢着的安心是如何来的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果然一个人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家庭。

    “好,我都告诉你们!”

    成浩讲了他如何第一次见到革月,如何两兄弟都认识了革月,由于自己家集团的利益,伤及到了革月,以及革月中了PN779又解了的事。只是他从头到脚不提及感情的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