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章节字数:2183  更新时间:16-03-09 2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寝室楼下、、

    楼下的大妈一看到我们一行人乱哄哄地上来,就手上挎着袋子,手上不停地再织着毛衣。

    “等等,等等,你们干嘛呢?”大妈挺直腰板,大腹便便地走了过来,挡在了我们面前。

    超姐先上前一步笑道:“阿姨,我的朋友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们住的楼层有点高,你看,这么大一个人,我们女生也背不动,所以请同班同学帮个忙,背背上去。拜托啦!”

    大妈打量了超姐从头到脚,觉得这女生也没啥特别富的样子,所以想杀鸡儆猴。

    “我怎么知道你朋友是装病还是真有病啊?万一你们进去了,把寝室搞得乌烟瘴气的,领导批评的还是我们呀,你们当然没事啦!”大妈严肃地说道。

    “阿姨,你可以看她手上,还有针孔呢,她刚挂过盐水,这演戏也不用演到这个份儿上吧!”超姐恳求道。

    大妈转身去值班室里拿了一把椅子出来。

    “你们要么用这椅子把她抬进去,要么一个人背进去,要么叫她家长来,反正我是不可能让男生进女生寝室的,这是我的工作范围,小姑娘,你也别叫阿姨难做啊!”大妈说完就又进去拿了一把椅子出来,坐在门口。边织着毛衣,边听着老式广播,哼着小曲儿,无视站在她面前的一行人。

    “你这个老太婆怎么这么不讲理啊!”宋乾站出来不服道。

    “什么?你个小崽子,居然叫我老太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老啦!!!啊?你读书读到PY里啦,这种话也说的出来?”大妈炮轰道,“今天我让你们进去,我就不在这里做了!你们看我好欺负是不是!”大妈气势汹汹地喷着唾沫。

    “你个死老太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宋乾刚想和大妈开撕,就被楠姐拉住了。

    把宋乾拉开后,楠姐把超姐叫到一边,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就看见超姐到不远处去打了个电话。

    大家都在急着团团转,突然发现明景源和革月两人不见了。

    环顾四周,发现了一件校服的衣角。

    原来是明景源怕外面背着太热,就把革月背到了一楼下面的停车场,将自己的校服垫在地上,自己坐在地上,让革月坐在校服上,靠在她怀里。

    “明哥,你怎么在这儿?这个死老太婆,我真无语了!”宋乾走了过来,嘴上还不忘记念叨着。

    “那怎么办?现在已经上课了,我们这些人都在这儿耗着,总不是个事儿吧,再说革月需要休息,要不,我们去医务室?要不,去外面租个房间?”明景源脑袋瓜子中迅速搜罗着离校最近的,比较好的宾馆。

    “明哥,你不是,不是对这些都不屑一顾吗?上次还说去宾馆的都不是什么好鸟,怎么现在?”宋乾邪恶地笑着看着他。

    “你一天到晚,除了马赛克,是不是没有别的了,你的世界都是黄色地带,和你没法正常交流。”明景源这边儿自己下了决心,就小心翼翼地起身,也抱着革月站了起来。

    “明哥,你打算这么抱着她到校门口?就你这儿小身板?还是我来吧!刚才让你背,我就觉得哪里不对!”说着想去换他。

    哪知明景源转了半圈,避开了他的手,说道:“不用了,我又不是废物,她也不重!”

    “啊?不重?我怎么记得她自己说过她好像有。。。”宋乾在想着数字。

    明景源绕过他,走了出去。刚出去,就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西服,带着墨镜的四个大男人朝他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男人道:“你好!我们是奉公子之命,送革月小姐上楼的。”

    “啊?公子?”明景源二丈脑袋摸不着,这年代还有这种称呼?

    “你们公子是谁?不对。不管你们公子是谁,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请让一下。”明景源想过去,可是被黑色的影子挡住了,横在眼前的是黑乎乎的一堵墙。

    这种时候,身高矮就是致命的。气势上输了,这时肩膀上吃了一记轻拍。

    “明哥,这么着急走干嘛?”

    宋乾搭着明景源的肩膀道:“革月是我们朋友,不需要你家公子出面,我们的事儿以后叫他少管,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和他熟。明哥,我们走!”

    黑衣人这次很顺从地让开了,这让两人很纳闷。

    明景源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的背后,就觉得有人在用冰凉刺骨的眼神扫描自己的每一块骨骼。宋乾也觉得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两人同时转身。

    箫宇泓站在不远处,双手放在裤袋里,一步一步强健有力地踩着水泥地,眼神一直定格在明景源身上,尤其是他的两只手。

    不知是谁说过,什么东西都可以学,气场是学不来的,有些人的气场不需要修饰,与生俱来的。

    再离明景源还有一步之差的距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谢谢,不过到此为止。”低沉的声音让明景源的双手一阵麻。

    不知何时,双手上一轻,雨革月已经安静地躺在了箫宇泓的怀里。看着他熟练又温柔的动作,仿佛这是理所当然,驾轻就熟。看着革月昏睡的脸,眉宇间没有褶皱,睡得很舒服!

    这时,箫宇泓转头看着宋乾。

    “雨革月是我老婆!我当然最熟!”

    压低的眼帘,黑色深谙的虹膜,微动的鼻翼,滑动的喉结。

    宋乾站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

    箫宇泓抱着雨革月,迈开步子,低头深情地看了眼怀里的人,进了寝室。

    超姐看见箫宇泓走后,就跟明景源和宋乾说了一下这些天的大致情况。宋乾有点发蒙,箫宇泓居然有这么大背景,问题是他居然喜欢雨革月这个傻逼。

    可是对于明景源,感觉内心世界崩塌了,若有所思,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当然后面少不了宋乾这跟尾巴!

    超姐看着两人离去,也就和楠姐她们一起回教室上课去了,寝室里有箫宇泓在,就不怕革月会出什么事了。

    箫宇泓慢慢地稳稳地将革月抱到了寝室门口,黑衣人帮着开了门后,就下楼离开了。

    箫宇泓怜惜地将她放下,她睡得是楠姐的床,刚才在电话里,超姐已经都安排好了。他给她盖上薄薄的毯子,坐在一边,看着她。

    心里却不似以前那么复杂了,清如明镜。

    雨革月,你就当我自私好了,我没法放手,我要你做我唯一的老婆。

    雨革月的睫毛动了一下,没有醒来。

    外面的晚霞橘红橘红的,照在床上酥酥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