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章节字数:2201  更新时间:16-03-13 2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霞如舞台上的彩灯,渐渐地朝着不同的地方折射。

    现在,它刚好折射到了雨革月的脸上。

    “嘭——————”走廊的尽头传来一声巨响。原来是一位同学的热水壶爆了。

    瞬间吓醒了革月。

    他一直在看着她,他看见她被吓得睁开了眼睛。虽然有点懊恼,是谁打扰了这份甜蜜,但也无法否认他想看到她醒的样子。

    革月的眼睛眨了几眨,适应了光照后,微微转过了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箫宇泓连忙起身,从床尾坐到了床头。

    “我,我是在学校了吗?”雨革月看清来人后问道。

    “嗯,在寝室里。”箫宇泓柔声道。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有钱就什么都可以破坏吗?”革月愤愤道。

    “革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敌对?”箫宇泓不解道。

    或许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时,给彼此留下的并不是一个好印象。或者说,那是在雨革月最心痛时,还被人乱七八糟误会一通后的后遗症。

    感觉到箫宇泓话中的恳切,革月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不想被他看出,就自然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你就对了。我一点儿也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

    “你还在惦记着她?”箫宇泓背靠着墙壁道。

    “你说的是谁?”革月假装不解道。

    “呵呵,你现在这么惦记着她,那当初为什么不答应她。让两人都这么痛苦。”箫宇泓无奈道。

    “你怎么知道她痛苦,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痛苦,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雨革月被他的话弄得迷迷糊糊的。

    箫宇泓正要说下去,就转了个身,想朝着她的方向说。

    革月正半撑着身子想起来听他说。

    “唔————————!!!!!!!!!!!!!!????????”

    两个人都被惊得瞪圆了眼睛。两颗脑袋瓜子周围不是浪漫的粉红泡泡,而是一堆会煽动翅膀的小恶魔。

    革月先一步将身子滑了下去,把整个人都退回了去,还用薄薄的毯子闷住了头。

    箫宇泓正维持着亲吻时的姿势,直到嘴上感受到凉凉的刺激,回过神来。

    感觉真好,微热微甜,软软的,带着清新的青柠檬肥皂香。箫宇泓回味无穷,觉得好麻痹身心,全身都飘飘然,全身都像被插上了220V电线,一刺溜疏通了。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

    师父,小宇好像第一次体会到了幸福的味道。师父,你说的应该没错吧,她一定是那个最懂我内心世界的女孩儿。

    这边儿在心里笑的眉开眼笑,这边儿确实皱着眉头不曾展开。

    这算什么事儿啊,前一秒还在说,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呢,下一秒就亲上了,最不靠谱的是,本人居然还脸红了,我了个去,这什么鬼啊,这剧情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这奇怪的气氛被敲门声终止。

    箫宇泓起身去开门,是姚力轩,楠姐,小敏还有小凡子回来了。

    “呃,你还在啊!”姚力轩尴尬道。都说了迟些再回来了。“那个,我好像楼上晒着的被子还没收呢!呵呵呵,我先去收一下啊!”

    小敏眼力见一级棒,马上一拍自己的脑袋,“哎呀,我说我最近怎么也经常忘东忘西的,我的脸盆还在别人寝室呢。我去拿一下哈,万一他们待会儿不在寝室呢,嘿嘿,嘿嘿!”

    “我,我,我。。。。。。那个啥?那个快递还在传达室呢,我再不去拿,那个门卫大叔又要说我了,我先闪啦!你走时,帮我们关一下门啊!”楠姐道。

    “不用,我这不在寝室嘛,不用麻烦人家啊!”金凡刚要走进寝室,就被楠姐一把挽住胳膊。

    “哎呀!小凡子,你真是不够贴心,快递当然要两个人拿才不会感到累,感到无聊啊!”楠姐道。

    金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楠姐这是在卖萌??!真是天下奇闻哦!

    不管怎样,寝室还是回到了最初的样子,关上门。

    “革月,我查过她,她现在也整天没精打采地生活在异国他乡,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吧,要么就是回家睡觉,就算是回家睡觉也总是喝得醉醺醺地回去。你呢?我看见你基本上不笑。这样两个人隔得再远,也还是这样,那还不如。。。”箫宇泓咽下了剩下的话。

    “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我相信她在那边一定过得比国内好,至少比在我身边要好。反正再怎么深的感情,我也不会和她有结果的,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去调查她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她在那边怎么过,都与我无关。”雨革月坚定地说道。

    “革月,你。。。”箫宇泓看到这样的她总觉得心里堵的慌。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你在,她们也不想回来。”革月又钻进了毯子里面。

    “我,那我明天再来看你!”箫宇泓说道。

    可就在将要握上门把的那一秒前,箫宇泓缓缓道:“革月,今天你昏睡过去的那期间,我在你同学面前说你是我老婆了!你最好事先有个准备,那我走了!”

    “什么?”

    “砰——”

    “箫宇泓,你个神经病!我跟你没完!”

    吼完之后,革月坐起身靠在墙壁上想:为什么刚才听他说关于夏至的近况时,我能这么波澜不惊地回答呢!难道那段记忆已经开始褪色了吗?到最后只会在记忆中存留下一个名字——夏至。其余什么都将被遗忘吗?

    既然只能做朋友,就要拒绝的干脆,否则害人又害己。

    我对夏至那份不正的轻微的感情再渐渐放下,那为什么还是觉得心脏会奇怪地跳动。好像比之前更强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对他,真的不同了吗?

    可就算是,我和他的背景太悬殊,根本不可能,何必自讨苦吃。

    听见了小敏清脆的笑声,连忙又躲会了毯子里,现在脑子一片狼藉,实在没精力招架小敏的八卦。

    开门声响了。

    “嘘————————她还在睡呢,都别说了,都快洗漱一下,上床睡觉吧!”楠姐道。

    “嗯。”金凡道。

    “真没劲!”小敏道。

    “那革月就拜托你们了,我明天再过来看她,晚安!”轩姐道。

    寝室楼道从安静到嘈杂,从嘈杂到喧哗,最后又归于平静,只剩下楼道上那几盏布满灰尘的白炽灯。其中一盏还在一闪一闪的。

    原来是查寝室纪律的值班老师。

    寝室楼下还有一辆黑色的奥迪,看见查寝老师下班后,他就驾车离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