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离火沉沙  第三十三章 遇险(一)

章节字数:4035  更新时间:16-09-08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午时分,轩辕承和清涟几人一起走出仍旧春色阑珊的梨花坳,来到那个可以看到大海的出口,海上清风微起,细浪翻腾,一片无边湛蓝。

    清涟拉着轩辕的手,眼望苍茫海面,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略带惋惜的道:“就要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带你来看月明沧海呢。”

    轩辕承轻轻握了握她纤指,转头向她笑了一笑,“等我们找到五灵之后,我就禀明师尊,和你在这住上一年半载,天天来看海上生明月的景致,好不好?”

    清涟咯咯娇笑,用力点头,却又撅嘴道:“那等到一年半载之后呢?”

    轩辕承道:“一年半载之后,我就带你回太虚结境,让你做我的小师妹,如何?”

    秋水在旁边咳了一声,开口道:“轩辕师弟,灵剑长老不是不再收徒了?你可别说大话。”

    清涟脸上笑容渐淡,眸中闪过一丝忧色。

    轩辕承握紧她手,看着她道:“此事我会去求师尊,就算不成,也可以拜其他真人为师,留在太虚结境。”

    秋水俊朗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点喜色,笑道:“我师父广陌真人还有收弟子,清涟妹妹,还是做我的小师妹好,你不知道,轩辕师弟的师父聿陵真人是出了名的大冰块,太虚结境第一英俊潇洒的灵剑长老,好像从来都没人见他笑过!你要真做他徒弟,冰也要把你冰死!”

    清涟勉强笑了一笑,聿陵真人,她亲眼见过,不只冷若冰霜,对她似乎更有一种深深的排斥。每当轩辕说要带她回太虚结境之时,她心里就会溢满甜蜜的喜悦,却又在想到聿陵真人冷峻的目光时,忍不住打几个冷战,她害怕,怕阿承最最尊敬的师尊不许阿承和她在一起。

    轩辕承低头看着她,双手扶住她肩头,温柔道:“你别怕,有我在,师尊虽然严肃,却绝不是不讲道理,我有预感,他不会不喜欢你。”

    清涟抬头看着他明澈却温柔的眼睛,心头的欢喜又渐渐多起来,脑中聿陵冷漠的面容也慢慢模糊,只要和阿承在一起,她就什么都不怕。唇边重新扬起快乐笑意,向着轩辕重重点头。

    东海之滨,和他们初次来时,略有不同。那一次暴雨如注,天地漆黑,还有可怕的海妖作祟,而这一次,却是一片晴空,海天如同一面巨大的明镜般透明,几只海鸥自海面掠过,发出动听清脆的鸣叫。

    朝离并未在上次他们驻足的海岸落下,而是越过海面,一直向着大海深处飞去,直飞到茫茫的大海中央,再看不到海岸的边际,才忽然收拢双翅,俯身向着海面直冲下去。

    清涟在朝离背上,大惊失色,连连拍它的脑袋,口中大声叫道:“喂喂!朝离!我对你难道不好?给吃给穿,还抱着你走!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竟然要寻死?你的良心哪去了!喂!你还不飞上去——”

    轩辕承在她身后,扶住她双肩,实在忍不住笑意,怎么这么多年,这个山芋还是这么又傻又啰嗦,有她说这么多的功夫,朝离早就一头栽进海里了。可是,为什么明明知道她还是这么傻,他却反而越来越想好好保护她。

    朝离并没有一头栽进海里,而是落上了这茫茫海上的一块小小礁石,礁石不大,将将只够他们几个紧挨着站在上面。

    清涟紧紧拉住轩辕承手臂,向四面看看一望无际的苍茫大海,睁大眼睛道:“阿承,我们落到这里是要做什么?”

    轩辕承伸出另一只手,握了握她微凉的小手,温声道:“你记不记得当日在紫微宫,上清真人说化雨灵珠可能是在东海之渊?”

    清涟点了点头,“记得。”

    “我曾经翻阅了太虚结境中所有有关东海的典籍,却没有一处能详尽的描述出东海之渊到底在什么位置,我根据几本书中还算清楚的描述之辞,将它们揉在一起,画了一幅草图,大略可以推断便是在这个方位。”

    清涟听的似懂非懂,皱眉问道:“你是说,我们脚下就是东海之渊?”

    轩辕承眉心微皱,点头道:“这只是我的推测,至于到底是与不是,只有下去才能知道。”

    “下去?跳进海里?”

    轩辕承的手指情不自禁的又扶上额角,手指触碰的瞬间,也不由微微一愣,自己已有多久没有做这个动作了?似乎自从在玄天锁魂阵九死一生,他就再没有做过同样的动作,而现在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就同他的笑一样,不知不觉间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感谢上苍,让这只总是折磨他的山芋重新回到他身边,让他渐渐找回了从前的轩辕承。

    “这世上有一种术法,叫避水诀,你听过么?”双手抱肩,斜着眼睛看她。

    清涟看着他挑衅的眼神,撅了撅嘴,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没听过!”

    秋水在一旁道:“避水诀是墨澜师兄的成名绝技,可以在水中形成一道灵力流,使人在水里就像在陆地上一样,丝毫不会被水呛到。”

    清涟喜道:“真有这么好,那我们就快下去吧,我早想看看海底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轩辕承看着她,嘴角难忍笑意,却还是摇了摇头,伸手把她拉近了些,正色道:“等下你跟在我和墨澜师兄身后,有什么事情我们来顶,你只要照顾好碧尘师姐,我把她交给你了。”

    清涟眨眨眼睛,回头看了漠然木立的碧尘一眼,凝重点头,“我知道,我会照顾碧尘姐姐。”说着回转身去,伸手握住碧尘冰冷的玉手。

    轩辕承深深看了她们两人一眼,转头向着墨澜道:“墨澜师兄,可以开始了。”

    墨澜微微点头,面向浩淼海面,右手执剑,在头顶画了一个很是奇特的符号,这怪异的图案在他们头顶闪了两闪,随即像是寂灭的烟花一般,化作星点尘埃,落在几人身上。墨澜看了一眼身周晶莹耀眼的细碎光芒,忽然闭上双目,左手两指在自己剑身上滑过,那些飘散的细碎光屑忽然如同被一股极大的力量席卷,盘旋着汇聚到墨澜右手的剑身之上,接着好像一条银色蛟龙,从剑尖上跃然腾空,又自空中回转,一头扎进深蓝色的海水里。

    海面上微微起了一阵漩涡,在那漩涡的中心,隐隐有银色的光芒闪烁。

    墨澜睁开狭长俊秀的双目,收回手中长剑,从容不迫的自那块立足的礁石上向下走去,正落足在那片漩涡的中心,果然似乎如履平地,一步步的竟然走进了海面之下。

    轩辕承低头对清涟笑了一下,紧跟在墨澜身后走下海中。清涟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却仍是有些难以置信,怔怔站着,直到秋水在她身后道:“清涟妹妹,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下去啊!”这才醒过神来,紧紧拉住碧尘的手,小心的走下礁石,踏足海上。

    并没有什么特异的感觉,只是觉得脚下的漩涡似是有一种极大的吸力,将她整个人慢慢的吸了进去,微冷的海水一点点漫过双腿、纤腰和胸口,最后没过头顶。除了身上骤然的一阵冰冷,再没有其他不舒服的感觉,甚至就连呼吸,都和在地上一模一样。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浑身上下贴合着衣衫似乎隐隐散发着一层淡淡白光,在这层白光之下,身上衣衫柔软轻盈,似乎并未被海水浸湿。

    感受到这避水诀的奇妙,不禁心花怒放,拉着碧尘开心的向前走去,这一走起来才觉出,身上骤然沉重了许多,好像身体被一条条厚重的软带层层缠绕,虽然并不觉得疼痛,举手投足却甚感吃力,比之在陆地之上缓慢了许多。不过除了这一点不适,倒也并无其他。

    清涟向来随遇而安,走了几步便也习惯了身上被绑上海带,又开始左顾右盼起来,一双明亮的黑眸在蓝水晶般的海水中点点生辉。

    海水虚无,他们几人却像是踩在一条看不见的道路上,一直斜斜向下走去。越往深走,水中越暗,头顶细碎荡漾的亮光也渐渐再看不见,四周逐渐陷入了深深的漆黑。几点柔和温润的光芒在黑暗中跳跃而起,将周围一片深黑海水映照得有如温柔月夜。

    轩辕承回头看着清涟,一别经年,她点燃月石的灵力似乎比从前强了许多。

    清涟对他甜甜一笑,忽然又撅起樱唇道:“从前你说过等回了太虚结境要多送几块给我,结果什么也没有。”

    轩辕承看着在荡漾波光中她娇俏的模样,忽然听到自己胸口传来的声声心跳,清晰温柔,转回头去,缓缓握紧自己掌中的月石,虽不说话,唇角却泛起一丝略带青涩的无声笑容。

    海底静谧,珊瑚艳丽如火,海草轻轻摇曳,还有成群结队五颜六色的鱼,在他们身侧游来游去。

    一条火红色的小鱼游到了清涟身边,说是小鱼,其实也只是相对于太过广大的海底而言,这条鱼有人的手掌大小,身上长着斑斓整齐的黑色斑纹,绕着清涟的身子游了两圈,转而来到她面前,用嘴去啄她胸前的衣服。

    清涟笑吟吟的偏头看了那小鱼一眼,伸出一只手,将那条鱼托在掌心,慢慢举到眼前。说也奇怪,这鱼被她手掌托着,竟然也不逃跑,就这样频频摆动尾鳍,停留在她手上。清涟见这鱼竟然毫不怕她,心中更是开心,一手举着月石照亮,睁大眼睛和那条鱼对视。如此近在咫尺,终于将那条鱼的面目看得清清楚楚,微微一呆,嘴角的笑容凝住,秀眉先是一扬,接着竟然皱起。她本以为这样漂亮乖巧的小鱼定然长得十分可爱,却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可怕的鱼脸!只见这条鱼两边脸上长着两只灰白色的眼睛,奇怪的向两旁翻出,看起来就像是死死的盯着她一般,更为怪异的是,这双灰色的鱼眼里竟然没有眼仁,只是用那双鱼眼白阴冷的盯着她看,实在诡异可怖。清涟见了这鱼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寒,飞快的抽回自己托在它身下的手掌,挥手想要将它赶开,谁知就在她刚刚抬手的刹那,这条鱼忽然猛的张开了嘴巴,比它的眼睛更为恐怖的是,这条鱼的嘴竟然如此之大,几乎像是从它的嘴把它的身子横着剖开一般,满嘴细碎的尖牙闪着冷森森的光芒,闪电般向着清涟的手一口咬去!

    清涟毛骨悚然,拼命想躲,怎奈身体在这海水中似乎极是沉重,“啊呦”一声,右手一阵钻心剧痛,一片淡淡的血色从她雪白的手上散开在深黑的海水里,先是极浓,接着渐渐散开淡去。那条红色丑陋的鱼,似乎也有些茫然,在原地摆动了几下尾鳍,身子一扭,飞快的游出,消失在旁边黑暗的海水中。

    轩辕承听见了她叫唤,回转身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流血的右手拉起,眉头重重一皱,只见在她纤细的手掌边缘,有两排深深的伤口,像是尖利的钉子一样将肌肤撕裂,流出的鲜血将她手臂周围的海水都染成深红,却仍有大股的鲜血从那些伤口中不断涌出。

    “怎么回事?”轩辕承一阵心疼,他方才并没看到那只红色的鱼,而更令他担忧的是,虽然避水诀能令他们在水中自然行走,但当鲜血从体内流出时,却仍旧和浸在水中一样,融散在水里,任何外伤用的药粉,也一样无法在水中敷上伤口。握着清涟的手,低头拉开自己外衣,从内衫之上撕下一块布条,飞快的缠在她手上,紧紧裹住伤口,用手指轻轻按住,低声道:“疼么?”

    清涟其实觉得很疼,但被他这样温柔照料,心里又开心的很,抬起痛的皱成一团的小脸向着轩辕甜甜一笑。

    轩辕承被她笑得心里发颤,正想再摸摸她头发减轻她的痛苦,却忽听墨澜在身后大声道:“轩辕师弟!你来看!”声音虽然并不慌乱,却极是凝重。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