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章 他乡故知

章节字数:2060  更新时间:14-08-03 06: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55章他乡故知

    有个卖饭的看见萧广疲惫不堪地走了过来,立即喊道:“客官,来吧来吧,包子油馍糊辣汤,卤肉烧鸡浆面条,烩面饺子茶鸡蛋,菜包卷子炝锅面。客官,你想吃点啥?”

    萧广眼皮一翻,拽住大爷的身架,问卖饭的:“你喊恁恶,有酒没有?”

    卖饭的急着往外卖,一急,说走了嘴:“来吧,爷,撑死你也喝不完的酒!”

    “你小子敢这样对我说话,你是不是活腻了?”萧广捋捋袖子,就要动手打人。

    卖饭的也不含糊,在临时搭起的案板上顺手掂起一把菜刀,五马长枪地走向萧广,好像只需要一刀就能把萧广给理料掉。萧广也不是个死眼子,他顺势抓起案板边一张凳子,以横扫千军之势迎了上去。再怎么说,萧广没有吃饭,体力相对来说差了一些。但他手中的板凳给他帮忙不小。加上自己会武功,躲过了卖饭的好几刀。二人正在难解难分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吼一声:“停!”

    萧广还没有看见人,卖饭的却说开了:“二哥,这小子不是东西,一句话不对,他就想动手打人!你得帮我理料理料他!”

    正说着话,从卖饭的大棚下蹿出一个年轻女子,对着萧广说:“不许撒野!”

    萧广不服气地说:“谁撒野了?我看你就够野的!”

    女子一气之下就要和萧广动手,一个人拦住了那女子,并说:“妹妹,这不是别人,他是我的恩人萧广。”

    “你是铁……”萧广一时想不起来对方的名字。

    “在下铁忠杰,人称铁老二,这是在下的妹妹铁忠英,我们拜见恩人!敢问你一向可好?”铁忠杰一揖到地,铁忠英也稍稍施了个万福。

    正在萧广感叹世界如此之小的时候,铁忠杰拉着他的手说:“请恩人到这边来说话。”他们进入饭棚中,铁忠杰只是稍微“嗯”了一声,卖饭的几个人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刚刚坐下,几样菜就端了过来,一钵子牛肉,一钵子卤肉,四只烧鸡,一大壶酒都摆在了桌子上。铁家兄妹陪坐在萧广两侧。

    萧广是真饿了,也不等铁家兄妹让他,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他一边问:“看样子,这是铁兄你开的饭铺?”

    “不,这不是我的。这是她的!”铁忠杰拍拍妹妹的肩膀说。

    萧广看看铁忠杰,再看看他的妹妹,刚才只顾打架,没有细审,这一细看,让萧广食欲大增。铁忠英一副高大的的身材,不亚于她哥哥铁忠杰。哥哥气宇轩昂,妹妹英姿飒爽,兄妹俩都是一副黑色的面庞。尤其是铁忠英,虽然脸黑,颜色有点重,但她黑得滋腻,黑得透彻,从气度上就透出一股英气,一股豪爽,一股侠义。因为萧广是在偷看,不小心被人家姑娘给发现了,他也不好意思了,所以才埋头狠劲吃饭。

    看着萧广狼吞虎咽的吃相,铁忠英笑了起来,萧广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趁这个机会,铁忠杰把酒给萧广倒上,自己也端起一碗,对萧广说:“来,喝!”

    连喝了几碗,萧广忍不住问:“你们不是亲兄妹吧?”

    铁忠杰笑着问:“恩公,你看出来哪儿不对劲儿了?”

    萧广说:“为啥你们还分你的,我的啊?”

    铁家兄妹听后一齐哈哈大笑,这更让萧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人家不说,他也不便多问,该让自己知道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告诉他的。

    铁忠杰问:“恩公,你一个人来到这里,是求神拜佛啊,还是游山玩水啊?”

    萧广把酒碗往桌子上一顿,长叹一声,说:“一言难尽哪!”

    铁忠英风趣地说:“那就是小孩子没娘,说起来话长了!”

    铁忠杰举起酒碗,和萧广又碰了一下杯,喝干之后,他才说:“恩公不妨慢慢道来,我兄妹在此洗耳恭听。”

    萧广先说最让他得意的事,那就是他曾经把如今的广盛镖局的大镖头戴二闾打下擂台。说完,萧广便饮下一口酒。接着又说他的所谓的“英雄壮举”,为了起到震慑广盛镖局的目的,他和另外俩个哥们,半夜出击,砸掉了广盛镖局大门口的把门狮子头。讲到此,铁忠杰向萧广敬酒表示对他的仰慕。说到提亲一节,萧广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恨那个假惺惺的曲修源,萧广总是偏面地认为,那桩亲事曲玉娇是点过头的,就是她的王八蛋父亲拦挡着。结果,戴二闾因为有钱有势,又有过硬的功夫,他是以武力相威胁,以银钱为诱饵,才让永隆统酒馆曲掌柜把女儿许配给了他。说起来,戴二闾这不是横刀夺爱,这又是什么?

    此时萧广虽然没有泪飞顿作倾盆雨,但也已经是泪水涟涟,气愤、恼怒、懊悔、加上悲观失望,哽咽得说不成话了。铁忠杰又敬萧广一碗酒,然后,撕开自己的衣服,双手叉腰,愤慨地说:“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像萧兄你这么优秀的人品,这么仗义的好汉,并不比他们差多少。可是为什么曲家和戴家结亲?他们这叫做互相勾结,现如今,官商互通,盘剥的是谁?是咱们这些穷人。广盛镖局保的是谁?是那些无恶不作的奸商们。这世道早晚有一天得改改,不然的话,天下穷人还怎么活啊?”

    想到自己因为婚姻之事,竟被父亲逐出家门,父亲觉得丢脸,萧广也觉得没有面子。越想越懊恼,越想越懊糟,越想越闹心,刚刚停止了哭泣,这又哭开了。看着痛哭流涕的萧广,铁忠杰一时也没了词,只有不住地摇头。铁忠英看着萧广哭得如丧考妣的模样,忍不住想笑,说来说去,不就因为一个女子吗?她一拍桌子,一声断喝道:“别哭了,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哭涕涕地有啥来头?有本事了,就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也能落得个名垂青史,给后代有个交待。没本事了,就认识自己,不要充能,去装大尾巴狼,本本份份,老老实实地去做人,谁也不会看不起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