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伴君仗剑走天涯

章节字数:2047  更新时间:14-09-20 05: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76章伴君仗剑走天涯

    后院里,戴二闾在房间中收拾着他的衣服。那些华彩的,绸缎的,统统不要。他只挑那些破旧的,已经褪色的衣服,放进包中。曲玉娇始终看不明白戴二闾这是在干什么。于是她一边帮丈夫整理,一边问:“你不是准备把这些衣裳捐给大街上那些要饭的吧?”

    戴二闾看着曲玉娇那洁润靓丽的脸庞笑了笑,他什么也没有说。她那长长的头发拂在他的脸上,他觉得有点儿氧酥酥的。

    曲玉娇便借题发挥起来:“你说,这样的太平盛世,怎么还会有那么多要饭的呢?他们有的也真是太可怜了。单单指望给他们一些衣裳,一些食物,他们只能渡过暂时的困难。还是想出一个让他们永远不再受贫困折磨的长久之计,不过,那得等到皇恩浩荡的时候。”

    戴二闾还是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作着事。到最后,他打好包裹,把自己那把长剑挑在了包裹的结上。

    曲玉娇终于明白了:“哎呀,你又要出远门儿?”她拉住他的袖子,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

    戴二闾深情地捧起曲玉娇的脸,她眯上眼睛,等待着他的亲吻,可他却心情沉重地说:“是的,出远门儿!要到遥远的辽北,内蒙的大漠。和一个使用大刀,名叫巴特尔的人比武。”

    曲玉娇睁开眼睛,她看见戴二闾一脸的凝重。看样子,真的要出远门儿了,他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她把他包好的包裹连带那把宝剑,一下子扔到了床上,生气地说:“你看不起人!”说完,重重地坐在了床上。

    戴二闾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她生气了,想使使大丈夫性子吧,她坐这儿气着,那不是让她气上加气吗?只好先哄后劝,如果真的不行,再使用别的方法了。他便坐在她的身边,轻声慢语地对她说:“要不,我也带你去吧?”说着,他轻轻搂住了她。

    本来是一句哄劝她的玩笑话,她却当真了。但她却不表现出来,而是迂回曲折地问:“出远门儿,你为啥不穿新衣裳啊?”

    戴二闾说:“你想啊,骑着马,又穿着新衣,打扮得和官宦人一样,这在路上会招人眼,一旦引起歹人的注意,那可不是好事。尽量少招摇,少惹事,路上才会顺利。”

    听完戴二闾的话,曲玉娇“霍”地站了起来,说着:“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你说过的也带我去。让我去,我就去!有你在,我怕啥?”说着话,也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戴二闾哭笑不得地说:“哎呀呀,我的少奶奶,那是你说去就去的地方?离家几千里地,那可是荒无人烟的大漠啊!一路上可不至于是千辛万苦,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再者说,你又是个女流之辈,和几个大男人们一起,有诸多不便啊!”

    曲玉娇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戴二闾在说些什么,学着丈夫的样子,专拣那些比较旧的衣服往包裹里放。包到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并把自己那把挂在墙上的宝剑,挑在那蝴蝶结上。拿过戴二闾的小包袱,和她的并排放在一起。然后,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正色问道:“说吧,啥时候走?”

    戴二闾冷冷地说:“明天!”

    曲玉娇坚决地说:“带上我!”

    戴二闾愠怒地说:“没有几个人打擂时也带着自己的娘子的!”

    “你就是一个!”

    “我戴二闾决不开这样的先河,我也不作始作俑者!”

    “因为你娶了我,我要你打破惯例,我要让你作第一个。”

    “等着吧!”说罢,戴二闾拂袖出门而去。

    曲玉娇说:“你想打大漠的擂,就先打我这场擂。”说着,追到门口,看戴二闾头也不回,知道再和他说也没有用处,她便凝望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走进前院。当他在她的视线中消失时,她也向前院走去。

    前院里还是热闹闹的,韩伦仍在钉着马掌。有俩个趟子手在检查钉过掌的马背上的鞍辔。该修的修,该换的换,一副大战在即的样子。

    曲玉娇看看着戴二闾上前厅去了,她便一闪身走进客厅。

    客厅里,戴隆邦正在陪李政和牛希贤说话。曲玉娇一走进屋,他们便停止了谈话。

    未及说话,曲玉娇先掏出手帕,抽抽嗒嗒地说:“师傅,牛大叔,爹,你们几位要给我作主啊!”说着,她开始擦泪,抽泣。

    儿媳妇来告状,戴隆邦觉得脸上实在没有多少光气。他用求助的眼光去看身边的两位。

    李政不得不开口了:“曲姑娘,有话慢慢说。二闾明天就要出远门了,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多不吉利呀!”

    牛希贤说话倒是干脆:“曲姑娘,你师傅说得对呀!你说吧,如果是二闾错了,你公爹舍不得打他的话,我去打他;你公爹舍不得骂他的话,我去骂他。”

    曲玉娇擦擦本来就不太多的眼泪,抬起头来,说:“他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他说话不算话。他不把我当戴家人看,我,我,我说不下去了…”曲玉娇说到这里,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扭身走出了客厅。

    曲玉娇一走,戴隆邦摊着手说:“这,这,这是从何说起啊?!”

    牛希贤说:“看来,只有二闾才能说得清楚了。”

    其实,戴二闾心里也相当地矛盾,她为什么就不能和他一起去呢?论她现在的武功,比得上一个一流的镖师了。再一想,自己这是去打擂呀,说狠了,是生死未卜;说轻了,是输赢难决。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她的心理带来不良的影响。况且,一路风霜之苦,她能忍受得了吗?带不带她去,自己也拿不出一个主意。可是,这又不好去问人。怎么办呢?不让她去,怕是不行了。让她去,这话如何对爹说咧?正当戴二闾独自一人坐在签押房中左思右想的时候,一个趟子手进来说:“大镖头,老掌柜正找你哩!”

    “好,我这就过去!”戴二闾一边回应着,一边站起身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