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 收拾渣男教训渣女

章节字数:3750  更新时间:14-03-17 1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闪亮的火红色轿车开到市中心别墅。

    在A市,我爸爸程虎就是暴发户与惹不起的代名词。他混黑出生,手下养了一批不怕死又忠心的小弟。妈妈早逝,我是爸爸的独生女,他把我捧在手心如钻石,哪怕我嚣张任性胡作非为也纵容我。爱上乔铮是我与爸爸的第一起矛盾,为了和乔铮在一起我不惜离家出走来威胁。再后来爸爸娶了后妈,父女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而现在,这座美丽的花园别墅还是童话中公主居住的甜蜜城堡。

    对于爸爸而言,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放学回家。

    对于我而言,却是七年离别后的再聚。

    走进别墅客厅,爸爸正在与人说话。他的笑容中不再夹杂苦恼烦怒,两鬓没有白发,眉宇间慈祥和气,正襟危坐在沙发上,颇有威仪。

    而一个男人正站在爸爸身边软声哀求:

    “虎哥,看在亲戚一场,借我点钱吧,家里都穷得买不起米了。”

    “我上个月不是刚借给你钱?”爸爸的笑容减少。

    “交房租了。”

    “一万块钱交房租?”

    “一部分房租,一部分……输掉了。”

    “虎哥,我保证再也不赌了,我发誓!你再借我一万块,这一万块对你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不过是程静的零花钱,可我们是拿来救命的。小琴是程静的亲阿姨,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你不可怜我,也可怜可怜小琴……啊,静静你回来得正好,快帮我们求求你爸爸借点钱给我们,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

    说话间,男人身边稍矮的女人回过头来看我,满眼的楚楚可怜,并且面黄肌瘦。

    我依稀辨认出这人是谁了。

    这是妈妈的妹妹,我的阿姨冯琴。比我大九岁,今年不过才二十出头。旁边要钱的男人是舅舅冯玉。这两个人是我早逝母亲的弟妹。由于冯玉生性好赌,连累冯琴成天被追债,到了二十岁还发育不良。以前我和爸爸都讨厌冯玉,同情可怜的冯琴。看在冯琴和早逝妈妈的份上,爸爸一次又一次借钱给他们家,却次次被冯玉拿出去赌。住的大房子被赌输出去几十次,起先爸爸还帮忙赎回来,次数多了也不管了。

    如今,冯玉又带着冯琴来借钱。

    我走上前去,轻喊:“爸爸。”

    爸爸看见我就眉开眼笑。“哎,我们的小公主回来了。今天在学校开心吗?热不热,张妈快拿冰淇淋给小姐。”

    我怔怔看着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么疼爱我的爸爸,会在几年后向我怒吼:我恨不得从来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忍不住,眼眶有些热。

    爸爸惊愕地挽住我在怀里:“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是谁,我帮你教训他!哎哟别哭了,我心疼死了!张妈快拿纸巾来给小姐擦脸!”

    一面又转头对冯氏兄妹道:“你们走吧,今天我没心情谈事情。”

    冯玉还算机灵,也不多做纠缠,起身道:“那我和小琴明天再来。”出门时悄悄瞪了我一眼。

    冯琴望着我时倒满是楚楚可怜的羡慕,令人心疼和同情。

    但我不会再同情她。

    就是因为这份同情,爸爸忍不住接冯琴住进了家里照顾,不久后冯琴就爬上了爸爸的床,成为了我的后妈。

    一切的不幸,都是自找的。

    爸爸看我流泪不止心疼不已:“静静你别哭了,告诉我是谁欺负你,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爸爸,我讨厌叔叔他们总是来借钱。”

    “我也讨厌,可毕竟亲戚一场,不帮不行啊。”爸爸叹口气:“若是你妈妈泉下有知自己的兄弟姐妹过得不好,一定不会安心。”

    和我猜测得一样,爸爸不厌其烦帮助冯家兄妹,不是正义感强烈路见不平之类,全然只是为了妈妈。

    “如果妈妈还在世,也一定不愿意爸爸借钱给舅舅去赌博。你这不是帮他而是害他。”

    “哼,我已经和底下的人说了,哪家赌场再敢放冯玉进去,我就砸了他们的场子!”爸爸冷哼一声,又道:“还好你冯琴阿姨不错,只可惜被冯玉连累了。”

    和当初的我一样,爸爸也以为表面穷凶极恶的才是坏人,却不知道那些表面软弱可怜的人发狠起来更加毒如蛇蝎。

    我看着爸爸熟悉又陌生的年轻容颜,哽咽道:“爸爸,你想给我娶后妈吗?”

    “后妈?”爸爸错愕,继而失笑:“静静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怎么会娶后妈来折腾你。更何况我不过是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大老粗,长得又难看,也就你妈不嫌弃我。”

    “可万一有人说,想嫁给你……”

    “现在说想嫁给我的女人,不都是为了我的钱?嗨我和你个孩子说这干嘛。静静你别哭了,我让张妈给你做好吃的龙虾饺。”

    爸爸说不想要后妈是真心的,这是因为他觉得奔他来都是为了钱没有真心。几年后他信任了冯琴的真心,还是再婚了。

    不过冯琴的事情可以慢慢解决,先解决眼前的阻碍再说。

    我抹掉眼泪,正色道:“爸,今天的确有人在学校里欺负我。”

    “哦,是谁?竟敢欺负我程虎的女儿,不想活了!”

    “俞子陵。”

    “……”沉默了一秒,爸爸有些无奈道:“静静,你和小陵是有婚约的,应该好好相处。”

    “是他先欺负我!故意拿书扔我!”

    爸爸笑了。“不过是小孩子间的打打闹闹,这样吧,我去跟你俞伯伯告状,让你俞伯伯教训他一顿!”

    “不要,小孩子打架叫家长最没品了。”我装作孩子气:“爸爸你借给我两个人,我要亲自教训他!”

    “借给你两个人……你不会是想打他吧?”爸爸犹疑地看着我。

    “我怎么会打人呢?不过是吓唬吓唬他。爸爸你放心,我保证不碰坏他一根手指!”

    爸爸犹疑着,终于叫来两个手下。

    “你们去帮小姐,教训俞子陵那个臭小子。”顿了顿,又嘱咐道:“不要做得太出格。”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方怡希擅长借刀杀人,俞子陵就是她惯用的那把刀。如果俞子陵不再兴风作浪,方怡希又会使出什么花样?

    ***

    第二天午休,我在安静的音乐室里欣赏风景。

    初三了,音乐课形同虚设,于是音乐教室也极少人来。从窗外望去正对花园,放眼望去芬芳弥漫,倒是个清心怡神的绝佳地点。

    门开了又关上,有人走进来。

    “程静,怎么是你?约我的人不是方怡希吗?”

    看见我在场,俞子陵吃了一惊。

    我笑眯眯道:“不用方怡希的名义留言骗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无聊。”俞子陵的脸色冷下来。“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我不奉陪。”

    俞子陵转身就要走,躲在窗帘后的两个手下冲了出来。没想到俞子陵的力气倒是挺大,两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制服一个初中生居然还花了五分钟,看来他平时打我时下手还是留情了。

    被压制住的俞子陵气势汹汹怒瞪我:“程静,你想干什么!”

    终于把俞子陵制服,其中一个手下气喘吁吁对我道:“大小姐,我们把俞少爷制住了,你可以打他了。不过下手不要太重,虎哥说不能太出格。”

    我摇头。“我才不打他,我早就说了不打人。”

    “大小姐,那?”手下陷入了迷茫。

    “你,按住俞子陵不让他乱动。你,去把俞子陵的裤子扒下来。”

    “程静,你敢!”俞子陵意识到不妙开始慌乱:“你敢碰我,我灭你全家!”

    “还不快动手?”我催促手下。

    两个手下面面相觑,虽然都有错愕,但程家的人一向忠心,没有多说什么就按照我的吩咐把俞子陵的裤子扒了下来

    “哇,俞子陵你的内/裤是大红色的啊!”我惊叹。

    “程静,我要扒了你的皮!”俞子陵被羞辱,愤怒暴躁得像狮子。

    “把他的内/裤也扒下来。”我继续吩咐。

    “程静,你去死!”

    我笑了,俞子陵是动手派,骂人的技巧太弱。

    “小姐,扒内/裤就算了吧,不要太出格。”手下提醒我。

    我想了想:“那就这样吧,你们两个按住他别乱动,保持这个样子站好……对,这样很好。”

    我不慌不忙拿出准备好的照相机,对准焦距,咔嚓一声,照片拍好。国外的相机就是先进啊,三秒钟后,俞子陵只穿内/裤的照片就成相出来。

    俞子陵怒极反倒呆了:“程静,你做了什么?”

    我将拍好的照片在俞子陵面前晃啊晃。“俞子陵,如果我把这张照片贴在校刊上,让全校的人都围观你的内/裤,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程静,你混蛋!有本事你就做做看,我不会放过你的!”俞子陵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我好怕啊,被你这样一说,我不敢贴校刊了。那算了,我不贴校刊,只给方怡希一个人看怎么样?”我笑嘻嘻。

    “方怡希……”俞子陵又一秒的呆怔。“这关方怡希什么事!”

    “你喜欢方怡希吧?不然,也不会区区一张纸条就把你骗来这个教室。”我笑道:“如果方怡希看见你只穿一条内/裤的模样,你说,她还会不会喜欢你?恐怕不用方怡希说什么,你就会羞愧逃走了吧?”

    俞子陵的眼神由火热慢慢变为冰寒,终于明白了我的意图。

    “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希望你以后不要随便欺负我。”

    “不欺负你?”俞子陵冷笑一声:“好,我答应你,以后不欺负你,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我看着他冰冷带着恨意的眼神,笑了笑,示意两个手下放开俞子陵。

    俞子陵的眼神紧紧盯着我,仿佛盯着猎物的蛇。他被松开扣就扭了扭胳膊,确认全身都运转正常,忽然爆发式冲上来扑向我,意图夺走我手上的相机。

    我早有准备跨后一步,手伸向窗外,松开,相机下坠——

    俞子陵的眼神变为不可置信:“程静,你!”

    “下面还有我一个手下,捡起相机就拿回家。”我顿了顿,微笑:“俞子陵,你是留在这里揍我一顿,还是下去追回相片?”

    俞子陵愤怒非常,扬起手就要打我一巴掌。

    然而,巴掌还未落下,就被旁边两个手下制住。

    “程静,你够狠,我记住你了!”俞子陵指着我的鼻子留下威胁,转身冲出教室去追照片。

    我吁了口气,被俞子陵不停地怒吼威胁,还是挺有些吓人的。

    一个手下靠近我:“大小姐,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你们毕竟有婚约……”

    我摇头:“我心里有数。”

    忽然,旁边桌椅一声碰撞轻响,手下怒喝道:“什么人?!”

    话音刚落,巨大的黑色钢琴后,一个少年缓缓坐起来,轻轻伸了个懒腰,晶莹修长的手掩唇打了个哈欠,这才慢慢看向我,迷离的视线掩藏眸光中的深邃,淡淡道:

    “哦,我在这里午睡。”

    竟然是乔铮!

    乔铮在这里隐藏了多久,刚刚的一切,是不是全都被他看见了?

    手下有些担忧:“大小姐,这……”

    “不用管他。”我淡淡看了乔铮一眼:“我们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