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 生日晚宴 你方唱罢我登场

章节字数:4448  更新时间:14-03-17 1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餐后,爸爸从书报间抬起头,忽然说道:

    “静静,下个礼拜就是你十五岁的生日呢。想要什么礼物?”

    “只要是爸爸送的礼物,我都喜欢~”我乖巧回答。

    爸爸捏捏我的鼻子:“你话说得甜,到时候别挑剔才好。”

    只能可能挑剔,爸爸给我的永远是最好。前世爸爸送我的十五岁生日礼物是一条30克拉的钻石项链,价值千万。具体什么款式已经记不清,只记得最后由乔铮转手戴在了方怡希的脖子上。生日宴会的细节也已模糊,只记得乔铮成了我家的临时服务生,我对他花痴纠缠了一番。同时还有冯玉赌债急迫而冲进来借钱,大闹一番破坏了宴会的兴致。

    我仿若不经意般提起道:“爸爸,我有个同学家里很贫困,想在我生日宴会上打工做服务生……”

    “那就让他来!”爸爸满不在乎地一口应下:“既然是静静的同学,我把工资加一倍。”

    “不要,我不想他来!”我摇晃爸爸的手臂开始撒娇。“我们是同学,他当佣人在一边打工,我却像公主一样被侍奉着,多尴尬呀。以后在学校还怎么相处。”

    爸爸点头:“说得也是,那就让他别来了。如果实在缺钱我可以赞助。”

    “嗯,那就这样说好了!爸爸你请人的时候一定注意一下,如果有我的同学来应聘兼职,千万不要答应。”

    “知道了,鬼灵精。”爸爸点了我一下鼻尖。

    乔铮不出现,自然不会与我展开什么孽缘。以后还是以避开为主,此生当是陌路人。

    解决了乔铮,还有一个好赌借钱的冯玉。

    我斟酌用词小心开口。“爸爸,舅舅这次是不是又欠了很多钱?前几天我想去探望他,却发现他不在家,几个要债的在外面拍门砰砰响,还破油漆,吓死我了。”

    提到冯玉爸爸就皱眉,恨铁不成钢摇头道:“你舅舅这个赌博的习惯我都骂他多少次了,就是戒不掉!这次我偏不给钱,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可是他会不厌其烦地上门来要钱。”顿了顿,延缓了语气轻声:“如果他在我生日宴会那天找上门来要钱?”

    “说得没错,这点提醒我了!”爸爸郑重道:“我会让保安加强戒备,这段时间不允许冯玉来我们家。”

    冯玉虽然烦人,却并不是威胁。因为没多久他就被要债的人砍死街头,致使冯琴变成无依无靠,因此爸爸才把她接到我们家。

    想到此处,我又说道:“我很担心舅舅。他这么长期欠钱不还,那些要债的人会不会打他?我看电视里还有为了钱杀人的,舅舅会不会也出事啊。”

    爸爸一脸淡定:“放心,要债归要债,A市的人都有分寸,不会过分为难我程虎的人。打一顿避免不了,倒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前世冯玉就被债主打死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爸爸你找几个人看住舅舅好不好?”我摇晃爸爸的手臂。

    爸爸好笑:“知道了,我找几个人看着冯玉就是,你别再摇我都被你摇晕了!”

    如此一来也算做了防护措施。不知从此刻开始的未来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

    自上次在班级里闹过以后,就没有同学再敢找我的麻烦。大家都小心翼翼避开我,偶尔对我僵硬地笑,多数人是把我当空气视若无物,我倒是觉得这样比较轻松。

    而方怡希就倒霉了,常常莫名其妙被人甩脸色说坏话,体育课没人结伴,做实验大家也都不愿和她一组。最后是俞子陵看不下去,主动成为方怡希的实验搭档,这段时间倒是形影不离。

    我暂时没空理会班级的事,近期以来一直关注冯玉的动向。负责监视冯玉的叔叔们告诉我,这段时间来冯玉很老实几乎不出门,天天在家躲债。而债主们也被打了招呼,没有步步紧逼做什么危险的事,表面看似平和一片。

    然而冯玉虽然不出门,却总是要吃饭娱乐的。也因此冯琴如同佣人般买菜做饭洗衣倒垃圾,还要忍受冯玉的打骂虐待。负责监视的叔叔说起这事,一脸愤愤。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永远不会想到,某些比兔子还软弱的人,会突然张开毒蛇的獠牙一口把你吞下肚。

    ***

    生日很快来到,夜色降临,晚宴开始。

    我前后检查了三遍,确定乔铮没有踏进我家的门。也问过负责监视的叔叔,冯宇依然窝在家里不打算出门。

    爸爸好笑道:“静静你干嘛这么紧张?今天是你生日,你该开心才是。这是你的生日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他伸手递过来一个首饰盒,打开,如我所料是前世那条名为“钻石星尘”的30克拉项链。

    一瞬间泪满眼眶,连声音都哽咽。“爸爸,谢谢你。”

    “傻丫头,哭什么。来我帮你戴上。”爸爸温柔地转过我,将钻石的光辉系在我颈项上。“一晃你十五了,从此就是大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你妈妈也走了十二年了。”

    我拍拍爸爸的手:“爸爸,我会陪着你。”

    “你也只能陪我短短几年,再过几年就要嫁给俞子陵那小子了。唉,好不容易养大的公主就要便宜狼崽,想想就舍不得。”

    俞子陵?我跟他就没缘分。

    “爸爸我不嫁人,一辈子陪着你。”

    “傻丫头,怎么可能一辈子不嫁人?这话说说就好,真嫁不出去会把我愁死。”

    “虎哥在陪女儿说话呢?”一个貌似眼熟的西装男走过来:“静静你今天真漂亮,一转眼就十五了。虎哥,上次我跟你说的西郊那块地皮……”

    “那块地皮有点问题,我们到那边去说。”爸爸放开我,拉着西装男走远开始谈生意。

    我退到角落,看着满屋子谈笑的陌生大人,有些意兴阑珊。虽说这是我的生日宴会,商务来往的性质却更深一些。我人缘差,宴会里唯一算的上亲密的是俞子陵,其余都是奔向爸爸而来的生意人。不知俞子陵来了没有,待会如果跳舞就只能找他。

    前世十五岁的生日,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乔铮告白,并邀请侍应生服装的乔铮跳舞,轰动全场,继而更轰动的是被乔铮拒绝。这世绝不会再重复这么愚蠢的事。

    重生是上天给的奇迹。由入狱7年家破人亡的可怜女人,又变回爸爸掌心中最疼爱的公主。这一世,没有了方怡希的挑拨离间,没有了俞子陵的蛮横欺压,更没有了我乔铮的痴恋纠缠,我定不能再辜负自己。

    这一世我不爱乔铮,倒不如找个对爸爸事业有帮助的人来结婚。符合条件的人……似乎我的现任“未婚夫”就很符合?!听说前世的俞子陵不仅在商界呼风唤雨、在政界也是一位大人物。如果傍上他岂不是一帆风顺的保证?可是难道要让我讨好那个嚣张跋扈的笨蛋?想想……就觉得可怕。

    正纠结中,俞子陵的父亲满面慈祥朝我走来。

    “程静,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

    “谢谢俞伯伯!俞、俞子陵没有来吗?”

    “程静,真是抱歉啊,小陵发烧了不能来,他托我向你问好。”

    “没关系,俞伯伯来了我就很高兴。”

    俞子陵那个比牛还壮的笨蛋会发烧?前世他不仅出席了宴会还和我大吵了一架。这一次不来,恐怕是因为内/裤照片的事情羞愤恼怒不想看见我吧。

    相处这么恶劣,我对和俞子陵交好完全没有自信啊!我与俞子陵相亲相爱甜甜蜜蜜的场面,打死也想不出来。

    应付客人有些累,我回楼上喝口水。

    忽然转角处有人喊我的名字:“程静。”

    我回头,忽然被人按着胸口重重往墙上推,背后猛烈撞击,好疼。

    我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啪地一声,一只手拽紧我的肩膀不许我乱动,另一只手压在墙上截断了我逃生的可能性。

    “程静。”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凑过来。“把我的照片交出来。”

    俞子陵?!!

    “你、不是生病在家不能来?”我呆呆看着俞子陵。这家伙面色红润哪里生病,果然是说谎吗?

    “少废话,把我的照片交出来!”俞子陵的表情仿佛就是龇牙的豹子,隐忍着凶性准备觅食。

    尝试挣扎了一下,俞子陵把我按得紧紧的,丝毫动弹不得。被捏住的肩膀也很疼,俞子陵的大力气已经超出了平时玩笑的程度,看来这次是把他气狠了。

    我该怎么做?对了,讨好……俞子陵喜欢方怡希那种楚楚可怜又温柔的女生,不如我也来模仿一下?

    “俞子陵……”我抿抿唇,泪水在眼眶闪烁。“你别压着我的肩膀好不好,我很疼。”

    俞子陵仿佛被针扎了一下惊怔愕然的表情看着我,瞬间松了力气。

    似乎有效?我再接再厉。

    “也别靠我这么近,我都不能呼吸了。”三分可怜三分娇嗔,温柔细气的语调,再配上含泪无辜的眼神,这是方怡希的标准特征。

    然而,终究是失败了。

    “你少装模作样!”下一秒俞子陵再次重重按住我压在墙上,比刚才更恐怖的力气,似乎要把我的肩膀捏碎。“程静,你别耍花样,赶快把我的照片交出来!”

    “俞子陵,我真的很疼……”

    “你给我够了!装成这种样子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吗?我还以为你就喜欢这种的呢。”我换上了懒洋洋的表情。

    俞子陵愕然:“程静,你……”

    “看来讨好失败了啊,我果然不适合柔/弱的角色。”我叹了口气。也许攻略俞子陵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也许另找个不曾交恶的人来攻略会比较容易?反正只要能对爸爸的事业有帮助就可以,除了俞子陵以外适合的男人还有一大把。

    抬头,对俞子陵微笑。

    俞子陵戒备而茫然瞪着我。

    “俞子陵,如果我在这里大喊一声,把人都叫来看你把我压在墙上的样子,你说大家会怎么想?”

    话落,我深吸一口气,放开嗓子尖叫:“来人啊——救命——唔唔!”俞子陵拿手堵住了我说话。

    他似乎有些慌了,急急道:“你别喊,程静,我只要照片,你把照片还给我,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本来就只是吓唬人,于是平静。

    俞子陵倒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程静,你究竟怎么样才愿意把照片还给我?”

    我被捂着嘴,嘲笑似的瞪着他。

    俞子陵眼中/出现挫败:“你别喊,我放开你就是了。”说完,果然颓然地放开我,也松开了对我的压制。

    我揉了揉发痛的肩膀,再揉了揉手腕,又运动一下四肢。看俞子陵越发着急,我越是好笑。这才不紧不慢道:“要我把照片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俞子陵眼中迸出亮光!

    “只要你以后不欺负我就可以了。”

    “就只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俞子陵有些不相信。

    “我本来最开始目的就是让你别再欺负我。如果你欺负我,我会拍你的内/裤照来威胁你吗?你以为我很喜欢你的大红色内/裤?”既然友好不成,我竭尽全力对他冷嘲热讽,以报被欺负之仇。

    “你、你闭嘴!”俞子陵再次恼羞成怒,面颊由白转红,好像烫熟的虾子。

    “我把照片还给你。”

    “真的吗?”

    “嗯,真的,我把照片还给你,跟我来吧。”

    俞子陵期待又小心地看着我,似乎被我欺负怕了。平时一副凶悍小老虎的模样,如今却变成了小心翼翼的猫,我忽然觉得……很萌?!

    原来欺负人是这么有趣的事情,难怪大家都喜欢欺负人。

    我把俞子陵带到自己的房间,从密码箱里取了照片给他。漂亮的少年穿着大红色内/裤呆呆的模样,看着真是有趣。

    “要还给你,我还真是舍不得呢。”我轻叹。

    俞子陵愤恨至极一把抢过所有的照片撕了个粉碎。

    “就是这些,你没有留什么备份吧?”俞子陵满是怀疑。

    “我才不需要留备份呢,你以为我只有拍照威胁人这一种办法吗?”我嘲讽似的笑,顺便教他明白我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人。“如果你再欺负我,我会有别的办法对付你。”

    “我不会再欺负你了。”俞子陵垂着头闷闷地小声。

    我不置可否。

    “俞子陵,我们解除婚约吧。”

    “为什么?!”俞子陵震惊抬头瞪我。

    “什么为什么,你本来也不想和我订婚的不是吗?再说初中生订婚这种事情太可笑了。我们彼此两看两相厌,肯定处不到一起,解除婚约各自找幸福不是更好?对了,你喜欢方怡希不是吗?”

    “你、你以为我喜欢和你这种泼辣的丑女在一起?!”俞子陵忽然朝我大吼:“我也想和你解除婚约,可是这是我们家长定下的没法解除!如果能摆脱你我早就摆脱了,笨蛋!”

    吼完,怒气冲冲奔出了我的房间,并且还重重摔了一下门。

    要我和这种脾气暴躁又任性的小男孩结婚,真是不可想象的未来。

    我从密码箱里拿出最后一张照片,欣赏了一会男孩穿内/裤呆楞的模样。这么好玩的照片,就算不拿来威胁人,自己留着欣赏也不错呀~这最后一张照片,可不能让俞子陵发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