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轮回的宿命

章节字数:4614  更新时间:14-03-17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午间的放课铃声一响,男孩子们就开始追逐玩闹。这样下去中考没问题吗?

    “哇哈哈哈,俞子陵,把球扔过来,这边这边!”

    砰地一声,巨大的篮球砸到我桌上,弹跳飞走。

    我忍无可忍站起。“俞子陵,要玩请去外面玩好吗?”

    一个男孩冲口道:“哼,我们就是要在室内玩,程静你受不了可以出去啊!”

    俞子陵皱了眉,却只说了一句:“我们去外面。”

    男孩惊愕:“俞子陵你怎么了,难道你怕了程静不成?”

    俞子陵捡起篮球往外走:“少废话,要不要来随便你。”

    哗啦一大半男孩子跟着跑了出去,教室里瞬间安静。

    俞子陵这是,真不打算再欺负我了?

    虽然这个少年嚣张气盛,人缘倒是好得让我嫉妒。从小开始就是孩子王,领着一帮皮猴子上房揭瓦。后来继承家业,手下能人无数,随便揪个人出来都是独闯天下的精英,偏偏对他死心塌地。我在班上的坏人缘有一半也是因为他。只要他不再针对我,我的初三生活会好过许多。

    “程静,”方怡希怯生生喊我:“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慈眉善目对我微笑。

    “程静你来了,最近你成绩上升很快,几次测验的分数都不错啊!这次校考,你考了全班第二。”

    “真的吗?”虽然只是小小的初三校考,但这代表我的人生在朝好方向改变。我很高兴!

    “程静啊,老师和你商量个事。”班主任笑呵呵。“这次的校考是为下周奥数比赛挑选参赛者,每班仅有两个名额。你考了第二,按规定应获得奥数参赛资格。可是你的成绩不太稳定,能不能把参赛权让给方怡希?”

    我脸上的笑容散去,抬头,面无表情看着班主任。

    “方怡希成绩一向优异,参赛拿奖的可能性比你大,把参赛权让出去,这是为了班级争光做贡献。更何况方怡希比你更需要参赛资格。你还不知道吧,这次的奥数比赛是全省级别的大赛,省前十名可以在中考加分,而中考成绩优异者能够申请高中的奖学金。方怡希是你的好朋友,你也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希望能靠这笔奖学金减免高中学费……”

    “我不让。”

    “什么?”老师吃了一惊,像是以为听错了。

    “我说我不让。我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了参赛资格,凭什么要让给别人?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就拿不到奖,又或者方怡希参赛就一定会拿奖?”如果是别人,也许我就让了。但是方怡希,我不会让。中考加分,对我来说也十分具有吸引力。

    “程静,你讲讲道理,方怡希是你好朋友……”

    “我哪句话没讲道理?当然,如果老师你用的班主任的身份命令我出让资格,我无话可说。”

    “这……”班主任额间冒出冷汗。

    他不敢。

    我不是一般的学生,我是程虎的女儿。我家不仅有钱,还有黑势力。他断然不敢明目张胆得罪我。

    “既然这样,那你先回去吧。”班主任叹了口气。

    我回到班级,心里却觉得这事不会轻易完。

    周三,校方出了通报,XX老师违规卖试题,警告开除。并附长串非法购买试题学员名单,没有我的名字。

    但是却有个女孩咋咋呼呼来问我:“程静,听说你最近成绩这么好,是因为你爸爸花钱买了试题?你有没有中考试题,能不能分给我?”

    “我没有买过试题。”我平静回答,隐约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哎,别瞒了,全校都知道了。别这么小气,把中考试题分出来看看嘛!”

    旁边的人拍了她一下,女孩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嘟嘴离去。

    接下来的两天,但凡我走过的地方,身边都有人在悄悄私语,一对上我的视线就立刻散去。

    周五晚上,班主任再次客客气气找到我。“程静啊,这次买卖试题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和校方都相信你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可毕竟影响不好,奥数比赛那边的负责老师也有了意见。所以这参赛资格,你看能不能……”

    “我明白了,把参赛资格让给方怡希是吧。”我叹了口气:“我同意了。”

    “你真同意了?程静,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上面压力太大……”班主任担忧地观察我的脸色。

    “没事,这是为班级做贡献嘛!”我笑脸盈盈。

    “程静你真是好学生,老师很高兴!以后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尽管来找我!”班主任笑得乐开了花。

    这次的事件,老师违规泄露试题应该是真的。可往我身上泼脏水,却一定是方怡希做的。谁最得利,谁就最有动机。方怡希定是得知了老师卖试题的事情,趁机栽赃以抢走奥数参赛资格。

    如今有了舆论压力,这参赛资格定然保不住。若是参赛后考砸了,那更是臭名远扬。让爸爸来闹一场不是不可以,却毕竟不占理。

    既然方怡希想参赛,那就得偿所愿让她参赛好了。

    只是往我身上泼脏水的事情却怎么也得给个教训。想抢我手中的山芋,也得不怕烫才行。

    回到教室,班级里的人已散得空荡荡。我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一个修长的人影却慢慢朝我走来。

    我抬头,看见乔铮。

    “程静,我相信你。”乔铮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低沉的嗓音却如月色那般轻柔。

    “没头没尾,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拎包就走,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那天在咖啡厅,我知道是你让徐远帆帮我。”乔铮带有磁性的嗓音在空旷的教室里回荡。“徐远帆帮你补习,你的成绩是真的,你没有买试卷作弊。”

    我大步向前走,全当这些话没听见。

    然而他的话还是飘进耳朵里。乔铮说:“程静,我会报恩的。”

    睡了个懒觉,睁开眼看手机,5月20日。

    曾经最喜欢的纪念日,如今变成最难熬的一天。

    无精打采起床换衣服,希望今天赶紧过去。还记得提醒自己不要去步行街,顺便弄清楚徐远帆上次的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达步行街,准备和徐远帆打电话约碰头地点,却看见前方一百米围了好大一圈人,不停有人拿手机出来拍照,叽叽喳喳兴奋讨论着什么。

    难道有明星在拍电影?

    出于好奇我也围了上去,却发现人群中央不是什么电影明星,而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美丽少年。

    少年神情冷漠,柔和的五官更显出眼眸的深邃。白色衬衫烫得如西服般平整,黑色外套衬出笔挺修长的身材。细碎的短发是今年时尚,映衬在锁骨间有种诱人的性/感。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在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身上看见性/感?以前就已经觉得乔铮帅得不可思议,现在居然有比乔铮更不像人类的存在。这是妖孽吗?

    忽然,少年发现混在人群中的我,如画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庞瞬间变得生动!漾出璀璨微笑并大幅度挥手:“程静,我在这里!”然后高兴地向我跑来。

    周围人群、数十双视线哗啦啦犀利向我射/来。

    我深深低头,恨不得埋进土里去。

    如果早知道徐远帆会穿得像电影明星,我定然会好好打扮一番再出门。

    可惜由于我今天的漫不经心,只随便捡了套日常服来穿。放人堆里不显眼,可往徐远帆这闪亮美男身边一靠,立刻就像是王子带着买菜女佣出游。

    “程静,你来多久了,吃早饭没,有没有想买的东西,想不想哪里逛?”徐远帆没注意到我的闪躲,兴高采烈地叽喳一长串。

    我垂着头。“不是说看电影?”

    “电影十点才开始,现在还有点时间。我知道有一家拉面馆很不错,去试试?”

    我胡乱点头,只要能摆脱这数十人的围观就好!正好没吃早餐,肚子也饿了。

    本以为徐远帆穿得这么闪亮如明星,会带我去一些装修高档的店面培养气氛,不料却带我到了街角处一家小摊,桌椅板凳陈旧得能看出历史的痕迹,附近还有施工的轰隆大噪。卫生倒是不错,围观的人也没再追来。

    “小帆,今天带女朋友过来啊?”老板热情打招呼,看来徐远帆是常客。

    “你想吃什么?”徐远帆问我。

    我看着长长的菜单犹豫不决。“你推荐吧。”

    “老板,来两碗牛肉面。”

    食客不多,面很快上来。清香扑鼻,吃到嘴里意外地滑/嫩/爽口,意外的美食。

    “没想到这里环境不怎么样,面做的倒是超级好吃!”我忍不住夸赞。

    “喜欢就多吃点。”徐远帆笑眯眯看着我。

    吃完拉面,磨磨蹭蹭差不多也到了十点,于是去看电影。

    这是一部外国电影,前世我已看过许多次因此毫无新鲜感。然而重点在于,这是一部有关重生的故事!

    我看向徐远帆的脸,光暗相映的脸庞依然是帅气的微笑。笑了这么久也不知是否会肌肉僵硬。说出那些可疑的话语,又带我来看重生的电影,我对他的怀疑越来越深。

    不如,试探一下好了。

    电影结束的人群中,我装作不经意地抬头:“远帆哥哥,你对重生有什么看法?”

    “看法?”

    “就是……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重生这回事吗?”

    “当然有。”徐远帆回答出乎意料的干脆,纤长白皙的手指向自己:“我就是重生的啊!”

    我惊讶睁大了眼睛。

    得到答案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他是在开玩笑吧?

    可是,没等我从这爆炸信息中整理情绪,就见徐远帆垂下了眼脸,漆黑深邃的眸盯住我,唇角的微笑慢慢凝结成危险。

    “程静,你也是重生的,对吧。”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用震惊不足以概括我的情绪。

    最后只想起一句话。“那你接近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果然,你不记得了啊。”徐远帆叹了口气。“程静,重生之前我们是恋人。”

    “胡说八道,前世我根本不认识你。”这一刻,我已经分不清楚徐远帆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徐远帆真的是重生者吗?又或者他只是恶作剧开玩笑、而我却迫不及待露了陷?可是会说出5月20日不要去步行街这种话,会只是恶作剧这么简单?

    “徐远帆,你究竟是谁?”

    “我已经说了,重生之前我们是恋人。”

    “请不要再胡说八道,我想听真话。”

    “我说的的确是真话。”徐远帆静静道:“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也已经发现了,我的前世和你的前世不同。平行空间,你能理解吧。在我的那个前世,你确实是我的恋人。”

    “平行空间……”我哑然。

    我以为徐远帆是我前世的同伴,却没想到是不同的。

    徐远帆缓缓的嗓音如小溪流淌:“原本,我以为你就是我重生前的恋人,可却发现你似乎并不认识我。你讨厌甜食,上次在咖啡厅却连喝了五杯热可可。今天的拉面店原本还是你介绍我去的,可你却全然陌生。”

    我恍然大悟,原来在不经意间,他已经试探观察了我无数次,而我却毫无察觉!我这个笨蛋!

    “虽然你不是我前世那个人,可你就是你。刚才你问我想做什么,我想让你这辈子继续做我的恋人。”

    少年魅惑的嗓音凑近耳畔,不知何时起,温热葱白的指腹轻抬起我的下巴,视线一暗,帅气的脸庞靠了过来。

    我惊愕扭开,他只吻到我的唇角,然后擦过面颊。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们还只是陌生人,现在的我也才只十五岁,就这么突然吻上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接受!

    “静静,你重生前是多少岁,该不会依旧是青涩高中生吧?”徐远帆似笑非笑地向我靠近,缓慢悠闲的步伐将我逼至墙角。我左右看去,不知何时已四下无人,不由得暗暗叫苦。

    “我重生前已是八十岁的老头,和你天天腻在床上什么不和谐的事情都做过了呢。你最喜欢我吻你……”

    “闭嘴,你这个变态怪老头!”终于忍不住失控对他大叫。

    看着面前年轻帅气还带了一丝性/感的闪光微笑美少年,怎样也不能想象他八十岁怪老头会是什么模样。

    少年微笑低头凝视我,好似深情爱恋,以及包容宠溺。

    可他爱的不是我。就算是平行空间,记忆截然不同,还会是相同的个体吗?在我看来,不过是模样相同的双胞胎罢了。

    “静静,你在犹豫什么?既然重生过就该明白乔铮不值得爱,俞子陵那个笨蛋更没有爱的价值。你爸爸的事业需要帮手,和我联姻岂不是最佳选择?”徐远帆再次毛手毛脚,手指轻柔而眷恋地摩挲我嘴唇被吻过的地方。我重重将他打开,只觉得脸在发烧。

    徐远帆这个混蛋,句句说中我的要害。

    恼羞成怒干脆推开他:“我要仔细想一想,回家了。”

    徐远帆淡笑:“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斩钉截铁地拒绝:“你在我身边我还怎么冷静!我要自己回家!”

    徐远帆仿佛在看个无理取闹的小孩,眼神温柔而无奈。“那好,你自己回家,路上小心。”

    我头也不回就走,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看见这个帅得让人停止呼吸可实际年龄八十岁的变态老头。

    不知道走了多久。

    气急败坏加上一直在回想刚才的每件事每句话,竟然无视红灯横穿了马路。

    “程静,小心!”乔铮的惊叫在身后响起。

    转身,骤然的刹车尖鸣,乔铮飞出去如抛物线的身体,坠落在地上,鲜红色的液体迅速染满一地。

    “乔铮!!!”

    5月20日,前世今生轮回,我终究没有躲开这道孽缘的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