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解决渣女

章节字数:4536  更新时间:14-03-17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醒了?随便来医院看看就碰上你醒,还真巧。”看着乔铮缓缓睁眼,我不会告诉他我已在病床前守了一天一夜。医生护士已被我买通保密,我是真的不想再和乔铮扯上关系。

    “谢谢你救了我啊。听说你家很穷?这里的治疗费我家全包了,另外你想要多少感谢费?五万块怎么样?或者十万?你说说要多少,我家有的是钱!”

    乔铮最鄙视的就是暴发户,我如此刺激他,必然令他讨厌得再也不想看见我。

    浓密睫毛下,纯黑色如玻璃珠的眼瞳,一眨不眨静静看着我。没有厌恶,也没有憎恨。清澈得好像夜晚的天空。

    胸中郁结之气盘旋,我越发烦躁。“你倒是说话,究竟要多少,给了钱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我不要钱。”虚弱而沙哑的嗓音。

    不要钱?你以为我会浪费口舌在这里询问你不要钱的理由以及强迫你收下钞票吗?

    “随便你,反正我话是搁这了,你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回去上课了。”

    转身欲走,手却一下子被握住!紧紧的,甩不掉。

    “眼睛里,全是血丝。”他忽然笑了,仿佛昙花骤放那般惊心动魄。“你骗不了我,我知道你守了我一夜。”

    “自作多情,把手放开!”我挣扎。

    医生推门走进来,面色严肃。“打扰一下,我想谈谈病人的问题。”

    我暂时放弃挣扎,不想演戏娱乐旁人。然而乔铮这个混蛋,始终紧握住我的手不松开。

    医生摊开一张X光片:“病人的右手臂有骨折现象,我会给你打上石膏,这段时间请不要乱动,哪怕拿支笔都不可以。”

    “手臂骨折,怎么可能,明明他灵活自如力气还很大!”我甩甩被拽住的手,依旧没甩掉。

    医生推推眼睛,慢条斯理。“我说的是右手骨折,另一只。”

    “……”

    乔铮表情很平静。“多久能痊愈?”

    “伤筋动骨一百天,没有三个月好不了。”

    “可是我下个月要参加中考。”

    轻轻的一句话,令整个病房沉默了。

    医生同情地叹了口气:“小伙子,身体健康第一,中考可以等来年嘛。”安慰了一番,挪步离去。

    乔铮垂下眼眸没有说话,紧拽住我的手,在颤抖。

    乔铮没有来年。

    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钱。初三复读一年的钱,足够吸干他病重妈妈的血。

    乔铮是个高傲聪明有野心的人,可是为了他的妈妈,愿意牺牲一切放弃一切。

    错过这次中考,就不能够再复读。那么唯一的路,就只能辍学打工,成为低学历打工者。我了解乔铮,他一定会选择这条不归路。

    愈发愈发的心烦意乱。

    换个场景换个地点,看到乔铮如此落魄,我说不定还会高兴地拍手叫好更甚至落井下石。可他骨折的手,却偏偏是因为我而受伤。欺负了我的,我会报复回去。可我欠了人的,不还不安心。

    乔铮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面色呈现灰败,清澈的眼眸里透出绝望。

    我长长地叹气。

    “你不要这个样子,不就是延迟考试吗?你看中哪所学校,我让爸爸去说个情,等你手好了再单独申请入学考。”

    他的手臂,忽然停止了颤动。

    绝望的眼神瞬间化作感激,对我说:“谢谢。”

    “不用谢,你是因为救我而受伤,我只是单纯地负责罢了。”我竭力使自己的声音语气都冰冷到最低点。“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甩开他的手,我大踏步要出门。

    “程静,”乔铮在身后喊我:“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我的脚步停顿了一秒。

    拳头,悄悄握紧。

    然后,缓缓回答。

    “朋……友?”我回头,重重地嘲笑。“我是A市第一富商的女儿,你是连学费都付不起的穷小子,跟我做朋友,你配吗?”

    乔铮闻言面色雪白,我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

    首先回家,一觉睡到天黑。

    回到学校,已经是星期二了。

    老师同学们一窝蜂围上来,受欢迎的当然不是我,他们关心的是乔铮的消息。

    “程静,乔铮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医院还好吧,我们组织了人打算下午放学后去探望他。”

    “已经醒过来了,修养一段时间就好。”我简单回应。

    “太好了!”大家都松一口气。

    也有人埋怨道:“听说是程静你走路不看红灯,乔铮为了救你才出的车祸?”

    话音刚落衣襟就被扯了扯,也不再多说。

    周二的心情也是心烦意乱,课程听得一塌糊涂,这样下去怎么能迎接中考?

    “程静。”方怡希怯怯地走到我身边。“对不起,我抢了你的奥数参赛资格。”

    “既然知道对不起我,那就走开,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这两天事多,我都快忘记这茬了。现在可没有心思对她和言悦语。

    “静静,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要不然,我去跟老师说,把参赛资格还给你。”方怡希眼泪收放自如,唰地就泪湿了睫毛。

    “方怡希你别这样,又不是你的错,连老师都说参赛资格本来就该是你的,是程静霸占着不放。”义愤填膺的同学上来给我白眼。

    “不,都是我的错。静静你原谅我好不好。”哭也是讲究技巧,有人一哭就丑,而方怡希哭起来就是梨花带雨,惹人心怜。

    既然已经抢走了参赛资格得了好处,还占了舆论的优势,却还非得扯住我原谅她,导致别人觉得我不原谅方怡希我就是个坏人。先前我还觉得报复方怡希的办法是不是有些过激,现在已经毫无心理障碍。

    “你别哭了,我原谅你。”我对她展开笑容。

    “真的?你原谅我了?”方怡希睁大眼睛欣喜看我。

    “当然真的,我们是好朋友嘛~”

    ***

    周三,班级的氛围变得更加诡异。

    班主任面色严肃叫我:“程静,跟我来下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先叹气:“程静,你知不知道乔铮的右手骨折了?”

    “知道。”我的回答简洁冷漠。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班主任凝眸远思,不知道想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才叹着气跟我说:“唉!乔铮是我们班第一名,本该代表班级去参加奥数比赛。可是他手伤成这样,肯定不能参加考试了。你顶替他去参赛吧。”

    “哦。”简单一个字,概括我全部的心情。

    “你这真是,乔铮他也是为你受伤,你怎么这么……”班主任又叹气:“唉~~程静,奥数比赛的事情就算了,可伤成这个样子连中考都不能参加。你、你爸爸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静静与班主任对视,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唉~~我知道了,程静你回班级去吧。”班主任甩手,像是不想再看见我。

    我顶替乔铮参加奥数比赛的事情在班级里又掀起一场轰然大/波,各种窃窃私语纷然而来。我已经懒得去理会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倒是方怡希看我的眼神倒是夹杂了一丝怨恨,转眼化为笑容:“恭喜你,程静,这下我们两个人可以同时参赛了,互相加油哦。”

    ***

    放学的时候,校门口围了好多同学,里三层外三层,简直就像围观明星拍戏。

    这个场景,怎么看着眼熟?我心生不妙,避开就走。

    但是徐远帆已经看着我,灿烂笑着大幅度挥手,柔和如天籁的嗓音呼喊我的名字。“静静,我看见你了哦!”

    我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徐远帆推开人群慢条斯理跟在我身后,温柔笑着:“你觉得能躲开我吗?如果你再这么躲下去,我说不定会因为思念过度而忍不住做出什么事……”

    你想做出什么事?

    我唰地转身。“我这周六就要参加奥数比赛,没时间理你。”

    “奥数?我很拿手啊,我给你补习吧。”徐远帆招牌式一成不变的阳光微笑,我真心怀疑他不会面部肌肉僵硬?

    不过补习,确实是我现在需要的。顶着乔铮的名额去参赛,鸭梨很大。

    “怎么了,一脸憔悴模样,这几天没睡好?”徐远帆快步走上来/我的脸颊,满眼疼惜。

    我扭开头去。每当他对我有亲密举动,我就会忍不住想起他是个灵魂八十岁的变态老头。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不是说了吗?思念过度,所以来见你。”徐远帆宠溺微笑。“已经三天没有看见你,好想你。”

    通常,把甜言蜜语当饭吃的人,说的话都不能相信。

    我换了话题:“不是说帮我补习奥数吗?就今天吧。”

    徐远帆行了一个骑士礼,诱惑般在我耳边说:“遵命,我的公主。”

    不得不说,徐远帆顶着这么一副帅气闪亮的外表,扮演起cosplay还挺萌的。这个变态的八十岁老头!

    回到家,爸爸看见我身后的徐远帆,表情意外。

    “小帆来啦,真是稀客!”

    我看到爸爸身边的冯氏兄妹,也很意外。“又来借钱?”

    冯玉讪笑:“静静,在外人面前给舅舅留点面子。”

    “你自己不要面子,谁能给你面子?”

    我冷嘲热讽,冯玉只是笑,丝毫不见动怒。厚脸皮至此,所以到现在还有人借钱给他。

    冯琴倒是面颊微红,思春之相,看徐远帆一眼,然后深深埋下头去。

    这徐远帆倒是很会勾引桃花?

    我不动声色打量徐远帆,看他一双深瞳凝在我身上丝毫不注意其他,这才稍稍放下心。

    “爸爸,我这周六要参加奥数竞赛,远帆哥哥来帮我补习。”

    爸爸点头:“你们上楼去吧,我让张妈给你们准备茶点。”

    上楼的时候,冯琴痴恋的目光紧随徐远帆,满眼不舍。

    得抽空想个办法,把冯琴解决掉。

    “这是你的房间?完全是公主氛围,你果然还是小女孩。”徐远帆进门直接坐在了我最爱的粉红色公主床上,毫不客气四处打量。

    “怎么前世的我没有让你进过房间吗?一副初次见面的样子。”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家已经出现了变故。”

    空气短暂地沉默。

    “别想了。”徐远帆揉/揉/我的头:“开始补习吧。”

    他从随身包里取出眼镜戴上,瞬间充满学者气息。

    我发觉徐远帆真是个千变万化的美少年。白衬衫裸/露锁骨的时候诱惑而性/感,一旦戴上眼睛又成了不可侵犯的禁/欲系。轻轻一个回眸能扮演中世纪骑士,平时又笑得像是狐狸和猫的混种,对了,简称狸猫。

    “我猜,奥数比赛会出这些题目,所以只用看这几部分就好。”徐远帆拿着奥数课本为我划出重点,瞬间缩小了学习范围。

    “如果你猜错题,害我考砸怎么办?”我故意为难他。

    “唔,我想想。”徐远帆丝毫不觉为难。“如果我猜对了,你亲我一下做奖励。如果猜错,那我亲你一下做补偿。”

    “变态滚开,八十岁老爷爷!”

    徐远帆淡淡一笑。“既然都被你这么说了,我如果不变态一下,岂不是愧对变态的称号?”他拿下眼镜向我逼近,我后退。

    砰砰敲门,佣人张妈来送水果。八卦的眼神在我和徐远帆两个人间游荡一圈,然后退出房去。

    我埋头做题的时候,徐远帆睡着了。

    身体忽然一重,靠在我肩膀。我把他推倒在摇椅,也依然好眠丝毫未醒。

    如樱的唇微微勾起,不同于清醒时的狡猾或危险,而是孩子般的天真纯净。千变万化的美少年,在睡着后出现新的一面。橘红色的夕阳光芒落在他身上,风影摇动,美丽安静得就像油画。

    徐远帆,我可不可以相信你呢?

    ***

    奥数比赛试题,全被徐远帆猜中。100%的命中率,令我下笔如有神,刷刷在试卷上飞舞。

    也许,这次真能拿个好名次。

    考到一半,忽然从不知名方向飞来一张纸条,丢到我前方的桌子上。

    坐在我前方的考生,是方怡希。

    突如其来一张纸条,令方怡希一愣。然而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监考老师的火眼金睛逮住,大踏步走过来,抢先夺过那张纸条展开来看。

    “老师,不是我,是从后面……”方怡希想要解释。

    看完纸条,监考老师的面色已经彻底冷下来。“这位同学,本次考试严禁作弊,违者取消考试资格。请你放下纸笔,跟我出去。”

    “老师,真的不是我,真的,你相信我!”

    整个教室的目光都抬起来,看热闹。

    “同学,请不要干扰其他考生答题!”监考老师加重呵斥的语气:“请立刻跟我出去。”

    最终,方怡希眼红红地被强制驱逐出了教室。而考试,继续火热进行中。

    回学校的路上,方怡希哭了个昏天暗地。虽然班主任再三向监考老师保证请求,但对方只认证据、不为所动。

    又一个礼拜过去,考试成绩放榜,我以全省第一的成绩震惊学校。而方怡希的作弊事件也终于被澄清是一个误会。

    “其实当时旁边有两个同学想作弊,纸条丢错了方向,结果害了无辜的方怡希!”

    “现在那两个作弊者已被批评处分,可参赛成绩已经上报给省领导,没办法再为方怡希一个人重新考试。”

    “方怡希真是好可怜啊,明明可以拿到很好名次的。”

    “倒是程静,不声不响地考了个第一,真吓了我一跳!”

    “没想到她成绩进步这么快,真想知道她有什么诀窍。”

    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飘到耳边,我只静静坐在座位上看书,仿若未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