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 后妈的初次交手

章节字数:5620  更新时间:14-03-17 1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天的课程让我有些失望,市重点的老师还不如徐远帆会讲课。

    提早放学,我犹豫了一会对司机说:“去徐家。”

    我想对付冯琴,就不方便借助爸爸的势力。也许可以适当地依赖一下徐远帆,只是心情有些忐忑。我看人素来眼光差,希望这次不要又是失望。

    徐家低调,所住之处只是大了些,倒看不出什么身份地位。我按了门铃,佣人开门:“请问找谁?”

    “我找徐远帆,我是程虎的女儿。”

    佣人看我的眼神一瞬间就变得诡异,像是在新鲜菜叶上看到一条大青虫,惊吓,恶心,想要踩扁。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只要听到我是程虎的女儿,那些富豪的表情就是这样。真正有底蕴的人家是不屑与暴发户混在一起的,前世我遭了不少白眼,普通人也好富人也好都不愿与我玩,所以我才将方怡希看得极重。现在倒是全都看开了,知己难得,要看缘分。

    “请跟我来。”佣人带我上楼。

    一路走上去,不停有人窃窃私语打量我,我视若未闻。

    佣人敲门。“少爷,有人找。”

    “不管谁来,全都让他滚。”

    房内飘来熟悉的嗓音,不徐不疾,语气却冷得发寒。我没来由地心沉了一下,竟有些畏惧。

    佣人公式化对我抱歉:“程小姐,少爷现在不方便见客。”

    “哦……”我怔怔掉头准备走,却忽然觉得有些可笑。我早已不是小女孩,轻易就被吓倒还怎么报仇?程静,要振作!

    于是三两步回到门前,深吸口气高声道:“徐远帆,如果你不愿意见到我,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

    等了十几秒,门内没有应答。

    有些失望,算了,冯琴的事情还是自己想办法。

    刚转身,忽然砰地一下重重开门声,一个人影扑出来将我抱住,整个人重量几乎都压倒在我身上。“静静,你竟然会来找我,我好高兴!”

    他抱得我喘不过气,且佣人那骤然惊愕的眼神令我觉得自己成了动物园被观赏的猴子,不由得挣扎:“放开,你刚才不是让我滚?”

    “那是对别人说的,不是针对你。静静愿意来,我随时都欢迎。”依然死死压着我就是不放开。

    我恼羞成怒:“我现在不想见你了,放开!”

    徐远帆抬头直视我的眼瞳,微笑。“静静,你这是在对我撒娇?”

    我一呆,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果真是撒娇,瞬间脸上发烫,羞恼不已。

    徐远帆总算放开我,遣开佣人:“你去倒杯蜂蜜,加一些牛奶,不要太甜。”然后牵着我进了房内。进门就看见满满的环形书架延伸到屋顶,这不像卧室反而像书房。

    “你对我的喜好倒是了解清楚。”

    “当然,静静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高中生活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一般。”我才不会告诉他老师讲课没他好,不想让他得意。

    “静静你穿高中校服的样子果然好萌,好想扑倒!然后呢,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每次徐远帆恶劣玩笑后面都迅速跳转为正经话题,让我想发泄都找不到机会。

    “我想请你帮我……”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我注意到他房内有人。二十来岁的白色西装男人,眉眼和徐远帆几分相似,温温和和正打量我。是兄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客人。”

    “没关系,你就当他是空气。”徐远帆随手一划,挡住了我打量那人的视线。“说说你的事情。”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帮我补习。”有陌生人在场,我不打算说真话。

    徐远帆深邃视线一下子看穿我的内心,笑着安抚我。“堂哥不会泄露你的事情,静静你可以直说。”

    堂哥?果然是兄弟。我斟酌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开口。“我有个叔叔叫做冯玉,喜欢赌博。最近失踪了,我想请你帮我查查他去了哪里。”

    “冯玉?你是说他他欠下高额巨债然后失踪的事情吗?”

    我目瞪口呆:“你认识冯玉?你对我家的事情了解真清楚。”

    徐远帆不在意地笑笑:“因为骗他欠下债款的人是我,他最近得罪了我。”

    我还在奇怪A市有谁会故意得罪程家的人,原来是徐远帆做的。

    “不过,如果你要见到冯玉恐怕不行,他已经死了。”

    我一惊:“难道这也是你……”

    “怎么会!我还没有血腥到杀人的地步。静静心中的我是这么恶劣吗?我好伤心!”徐远帆脸上压根没有伤心的样子,却是再次抱紧了我吃豆腐。

    感觉到他那堂哥探究的视线像针一样扎在我身上,我挣扎。“喂,有外人在,你放开!”

    “没外人在就可以抱你?”徐远帆将我放开,迅速换话题:“杀死冯玉的人是冯琴。”

    这个消息不亚于重磅炸弹,把我炸晕。“是冯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冯琴被冯玉的赌债连累,十几年来恨意多深?只要冯玉一死她就可以借故住进你们家,杀了冯玉也没什么奇怪。”

    “如果要动手,以前为什么不……”

    “以前和冯玉有仇的势力都在你爸爸眼皮下,没有合适的人给她去栽赃。”

    “而这次诈骗冯玉的事情是你做的,爸爸却不知道。”徐远帆笑着默认。

    说来说去是徐远帆的错!

    就算是曾被冯琴折磨过的我,也想不到楚楚可怜的她会去杀人。冯琴把自己隐藏太深。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给我一个吻做奖励好不好。”徐远帆轻戳自己的脸颊。

    “我回去了。”

    “静静真狠心!利用完了我就一脚踢开!”

    我不理会他的玩闹,径直回了家。

    回到家,爸爸满脸微笑迎上来:“静静,你冯琴阿姨来了。”

    冯琴自沙发上站起身,怯怯望着我。她今日穿着一席白色衣裤,看款式像是冯玉的男式衣服,大得不合身,更衬出她的枯瘦细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跑。白色衣料干净整洁,却是洗得太旧了。在这人人奔小康的时代,很难找出穿得这么旧的衣服。冯琴进门果然是花费心思。

    “静静,我做了个荷包,材料朴素可却是我的心意,希望你喜欢。”她小心递给我一只荷包,满眼是渴望被接纳的讨好。

    白色荷包绣着莲花,布料虽普通,那莲花却是栩栩如生十分精致好看,微风拂过隐隐还散发着莲叶的清香。

    爸爸好奇地咦了一声:“这个荷包上的莲花比外面商场里卖的都好看,你在哪买的布料?”

    冯琴不好意思道:“是我自己绣的。”

    “没想到小琴你还会绣花。”如今会刺绣的女孩子可不多了,爸爸混黑出生个性粗鄙,因此最是欣赏这样古典的女子。立时眼中浮现好感。

    前世冯琴也是进门就送了我这样一个荷包,我很喜欢就天天佩戴。没多久我生了一场重病,虽能医治却找不出病因,是冯琴衣不解带日夜照料我,我病好后她本来细弱的身体又瘦了好大一圈,从此我对她感激尊敬,对于她的一些小小坏习惯也视作不见。后来佣人张妈提醒我荷包上的香味可能有问题,我只是半信半疑,待要验证时那荷包就失踪不见了。

    现在,我只是拿过荷包闻了闻,笑道:“这荷包好香啊,也是你自己做的香料吗?”

    冯琴脸一红:“我哪懂得香料,那是在外面买的,我觉得好闻就用上了。”

    这意思是,如果香料真有问题她也不知情?现在黑心商人这么多,她不懂香料买到劣质的也无可厚非。

    “这样啊,谢谢阿姨的好意,可是这荷包我不能带。”我转头望向爸爸。“今天我们上了化学课,老师说很多好闻的气体其实都有毒,闻久了会出事的。这荷包里的香料都不知道是什么成分,我……”

    “那你赶紧别碰了!”爸爸没什么文化,三言两语就吓得从我手中夺过荷包嫌恶地扔在茶几上,好似那是什么致命毒药。过了两三秒才想起自己的动作有失礼仪,略带尴尬道:“张妈,你把荷包拿去收好。小琴啊,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不过以后不用再送东西,我们程家什么都有。”

    冯琴笑得很勉强。“是。”手工绣荷包可不容易,想必花了很大一番心思。如今心意被糟蹋自然十分委屈,泪水含在眼里忍着不流出来,十分楚楚可怜。

    爸爸大笑着转移气氛:“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做这些面子。来来来一起吃饭。张妈上晚饭!静静,今天做了你做喜欢吃的豆腐羹。”

    我当然知道今天有豆腐羹,还是我特别吩咐张妈做的。

    晚饭时间,我们再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气质优雅。

    冯琴将筷子握得笔直,每次夹菜都像是拈花,每次微笑都轻不露齿,甚至坐姿都端正笔直极为好看。她虽然身材枯瘦,举手投足的气质却将众人的视线牢牢吸引。与我对比,我简直像是乡下来的野姑娘。

    爸爸忍不住对我说:“静静,你看看阿姨规规矩矩的,不像你整天毛糙。”

    我满不在意道:“爸爸,阿姨那规矩是日子过得苦才被磨练出来的,我被你宠所以才能够随意所欲不规矩。我现在这幅样子不是爸爸你宠我的证明吗?要是我哪天也像阿姨那样规矩了,就说明是爸爸你不疼我了!”

    “就你歪理多!”爸爸点了我一下鼻子,却是默认了对我的纵容。

    “才不是歪理。我是爸爸的女儿,性格举动都像爸爸那是正常的。”

    “你规矩学不好还赖到我身上了。”爸爸叹气摇头,笑容疼爱却越发明显。

    冯琴眼中明显划过一丝妒忌。

    “对了冯琴阿姨,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豆腐羹,你一定要尝尝看啊。”我舀了一大勺豆腐羹放进冯琴碗里。“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别客气。”

    小孩子把最喜欢的东西分给别人代表接纳,冯琴即使不喜欢吃,那也必须吃下去。

    “谢谢静静,我也最喜欢吃豆腐羹了。”冯琴当着我的面把豆腐羹吞下去,刹那间脸色一变。

    “原来我们喜好这么相似啊。既然喜欢,那就多吃一点。”我接连不断拼命往冯琴碗里舀豆腐羹。

    “不、不用了……”冯琴面色难看起来。她碗中的豆腐羹多得快要溢出,却再也不肯尝一口。

    爸爸注意到冯琴难看的脸色,故意虎起脸问我:“这豆腐羹做得不好吃?静静,是不是你恶作剧加了什么作料?”一边说一边自己也尝了口:“很好吃啊,还是以前的味道。”

    继而疑惑望向冯琴:“小琴,是不是我们家的菜不符合你胃口?”

    “不、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知道这豆腐羹里面加了蟹黄……”

    “你不喜欢吃蟹黄?”就算再不喜欢别人家的菜,盛情难却之下肯定也要吃一些,这么不给面子算什么意思?爸爸明显有些不悦了。

    “不是的,我对海鲜过敏,我……”冯琴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瞪大眼睛背后一仰,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快、快叫医生!”程家顿时乱作一团。

    “她对海鲜过敏,得让她把之前吃的东西吐出来!”我毫不犹豫地扶起倒地的冯琴,小心轻拍她的背,完全不在意她的呕吐物染我一身。

    爸爸看见我狼狈的样子眉头立即皱起来:“静静你走开,这里太脏,还是让我来。你上楼去换身衣服。”

    他作势要接手扶住冯琴,我顺势把人丢给他。

    冯琴刚一倒在爸爸身上,哇地涌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爸爸眉头皱得越来越深,脸上的表情叫做恶心。

    我心里暗笑。就算气质优雅如古典仕女又如何?以后爸爸永远都记得这被吐了一身的恶心场景。

    “爸爸你还是别碰阿姨,我们都不懂医,万一乱碰使病情更严重就糟了,还是等医生来再说。”

    “你不早说!”

    爸爸赶紧将冯琴原地放下,与我上楼分别换了衣服。

    换好了衣服下楼,医生已经赶来给冯琴做紧急治疗。医生给冯琴打了一针,冷静道:“病人对海鲜过敏,引发哮喘休克,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大碍。以后请不要吃海鲜之类的食物。”

    没等在场众人反应,我一下子哭了起来。“爸爸,都是我的错,是我非要吃那碗豆腐羹,是我差点害死了阿姨。”

    爸爸心疼地安慰我:“怎么是你的错,你一向爱吃加了蟹黄的豆腐羹,又不是今天才如此。”

    “呜呜呜,爸爸,我不知道阿姨对海鲜过敏,我不是故意的……”

    “乖,这事是巧合,你别放在心上。张妈,以后给冯琴做的食物不要放海鲜。”

    前世冯琴害我生病,今天我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你衣不解带照顾我博取好感,我同样可以有样学样。以后的日子走着瞧。

    我得知冯琴对海鲜过敏还多亏了她的故意指教。

    那是全家上下都喜欢她接纳她之后,她渐渐暗地里对我使坏,使得我多次在众人面前对她大吼大叫。后来有一天她吃了蟹黄豆腐羹过敏休克晕厥,当然晕厥得也很好看,醒来后对爸爸哭道:“我昨天才告诉静静自己对海鲜过敏,今天就出了这件事情。我对静静那么好,真不明白她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静静顽劣我是知道的,可我是她的亲人啊,对亲人为什么下手也这么狠。”

    爸爸虽然没有骂我,可矛盾在一天天积累。

    前世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今世我都要让你尝一遍。

    看见冯琴睁眼,我立刻伏在床边开始哭。“阿姨你终于醒来了,呜呜呜我好担心你。看到你口吐白沫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如果你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和妈妈交代。幸好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一口一个死字让冯琴笑得很难看,虚弱地握住我的手说:“静静你别哭,虽然你给我吃蟹黄是不对,可我不怪你。你别自责了。”

    这种说法倒是坐实了我的错误,我身后张妈立刻不悦道:“冯琴小姐,你对海鲜过敏怎么是静静小姐的不对,她请你吃好吃的是心意,又不知道你会过敏。”

    冯琴脸色苍白笑道:“是我说错话,你们别介意。”

    张妈又说:“你昨夜高烧不止昏迷一夜,是静静小姐照顾你,又是擦身又是扇风,忙了一宿到现在都还没合眼。一会静静小姐还要去上学,这耽误了学业可怎么办。”

    冯琴眼圈一红:“是我不好,我不该随便生病影响静静。”

    这病还有任人随便想生就生的?冯琴这意思分明是张妈苛刻欺负人。何况她过敏是因为我,再次间接点出我的错误。

    我笑道:“阿姨你吃药吧,医生说你吃了这幅药就会精神变好。”

    张妈根据我的示意把黑乎乎的汤药端来,冯琴一愣道:“怎么是中药?没开西药吗?”

    我解释:“西药药性猛烈而且激素多,还是吃中药对身体比较好。阿姨你是不是怕苦?别怕,我已经在这药里放了糖,不会很苦的。”

    我亲自端起药碗喂药,冯琴推却不过,只好就着我的手喝了一口。然后,噗地一声全部吐出来。“这药好咸……”

    我一边擦拭吐在被子上的药汁一边惊讶:“怎么是咸的?啊,难道我把盐错当成糖放进药里了?”

    “一大早在吵什么?”爸爸闻声走进来,一看见我就心疼道:“静静你眼下都有乌青了,还是去睡觉吧今天别上学了。哦,小琴你醒了?”

    冯琴忽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几乎要晕过去。

    “怎么了这是?又哪里不舒服?”爸爸上前查看。

    “没什么,只是被药呛了一下。”冯琴好不容易停止咳嗽,望了望那黑乎乎的汤药,欲言又止看向爸爸。

    想告状?我作出要哭的表情:“对不起,爸爸,我把盐错当成糖放进药里了,害冯琴阿姨呛了出来。”

    “嗨,这是小事!”爸爸笑着维护我:“小琴啊,静静是粗心大意了些,可心是好的,不然也不会不眠不休照顾你一夜。你别跟个孩子计较啊。”

    冯琴怜弱地点了点头。“本来就是小事,一家人有什么好计较的。不过我吃不惯中药,还是改吃西药吧。”

    “但是西药刺激大,对身体不好。”我急急插嘴。

    爸爸皱眉:“小琴要吃中药还是西药都随她便,再说全世界的人都在吃西药,也没见谁不好。”

    冯琴也坚定地加了一句:“我就吃西药。”

    我低下头,既然要吃那就吃吧,反正我已经阻止过你了。

    “那,我去上学了。”

    “今天请假吧,你一宿都没睡。”爸爸担忧又心疼。

    “没事,我年轻,一两天不睡觉压根不算什么,我不想缺课。”上一天课再放学,正好看好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