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节 鬼痈(中)

章节字数:2643  更新时间:14-06-17 21: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大惊失色:“妙姐!他还没有付饭费!”

    妙姐掩口咯咯笑个不停:“小抠门,放心,他要付出的代价,远比一顿饭费要昂贵许多。”

    我想,妙姐心里一定是有数的,既然妙姐说他还会回来,那他一定就还会回来。但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他身上诡异的气味实在太过难闻。然而我又想知道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的背上会生长出这么丑陋腐臭的东西,妙姐所说的,三个人睡在双人床上,又是什么意思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了他的卧室吗?

    自从我来到食來馆,耐性倒是强了很多。我强忍着好奇心,过了三天。第四天,当我下班顺便去食來馆看看妙姐的时候,妙姐告诉我,那个叫刘易的男人,已经来过了。

    我顿时来了精神:“怎么样?他真的背痛了?”

    妙姐点头:“自作孽,不可活。他背上的黑色菜花,来自于长年累月的诅咒。别小看这无形的诅咒,如果这诅咒够坚定,够持久,怨恨够强烈,便会实体化,造成人体的变化。”

    我很奇怪:“这诅咒来自哪里?”

    “你相信吗?这诅咒,来自他的妻子。”妙姐说,“爱之愈深,恨之愈切。他上次从我这里回到家,也许是我的提醒催化了他的感觉,他当天夜里就觉得背痛,感觉似乎有人趁他睡着了,在用利爪挖他的后背。疼痛深入骨髓,痛不欲生。第二天他就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却没有查出任何问题。挨到第三天,背痛的更加厉害,没奈何就来找我了。”

    “你帮他解决了?”我很遗憾我没有亲眼看到。

    妙姐却摇摇头:“他不肯跟我说实话,所以,我没有帮他。”

    妙姐说,他还会再来的。

    我的好奇心被吊的高高的,但愿当他来的时候,我不会错过。

    周六,我又早早来到食来馆。刚到食来馆门前,我就看到一个人在前台前跟坐在前台里的妙姐说话。

    我走进去,惊讶的发现竟然是刘易。让我惊讶的并不是他的到来,我知道他迟早会来。我惊讶的是这才短短的一周时间,他的竟背驼的那么厉害,头上还生出了不少白发,面容显得极为憔悴。

    刘易瞥了我一眼,继续跟妙姐说:“你帮帮我吧,既然你能看出我的异常,那你一定能够帮我!”

    妙姐只是抬抬眼睛:“凭什么?”

    我憋住笑。妙姐一向如此言简意赅,把刘易噎的有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

    妙姐接着说:“我既不是慈善家,又不是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我是个生意人,讲究的是利润。让我帮忙,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刘易忙说:“你有什么条件,请说!”

    妙姐笑眯眯:“首先,你得跟我说实话,否则我绝帮不了你。”

    刘易沉默了。

    他一定有着难以启齿的秘密。但我不同情他,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的那些秘密,一定同他背上的黑色菜花一样,丑陋,恶心,见不得阳光。想到这里,我又闻到了那股腥臭的味道,比上次更甚。我忙捂着鼻子走开一些,勉强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这一次,我试着转开眼睛,用余光朝刘易的背上扫去。

    甫一看到那个巨大的黑色菜花,我被吓了一跳!黑色菜花不但长大了许多,并且浮现出一个人脸的形状来!那人脸五官俱全,眼睛似睁非睁,嘴角咧开一点,似乎在居心叵测的笑!更加浓烈的黑气丝丝从那诡异的人脸上冒出来,散发到空中,使我还是忍不住奔到卫生间,剧烈的呕吐起来。

    等我吐完,回到店内,忙忙的打开食来馆所有的门窗时,刘易还在前台前站着,咬着嘴唇,似乎在下极大的决心。妙姐并不着急,就把他晾在那里。已经有客人陆陆续续进来,妙姐示意我不用理会刘易,只管招呼客人便是。

    刘易咬着嘴唇,反反复复欲言又止的望着穿梭忙碌的妙姐。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功夫,刘易终于忍不住了。他叫住妙姐说:“我们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聊?”

    妙姐掩口轻笑:“没问题。不过,我要带着她。”妙姐指指我。

    刘易有点不愿意:“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人。”

    妙姐转身欲走:“在我的地盘,还从没有人跟我讨价还价。阿呜,送客。”

    刘易终于急了:“行行行,你说怎样就怎样。”

    妙姐偷偷对着我俏皮的眨眨眼睛。我忍住笑,引着刘易来到了会客室。

    在妙姐安静的会客室,刘易,这个外表斯文,内心肮脏的男人,言辞闪烁的跟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

    原谅我的直接,我甚至觉得用肮脏来形容这个男人,已经充分表现了我的仁慈。

    刘易说:“我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你懂得。”

    我,阿呜,女,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因为我的外表寡淡,性格孤僻执拗,内心保守,所以从未谈过恋爱。我不知道人的动物本能可以压过人的社会属性,使一个男人变得如同春暖花开的季节里肆意发情的动物。

    请原谅我的直接和我的孤陋寡闻,整个过程,我忍着对面前这个男人的恶心,听完了他的整个故事。我相信自己不是错觉,这个男人在讲述他那不堪的经历时,隐隐带着炫耀。如果不是他发了背痛,我想,这些经历反倒会是他值得炫耀的资本。

    我们生活在一个快捷的世界,快捷的交通,快捷的餐饮,快捷的工作节奏,快捷的性。刘易说,从他懂得男女之事起,他就没有间断过女人。这些女人包括女友,一夜情的各种陌生女人,妓女。当然,这一切他现在的妻子不知道,在妻子的眼里,他是一个好丈夫,浪漫,体贴,上进。直到三年前,他的妻子一直以为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

    婚姻并没有阻止他追求肉体刺激的脚步。他把性和爱分的很开,他爱他的妻子,他也缺不了新鲜刺激的婚外情。三年前,一个怀了他孩子的女人找上门来,他的妻子才知道,原来天天同床共枕的男人,是这样一个人。

    他想办法让那女人拿掉了胎儿,他说:“每一个出轨的男人,几乎都是不想离婚的。我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但我的妻子却对我不依不饶,执意想要离婚。我当然不会离婚,我从没有想过要离婚。”

    “你当然不会离婚。”妙姐笑眯眯的眼睛里,满是嘲讽,“如若离婚,你是过错方,你们的财产大半都会归女方所有,何必还大言不惭的打着爱的名义行欺骗之事。”

    刘易的目光躲躲闪闪:“总之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出轨过。这就是我人生中犯得最大的错误了,老板娘,你告诉我,我的背痛,是否由此而来?”

    妙姐并没有回答,却逼问一句:“再也没有出轨过?”

    刘易突然泄了气:“好吧,我也不再瞒你,那之后,我还是在出轨,但我很小心,再也没有被妻子抓住过。老板娘,我的背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上次你说,我的双人床上睡了三个人,又是怎么回事呢?你到底能不能帮我?”

    妙姐冷笑一声:“能。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刘易急忙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妙姐伸出食指,温柔的笑着,朝刘易摇一摇:“你能做到。但我怕你舍不得:我要你十年的阳寿。”

    刘易的脸色变得煞白。

    妙姐站起身:“我知道你需要考虑一下。等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一切,并帮你解决问题。”

    妙姐带着我离开了会客室,我注意到刘易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面色似乎变得更苍白,背也变得愈加驼了。

    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