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节 鬼痈(下)

章节字数:2523  更新时间:14-06-17 21: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问妙姐:“他的背上,是被堕胎的那个婴灵吗?”

    妙姐点点头,又摇摇头:“和那个婴灵有关,但远比单纯的婴灵凶险的多。那是一个吸取了无数堕落气息、怨恨和长年累月诅咒的婴灵。等到他背上的人脸完全睁开眼睛,他的生命也将终结了。我所说的三个人一起睡在他的床上,指的就是这个鬼东西。”

    我并不太懂感情的事:“既然发现了刘易的真面目,好合好散,离婚就是了。离婚了,各走各的路,还可以重新开始,他的妻子为什么还要这么痛苦的维持婚姻?”

    妙姐眯眯笑着,水葱一样的手指点点我的额头:“男女之事,你不懂。世间的事皆是如此:人们在报复别人的时候,伤害的其实是自己。但不报复,似乎又对不起自己掏心掏肺的付出。到了这个不堪的境地,越是用了真心,越是不甘心,越是放不开,最终都要弄个两败俱伤才算了事。"

    我撇撇嘴。

    我是不懂,也许等我找到了我的所爱,我才会明白这复杂的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并没有等太久,第二天,一个女人先找到了食来馆。

    女人站在柜台前,双眸红肿,眼圈发黑,似乎一夜未曾合眼的样子。她仔细打量着妙姐:“你就是食来馆的老板娘?”

    妙姐温柔的笑着点点头。

    女人的脸上陡然生出一丝怒气,却又努力压制下去:“果然是个出众的美人。你和刘易,到底是什么关系?”

    妙姐看看女人,掩口笑:“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是刘易让你来找我的吧,他的背痛的很厉害?”

    女人强压着怒气说:“没错,痛了一晚上,活活惨叫了一晚上。这个杀千刀的男人,痛的要死,嘴里却还念叨着你的名字,让我今天一定要来找你,说只有你能救他。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让他连床都起不来了,还对你念念不忘?”

    妙姐从柜台走出来,望着女人的眼睛:“你想要他活还是死?”

    女人一怔,忽然崩溃,眼泪汹涌的掉出来:“我真的恨不得他去死!三年了,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天天提心吊胆,担心他出轨,担心又有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找上门来!我恨自己瞎了眼,没有看清楚原来他是这样一个肮脏的男人!有的时候,我都坚持不下去了,我想,离婚算了,离了婚,就不用再看见这个让我恶心的男人。但我又不甘心,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婚姻,辛辛苦苦操持的家,凭什么拱手让给那些不要脸的女人?我恨,真的恨,我夜夜诅咒他去死……”

    妙姐静静笑着说:“可他现在就快死了,而你最终还是来找我了,因为他说我能救他。”

    女人哭的更厉害:“我能怎么办?我爱他呀!”

    女人哭的蹲下来,把头埋在膝盖里。

    这就是爱情?爱上了,就要忍受各种无法忍受的屈辱,即使这样还是要爱?我摇摇头,不明白。

    妙姐并不理会女人,又走回柜台里,等着女人平静下来。时间还早,食来馆并没有客人。我拿过餐桌上的餐巾纸递给女人,女人这才抬起头来,道声谢谢,胡乱擦擦涕泪横流的脸。

    妙姐看女人大概平静些了,说:“你要救他吗?过了今天,他就没得救了。”

    女人咬咬牙:“救,不然我干嘛来找你呢。”

    妙姐招呼我收拾一下跟她一起出门:“阿呜,今天歇业一天,你去仓库里拿一些糯米,再去超市买一瓶黄酒,别忘了拿着柜台抽屉里的香。”妙姐又去了后厨,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古香古色的腌菜似的小坛子。

    女人看到我们手里的东西,似乎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听说哪个小三听到情人要死掉还会像妙姐这样笑眯眯。再看看我们手里的东西,女人彻底放心了。

    女人小心翼翼的对妙姐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妙姐只是一笑,并不说话。

    我们到刘易家的时候,发现刘易锁在卧室的墙角,裹着被子瑟瑟发抖,脸色白的厉害,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他的每一个毛孔里冒出来。看到妙姐,刘易挣扎着扑上来抓住妙姐:“救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妙姐只轻轻一拂,刘易就松开妙姐的衣襟倒在地上。妙姐并不多说,只吩咐我帮刘易解开衣服,露出后背。我忙把刘易的上衣解开,让他转过去,背对着妙姐。刘易的后背看起来光洁的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妙姐先让我拿黄酒涂在刘易背上,我仔细的涂好,回头一看,妙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枚精巧的匕首,匕首的短柄上刻着漂亮的图案,像是什么动物的图腾。

    妙姐吩咐刘易的妻子去把糯米用温水泡上,温水没过糯米就可以了。

    很快泡好了糯米,妙姐把糯米带水一起倒进那个古香古色的小坛子里,摇一摇,再倒出来的时候,竟然变成了米糊,还散发着浓浓的米香味。

    妙姐让我把糯米糊也均匀的涂在刘易的背上,我认真的照做。

    须臾,就见涂在刘易背上的糯米糊慢慢变黑了,一张人脸的形状渐渐浮现出来!那张脸上的表情很痛苦,眼睛已经半睁开,露出白多黑少的瞳仁,邪恶的盯着我们。

    我再次闻到了那股让我作呕的腥臭气味,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等着妙姐的吩咐。

    女人则吓了一跳:“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妙姐并不理会女人,只是紧盯着刘易背上的变化。鬼脸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痛苦,嘴里甚至发出模糊的呻吟,那股腥臭的气味也越来越浓烈,浓烈的似乎要变成汁,让我恶心的无以复加。我只盼望着妙姐赶紧结束这鬼东西,妙姐亲自含了黄酒,一口喷在鬼脸上。鬼脸痛苦的吱吱叫着,拼命往外挣扎,似乎想要挣脱束缚,试图逃出生天。

    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刘易背上的皮肤被扯出很高。妙姐让我和刘易的妻子死死按住强忍着痛苦的刘易,拿出匕首,飞快的朝着鬼脸和刘易皮肤的衔接处切了下去。

    两声痛苦的悲鸣,一声来自鬼脸,一声来自刘易。

    妙姐飞快的把割下来的鬼脸塞进小坛子里,封好,并在瓶口抹上一层黏黏的糯米糊:“好了。”

    刘易却也就痛了那么一下,转头再看他的背上,依旧光溜溜的,什么疤痕都没有。

    妙姐让我抱着小坛子,笑眯眯的告辞了:“刘易,咱们说好的,为你驱邪需要付出的代价,我已经拿走了。你的妻子很爱你,你好自为之吧。”

    不再看刘易和他妻子,妙姐带着我走出了刘易的家门。

    我问妙姐:“这鬼东西,你要他做什么呢?”

    妙姐笑眯眯的不回答。

    我想了一想:“用十年的阳寿换来以后二三十年健康的生命,还是值得的。”

    妙姐却调皮的冲我眨眨眼睛:“不,刘易还是活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我不解。

    妙姐说:“他本来就只剩下十二年的阳寿。”

    我也不再问什么。我对刘易,没有丝毫同情。不知道余下的五年里,他还会不会再犯所谓“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的妻子,还会不会继续活在怨恨和日复一日对枕边人的诅咒当中。我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妙姐究竟拿那个恶心的鬼东西做什么用。

    然而妙姐一回到食来馆,就把小坛子带回了厨房,我也再没有机会知道那个鬼脸的最终结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