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羞辱

章节字数:2749  更新时间:14-04-30 19: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夜无梦,不知今夕何夕。

    翌日,柳逸然迷迷糊糊中醒来,只觉头重身轻,疼痛欲裂,微微一动,便扯动唇角丝丝作痛,柳逸然赫然想起昨晚整夜宿醉,蓦然睁眸,重重叠叠的轻罗帐幔,才知道自己是躺在庆宵殿内的床上,身上也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里衣

    “醒了”

    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

    柳逸然侧目朝声音处寻去,几案上,方问青俯身批阅奏章,玄黑色龙腾锦袍紧束腰身,修长有力的手指随着笔尖在比赶上跳动,玉冠束发,有几缕如墨青丝顺着刀刻般的鬓角散落在胸前。晚霞布空,透过暗青色的小窗跳跃在男子挺直颀长的脊背上,俊逸完美,连那周身的气势都渐渐柔和。

    “看够了没有”

    方问青没有回头,继续一本一本的批阅奏折。

    柳逸然讪讪的收回目光,伸手拉过薄被盖过头顶,忆起昨晚方问青临走时说的话,不禁觉得背后阴风凛凛,冷汗涔涔。柳逸然眉头紧锁,心中却暗自擂鼓。

    良久,方问青才放下手中的笔,转身看向那鼓起的一团,剑眉轻扬,唇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痕。

    方问青起身走近,淡淡的说“怎么,是想让朕抱你起来吗?”

    柳逸然掀开蒙着头的被子,直视他的犀眸,寒潭般的眼中是死灰一般的沉寂,语气温柔却无半点暖意

    “下贱之人,不敢劳烦皇上”

    方问青欺身而上,强有劲的手死死捏着他的下颚,冷硬的说

    “昨晚是谁拉着朕的手不放,现在倒是给朕装起清高,你还真是下jian,柳逸然,这只是开始”

    柳逸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依稀记得昨晚朦胧之中有人将自己打横抱起,没想到自己竟真的如此下jian。

    方问青捏着他的手改为轻轻地抚摸,修长的手指划过他仍有些微肿的的脸,来到脖颈下,曲起手臂拦起他的脖子从床上抱起,坐在自己的膝盖上,欣赏的看着柳逸然,阴柔道

    “朕的男宠果真国色天香,人比花娇,把你困在这里真是太委屈你了,朕有份惊喜要给你”

    方问青朝门外喊了一声,只见一群宫女手里捧着绫罗衣衫,一一站立将衣服折开展现在柳逸然面前。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牡丹翠绿烟沙碧霞罗,各式各样,款色新奇,端的是灿然生光,雍容华贵。

    柳逸然瑟瑟的往外挣了挣,脸色惨白如雪,他紧咬薄唇,看着这些女式衣服,个个妖艳无比,如果此时手中有匕首,他恨不得一刀下去直戳心脏,结束了自己。方问青的残暴他深有领会,他恨不得方问青将他吊起来一鞭一鞭的抽打也好过生不如死的羞辱。他不知道方问青为何对他恨之入骨,为何要一点一点的把他的尊严和傲气消磨殆尽,越是这样,他越是倔强的不肯服输。

    方问青看着他恼羞成怒的神情,反而心情大好,也不顾旁边站着的婢女,将手伸进柳逸然的衣襟内,附身含住他的耳莼,轻声说

    “朕说过,这只是开始而已”

    “来人,替朕的爱妃更衣”

    柳逸然气的两眼直冒怒火,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突然像发了疯似得怒吼道

    “方问青,你杀了我吧”

    眸中是掩不住的怆然、凄凉和决绝,第一次,他开口求他放了自己,第二次,他求他给他个痛快,明明只是昨晚今天发生的事,可他却觉得似是一生的久远。

    “你想死,朕就让全屋的人给你陪葬。”

    “给爱妃更衣”

    方问青拂袖离开,听着从屋内传来的凄绝的笑声,缓缓握紧了拳头,用轻微的切齿声说

    “柳逸然,这是你的报应”

    。。。。。。

    柳逸然反身愤然的打翻宫女手中的服饰,声音愠厉,

    “都给我滚”

    那些伺候的宫女早就被刚才两人的氛围吓得魂飞胆破,只听到陪葬二字,那还顾得了其他,个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求饶,震得地面轰轰作响

    柳逸然知道方问青会说到做到,无力的抬了抬手,道

    “你们先下去吧,我自己更衣,不会连累你们”

    等他们都退了出去关上了门,柳逸然瞬间瘫坐在地上,全身的僵硬,阴凉的寒气顺着地面沁入四肢,迅速延伸漫汲全身,连周身的空气都在一点点凝结成渣,然后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冻结全身,凝聚了时间,连时空都定格在那里。

    他的眼神渐渐涣散瞳孔放大,恍惚间他看到那个凄婉美丽的女子在朝自己微笑,对自己招手,

    “安儿,到娘这里来”

    “娘。。。。。。”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斗着两条胖乎乎的小短腿撒欢一样的奔向娘亲的怀里,指着自己粉嘟嘟的小脸,用银铃般稚嫩的童音说

    “娘,亲亲”

    美妇宠溺的在孩子脸上亲了两口,乐的小孩子咯咯直笑。

    “娘是天底下最美的娘亲,”

    “娘,安儿给你摘了娘最喜欢的荷花”

    。。。。。。

    “娘不要离开安儿,安儿要娘亲”

    “安儿乖,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不要恨你爹,不要恨任何人”

    **的身体,满身满地的鲜血,身上,脸上,手上,到处都是。

    娘亲的死,方问青的仇恨,那是纠缠他一声的噩梦。

    柳逸然默默的呢喃着,声音是说不尽的悲哀

    “娘,你可知。。。。。。孩儿现在生不如死,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偌大的庆宵殿内,空寂无边,只剩下随风摇晃的帷幔昭示着生命的存在。

    。。。。。。

    庆宵殿的大门被从里拉开,柳逸然一步一步的从里跨出门槛,入目的刺眼光芒,柳逸然抬头看了看一丝不苟的天,最是花色烂漫,自己一觉既然睡到黄昏,为何还要醒来。

    早在门外候着的宫女,见门被推开,再看到柳逸然的着装个个都张大了嘴呆愣在那。

    柳逸然选的是一件红色刺兰衣袍,外套红色轻衫,并无过多装饰,红色妖媚,兰花高雅,绸缎般的乌发用一条红色丝带松松系着。他本就生的俊美,毫无瑕疵,这么一身更显他犹如仙人般的飘逸,眉如弯月,眼若明星,鼻如悬胆,唇似含丹,肌似玄玉,端的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宫女长久才回过神来,满脸通红地低着头回道

    “皇上说等柳公子换好衣服就带柳公子去玉淑宫参加今晚的庆宴,顺便拜会故人”

    柳逸然娥眉轻挑,问道

    “故人?庆宴?”

    宫女道“今晚皇上在玉淑宫大摆筵席为今年的文武状元接风”

    他虽被囚一年与世隔绝,但对于朝廷旧部还是知晓一二,当朝丞相杜易仲更是三朝元老,当年皇上弑兄篡位,本应铲除皇太子余孽,但思及他对皇朝功绩卓越,忠心耿耿,便留他丞相职位,继续为皇朝效力,更是封杜家长女杜婉竹为后,杜易仲感激吾皇恩德,更是尽职尽守,兢兢业业,其女更是母仪天下之尊范。先皇打下的江山,在皇上手中更是兴盛,弑兄篡位,手段虽未世人不齿,但论其贤能,天下百姓无不称颂皇上英明。新皇即位,推新政,废旧部,整新钢,与民更始,南抗倭寇,北伐戎狄,开一代盛世之先河,周边小国无不奉为天朝。礼部侍郎沈千亦、大将军李戎、内阁学士步亦铭等都是曾跟随皇上南征北讨的忠士。至于今年的新科文武状元。。。。。。故人?莫非?是他?

    柳逸然脸色苍白,内心如翻江倒海般混乱,会是他吗?不可能,不会的。

    “新科状元是谁”

    宫女道摇摇头道“这个奴婢不知,听说文状元来自扬州城”

    “扬州城”

    三个字如从天泼下的一盆冷水,给他浇了个通透,他暗暗的琢磨这三个字其中的分量,却怎么也无法消化,当年的扬州才子柳逸然已经死去,如今的柳逸然只不过是皇上养在深宫的男娈,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见他。

    柳逸然后退两步靠在门槛上,本就白皙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宫女上前欲要扶他,他抬了抬手道

    “宴会几时开始”

    宫女道“酉时四刻”

    柳逸然道“知道了,到时叫我,你们先退下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