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刺杀

章节字数:2357  更新时间:14-04-29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淑宫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熠熠生辉,如明月般空灵虚幻,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方问青端坐其上,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着黑色绣金龙的绸袍,目光清朗,剑眉斜飞,琥珀酒,玛瑙杯,趁着他小麦色的肌肤、薄薄的唇更是俊朗无比,器宇轩昂。

    底下,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彩袖翩飞。

    碧玉琼觞、金足玉樽、翡翠绿盘,食之如画、酒之如泉,太液波翻。

    方问青遥遥举杯,在座众臣举杯,随后将酒一饮而尽,豪气万千。

    歌舞声罢,丝竹声歇。

    灵动而又充满蛊惑的磁音回荡在大殿之内,方问青朝坐在左边的文科状元徐君墨道

    “皇朝昌盛,不乏奇才,徐爱卿能脱颖而出位居今年榜首,真可谓是不可多得之才呀。”

    众臣都纷纷点头称颂

    文科状元徐君墨起座拱手道

    “皇上文韬武略,英明神武,乃我皇朝之兴,天下百姓之福,臣等一定为国效力,死而后已”

    “好,朕敬爱卿”

    方问青举杯,眉宇间说不出的倨傲霸气。

    “今晚,朕特地为爱卿带了位故人”

    徐君墨微微皱眉道“皇上说笑了,微臣初涉仕途,在宫中怎会有故人”

    方问青不徐不慢道“爱卿见了便知”

    复又回眸对满座群臣道

    “今晚众爱卿可是有眼福了,朕的宠妃可是从不轻易外漏,朕今儿个高兴,就让众爱卿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国色天香。。。。。。哈哈哈。。。。。。宣柳妃觐见”

    透过重重院落,层层殿堂,柳逸然虽是面无神色,内心却是疼痛无比,背负万丈尘寰,碾碎梦靥无常,徐君墨真的会是你吗?

    瘦西湖畔,那个送伞人。

    大明寺前,那个虔诚祈祷者。

    春月楼上,那个对酒吟诗的知己。

    小竹屋内,那个柔情似水的偏偏佳人。

    虽是无意,却是有情,四年相识,只是物是人非,对月空忘。

    恨只恨,一个男人长得这般容貌,当着是个祸害。

    柳逸然每走一步都如同烈火焚身般艰难,羞辱,愤恨,生不如死。那清瘦的身体孤寂苍凉,唇瓣如雪,微微轻颤,连着步伐也是沉重无比。

    满座惊艳,只道是来自仙界的仙子,却不知那只是被屈辱的怨魂。

    方问青浅湛杯酒,欣赏的看着柳逸然艰难的朝自己走来,心中却也是震悍无比,他知柳逸然容貌柔美,但今晚一身红衣的他更是让自己着迷。

    徐君墨看向来人,见如此美人也是一阵惊呆,再仔细一看,手中酒杯嘭一声落在白玉地板之上,口中二字呼之欲出在看到柳逸然苍白如雪的脸时傻呆呆的瘫坐在坐上,看着他向皇上走去,心中更是五味俱全,喜他还在人世,痛他处境之坚,那么高傲的人如今却向女子一样供人欣赏,该是多大的耻辱,该须多少勇气。

    方问青一把将走到自己身边的柳逸然扯入怀内,当着众人之面吻上他的唇,调笑道

    “逸然之色,真乃冠艳天下”

    群臣有的当看清柳逸然乃为男子之身时,眼中嫌恶之色溢于言表,早就听闻当朝圣上有位国色天香的美人藏于后宫,却没想到竟然是位男子,龙阳之好,历来都是令人可耻之径,况且男子拥有如此之貌,实乃祸水。

    先皇宠幸莲妃,却被莲妃所害,历朝历代因美色祸国者比比皆是。碍于皇上颜面,群臣也不敢多议,已过不惑之年的老丞相杜易仲气的吹胡子瞪眼,冷哼了一声,扭头不再看,一个人喝着愤酒。

    柳逸然强自镇定,回道

    “美色祸国,皇上就不怕吗”

    方问青哈哈大笑不再回他,伸手在他腰间狠狠捏了一把,指着柳逸然对徐君墨道

    “徐爱卿可知他是谁”

    徐君墨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尴尬道

    “微臣怎会认识如此佳人”

    方问青又是哈哈大笑,对群臣道

    “众爱卿可曾听说过江南才子柳逸然”

    群臣一片哗然,有人道

    “听闻江南才子柳逸然风流不羁,貌比潘安,玲珑八面,学富五车,虽出生贫寒却勤学好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还有一手妙手回春之术,十四岁便已名满四海,只是于一年前失踪,从此销声匿迹,有人道他已不在人世,莫非”

    方问青接道“爱卿真是好眼光,一看朕的爱妃就猜到了,朕的爱妃正是爱卿口中所说的江南才子”

    柳逸然靠在方问青怀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听着群臣如何议江南才子柳逸然,听着他们叹息、嘲弄的声音,更没有看徐君墨。他紧紧攒紧藏在袖子里的利刃,听着方问青说话

    “徐爱卿当真不记得故友?”

    徐君墨脸一阵青一阵白又一阵黑,回道

    “微臣眼拙了,竟没有认出逸然兄来,实在该罚,该罚”

    说着便自罚三杯,一一饮尽,看着柳逸然始终没有回头缩成一团的身影,暗暗握紧酒杯

    方问青打趣的对徐君墨道

    “看来爱妃实在生徐爱卿的气了”

    徐君墨紧抿苍白的唇,讪讪坐下。

    又是歌舞升平,曲子响起,樱粉色的衣裙微微摆动,转身,举手头足之间无不体现轻柔之美。亭亭翠盖,盈盈素靥,宛如断魂流水,争似人间。

    柳逸然心中万般蚀骨,浑身冷汗直冒,猛然抬眸看向方问青,附身吻上方问青的唇,方问青多下主动权回吻他,还不忘碾碎他一地的尊严

    “你还真是下贱”

    柳逸然妩媚一笑道

    “还有更下贱的呢”

    方问青早被他那一笑痴迷,心中涟漪万千哪还过得了别的,一手按住他的头颅加深这个吻。

    柳逸然惨然一笑,一滴伤痛从眼底划过,来不及捕捉,便已消失,他抽出早已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向那里刺去,这一刀下去,什么都会结束了,这一刀下去,就可以断了这孽情,这一刀下去,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红尘千万丈,我宁愿粉身碎骨,永不轮回。

    方问青胸中陡然一痛,额上青筋凸爆,他低头看着扎进胸膛的匕首,那端正握在如魑魅般的红衣男子手中。

    柳逸然淡淡一笑,猛然拔掉鲜血淋漓的匕首就要向自己的胸膛捅去,方问青单手扣住他握匕首的手腕,反手一握,柳逸然手上吃痛。

    随着匕首哐当一声落地,方问青反手一巴掌掴了过去。

    四下惊散,一片恐惶,有人高喊

    “有刺客”

    “皇上皇上,宣御医,快宣御医”

    有人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方问青,用手捂着他的胸口,可怎么都止不住。

    早已在第一声时,随时防卫在外的御林军就冲了进来,扣住柳逸然。

    方问青保持着最后一丝神智虚弱却凌厉,道

    “将柳逸然打入大牢,没朕旨意,不准他死”

    柳逸然被拖着拖了出去。徐君墨在背后担忧的轻唤一声

    “逸然”

    柳逸然回头朝他柔柔一笑,恍若当年一样,道

    “君墨,不用救我,你自己多多保重”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