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入狱

章节字数:2058  更新时间:14-05-06 1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柳逸然之罪人人得而诛之,天下状告他四大罪行,

    谋逆之罪,媚君惑主,败坏朝纲,违背人*。

    天下唾弃,人人愤慨。

    皇朝天牢

    这里是通向鬼蜮之门,十殿阎罗,亡魂索命。一墙之隔,隔断的是生死之路。牢内飘荡着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缝里吹进来,摩擦出“呜呜”之声,如同炼狱亡魂,风吹起落地尘土,如飘荡的幽灵,刺激着牢内每个犯人的神经。

    牢门的铁链哗啦啦的作响,牢狱一把将刚受完刑的柳逸然如弃芥草般扔倒在地。

    一个狱卒道

    “这人真是大胆,敢行刺皇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另一个狱卒笑淫淫的道

    “可不是,刚进来时看这小子长得真是美呀”

    同伴道

    “你小子不想要命了,知道他是谁吗?听说他可是皇上的男宠,你小子活腻了,敢动那心思”

    另一个狱卒嘿嘿道

    “哪敢哪敢”

    说着两人复又锁上牢门走远了。

    只见柳逸然全身是血,那件红色衣袍如今哪能说是衣服,都是一条一条的碎布,头发散乱,面色惨白,白皙的皮肤上鞭痕累累,向外翻着红肉,狰狞可怕,一些伤痕由于没有医治而溃烂,流着白脓,身上哪里还有一处好皮肤。

    。。。。。。

    “徐大人,您就不要让小的为难了,柳逸然犯得可是死罪,小的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自己的人头开玩笑,您就别再为难小的了”

    看守牢房的狱卒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塞在自己手里,两眼直冒火光,却也贼头鼠脑的转悠着眼珠考虑着,面上却很是为难的半推不推。

    徐君墨满是焦急,只道是那狱卒嫌银两太少,就从怀里又掏出一锭银子塞在狱卒手里,语气甚是温柔

    “麻烦小哥一定要通融通融,我进去只去看一眼,看了就走,绝不会连累小哥”

    狱卒见他对自己称兄道弟,可不好拿了人家钱财而不办事,又是推脱的一会儿,才很是不好意思的把银子揣在怀里,艰难的道

    “徐大人真是太可气了,不过您可不要呆太久了。”

    徐君墨见说通了,忙拉着狱卒朝地牢走去。

    徐君墨来到地牢大老远就看到浑身是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柳逸然,慌忙的跑了过去,抓着牢门担忧的叫着。

    “逸然。。。。。。逸然。。。。。。”

    见柳逸然仍没有回应,连呻吟之声都无,心里直跳,转身抓住狱卒的手央求道

    “快打开牢房,逸然不行了,我要看看他”

    狱卒见柳逸然却时没有动静,想起刚送来时头说皇上特别说了不能让他死,心里也是一阵惶恐,忙掏出钥匙颤颤谔谔的打开牢门。

    徐君墨冲进牢房,将浑身是伤的柳逸然抱紧怀了,扒开他披散在脸上的头发,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气若游丝。呜咽着唤道

    “逸然,醒醒,逸然,我是君墨,你睁开眼看看我,逸然”

    唤了良久,才听到柳逸然近乎耳语的细微呻吟

    “水。。。。。。水”

    徐君墨见他有了神智,又见他嘴唇干燥,翘着干皮,转身对狱卒道

    “去端碗干净的水,快去”

    狱卒慌慌张张的跑出去,又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满满一碗清水递给徐君墨。

    徐君墨将碗口送到柳逸然唇边,喂他喝下,柳逸然进了几口水才算是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瞳孔涣散,哪还有什么光彩。

    徐君墨见他醒来,用袖子温柔的擦了擦留到唇角的水,满当当的心疼。

    柳逸然睁开眼看着他,艰难的问

    “他没死吧”

    如果他死了,自己就不会还活着

    徐君墨正想对他说自己有多么担心,却不防他醒来第一句话竟是问自己皇上死没死,便僵硬的点了点头

    柳逸然叹息道

    “君墨,你不该来的”

    徐君墨吸着鼻子道

    “我要是再不来,死的就是你了”

    柳逸然灿然的笑了笑道

    “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爱哭鼻子”

    徐君墨听他竟然打趣自己家,心里反而更不是滋味,忙用袖子擦了把泪,看着柳逸然,坚定地道

    “逸然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我带你走,你想去哪咱们就去哪”

    柳逸然凄婉一笑,道

    “还有机会吗”

    徐君墨道

    “一定会的,你在哪,我就在哪,要是你死了,我就去陪你,你知道的,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

    柳逸然打住了他的话,虽然知他喜欢自己,但当真正听到时却是一阵枉然,如果自己真的死了,他相信徐君墨会说到做到,可是这份情他永远也无法偿还,已经是肮脏之人怎还配得上这样的人,况且他不想连累徐君墨陪自己送死。

    徐君墨见他打断自己,心里一时甚是难受,道是他不愿跟自己走,可是那话他一个人憋在心里四年,如果现在还不说出来,怕以后就没机会再说,即使柳逸然拒绝了自己,但至少心里会好过许多。急急忙忙的回道

    “逸然,今天我一定要把话说完,你知道的,其实我。。。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一直都是”

    柳逸然看着他满是柔情的双眸,心里针扎的痛,如果,那个人有他一半温柔就好了,如果自己爱上的是君墨就好了,可是,这世间又有多少如果。

    柳逸然直直的看着徐君墨,良久才缓缓道

    “如果能活着出去,我跟你走,但你也要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要让我在下面也不安心”

    徐君墨本来听到柳逸然肯接受自己的情义,心中大喜,但又听他后边的话虽是心疼,还是点了点头回道

    “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好好活着,别做傻事”

    柳逸然亦“嗯”了一声。

    徐君墨本来还想问他一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却又怕自己问了不该问的惹他伤心,便不再多问。

    此刻,站在牢房外的狱卒催了几声

    “徐大人,时候不早了,您还是赶快离开吧,小的真不敢再宽限您了”

    狱卒百般催促,柳逸然见他不忍离去,却也不想害他,柔声道

    “君墨,你先走吧,我还等着你带我走呢”

    徐君墨听他这么说,再三嘱咐才不舍得离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