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往事不堪回首

章节字数:2562  更新时间:14-05-07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咳咳”

    “皇上,皇上?”

    守在床榻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皇后娘娘见皇上悠悠醒来,满脸欣喜,朝在外室伺候的奴才喊道

    “快宣御医”

    御医为方问青把了脉,才算是把一直悬着的脑袋松了下来,道

    “皇上已无大碍,只要好好休养,等伤口慢慢愈合就没事了”

    御医开了药方,仔细嘱咐了什么对伤口好,什么养伤期间不能吃,行了礼才退了出去。

    方问青对仍在一边服侍的皇后道

    “皇后这几天也辛苦了,回宫去吧,这里有奴才伺候”

    皇后不好忤逆,也行了礼退下。伺候的太监小德子小心翼翼的端着药进来,方问青看着那黑乎乎的一碗,扑鼻而来的也是浓浓的药味,皱了皱眉眉头,道

    “拿走,朕不喝药”

    小德子劝道“御医说了,您的伤喝了药才好的快,皇上还是快趁热喝了吧”

    说着端着碗来到床前,方问青捂着鼻子,推着手道

    “拿走,快拿走,朕最讨厌这味了”小德子复又放下药碗,哂然的看着皇上,这曾经驰骋沙场,令敌军闻风丧胆斩杀敌军无数骁勇善战无坚不摧的皇上就这么一个缺点,怕吃药,这要是让天下百姓得知还不笑掉了大牙

    方问青躺在榻上透过重重帷幔,看着寝殿内云顶,忽然悠悠开口问道

    “地牢里怎么样了”

    机灵的小太监立马就明白过来皇上问的是谁,恭恭敬敬的回道

    “回皇上,人还活着,新科状元徐大人今儿个大清早曾去探望过”

    方问青冷哼了一声道“替朕更衣”

    柳逸然瘫靠在地牢冰凉的墙上,目光空洞的望着从牢房上端的小黑窗里投过的微光发呆,有几只大胆的小老鼠在他的脚旁唧唧的窜来窜去。

    忆起今早徐君墨说的话,心中百感回涌,他既然答应了徐君墨会和他一起离开,就会好好保重自己,又想起方问青,直觉心痛如绞,怕是自己永远也没有机会能活着离开皇宫了吧。

    不禁叹息道

    其实自己和他那死去的娘亲是一样的。

    “大娘不要再打娘亲了,求求您”

    只有三岁的娃娃抱着手拿皮鞭的恶妇的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旁边的女子满身鞭痕的缩着身子躺在地上。

    恶妇一脚把哭啼的娃娃踹开,恶狠狠的说

    “小杂种,你娘把我的翡翠玉镯给摔碎了,不要我打你娘也可以,那就还我的镯子”

    女子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过去抱住被踢翻在地的孩子,苦苦哀求

    “安儿是夫君的亲生骨肉,安儿还小,求大姐就不要拿孩子出气,你就不怕我告诉夫君”

    恶妇挥手又是一鞭,女子见状赶紧把孩子裹在怀中严严实实的护住,道

    “谁是你夫君,谁是你大姐,就你这种的妓女也配进安家大门,老爷要不是感念你们的旧情,早就把你扫地出门,你就是个扫把星,祸害,总有一天安家会毁在你的手上,实话告诉你吧,我做的这些都是经过老爷允许的,要不是怕给安家带来杀身之祸,老娘早就把你送衙门了”

    女子听完恶妇的话,瞬间脸色惨白。

    似是打的累了,恶妇扔掉鞭子,目如蛇蝎,恶狠狠的道

    “老娘的玉镯最好就快赔给老娘,否则有你们母子的苦头吃,哼”

    又重重的在女子身上踹了一脚才解气的离开。

    小娃娃伸出小手替娘亲擦了擦眼泪和脸上的灰尘,坚定地道“娘亲不哭,等安儿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娘亲不被大娘欺负”

    女子抱住孩子在孩子的脸上亲了亲,哭着道“安儿真好,娘的安儿是世上最好的孩子”

    说完再也止不住泪水,哭着说

    “是娘亲对不起安儿,让安儿受苦了”

    “娘亲,娘亲,看安儿给娘亲带什么了”

    小孩子跑到女子身边,把手中一直护的好好的莲花递给正在给自己缝衣服的美妇手里。

    美妇微笑着放下手中的针线,回头看向孩子,在见到孩子肿的老高的小脸时僵在了那里,俯身跪在地上捧着孩子的小脸眸含雾水的问道

    “是不是你大娘又打你了,疼不疼,都肿这么高”

    小孩子嘻嘻的笑了笑,把莲花放在娘亲手中很是泄气的说

    “我偷偷的采大娘院子里的莲花,没想到还是被逮到了。我把花插在瓶子里,这样娘亲就可以天天看到了”

    小娃娃仔细的把花插好,端坐在娘亲的怀里,闪着熠熠大眼,好奇的问

    “为什么娘亲长得这么美,哦,我知道了,娘亲一定是天上的仙女”

    美妇笑着道

    “等安儿长大了也一定是个美男子”

    小娃娃嘟了嘟粉嫩的小嘴巴说

    “我才不要当美男子,我要是太美了,会很抢手的”

    。。。。。。

    “娘亲,娘亲,今天我在学堂外又学了几个新字,我写给娘亲看,娘亲”

    “安儿,不要进来”

    美妇话刚说出口,破旧的木门被小孩子推开了。

    两三个彪形大汉**着身子,女子亦是浑身**,布满淤青,发髻散乱,唇角挂着滴滴血珠,旁边的衣服也被撕得粉碎。

    几个大汉见进来个娃娃,淬了一口痰,骂道

    “真他娘的扫老子兴”

    捡起地上的衣服推开还杵在门口长大嘴巴瞪着眼睛的孩子,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小娃娃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个身影晃过,只听“咚”的一声,鲜血顺着墙壁缓缓流下。孩子大惊,哭着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娘亲,替她擦怎么也擦不完的血,歇斯里地的哭着

    “娘亲,不要离开安儿,不要呜呜”

    美妇抬起无力的手为孩子擦去小脸上的眼泪,扯出一抹微笑

    “安儿乖,安儿要记住,安儿不是什么杂种,安儿是爹爹和娘亲的孩子。”

    “答应娘亲一定要好好活着,无论遇到什么都要好好活着,不要恨你爹,不要恨任何人”

    痛彻心扉的哭声回荡在萧瑟温暖的屋子里,从此以后,他只有一个人了。

    那是柳逸然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俊朗的面孔,哀伤的眼睛,还有那在看到大娘恶毒的眼神时的懦弱的逃避,连自己心爱这人的最后一眼也不敢大胆的看,更不敢把她抱进怀里。

    柳逸然想,父亲是爱娘亲的,可是却不敢去保护她,甚至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

    “孩儿叫安品竹”

    他以为娘亲死后,父亲为念及对娘亲的情谊留下他。他以为,父亲会念及骨肉之情照顾他。

    娘亲的丧事很简单,一把火,连同那间破房一起化作屡屡灰烟。

    那一天也是他被赶出家门的时候,那年的冬天很冷,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年,那天,大娘将他推出门外如乞丐般扫地出门。

    “拿着你娘的牌位那远滚哪去”

    小小的孩子抱着娘亲的牌位蹲在破烂不堪的寺庙门口,蜷缩在凛凛东风中,肚子饥肠辘辘,手脚脸蛋都冻得乌青。

    好心的方丈见他年幼可怜便收留了他,用自己俗世之姓,给他改名为柳逸然。

    师徒二人沿街化缘,遭尽屈辱,生活虽贫寒却也是开心。

    好景不长,家乡旱灾连连,庄家颗粒不收,朝廷剥下救济粮大部分都当地府衙私吞,流民四窜,腐尸遍地。

    老方丈带着他一路乞讨南下来到了扬州城,临死之前将他托付给了大明寺住持抚养,出家人慈悲为怀,怜他身世凄惨便收养了他,寺中僧侣见他长得可人,乖巧伶俐,聪明懂事,又爱学习,甚是得人欢喜,便送他去学堂念书。

    吃的是佛家饭,穿的是百家衣。

    那年他已六岁。

    柳逸然聪明伶俐,勤奋好学,短短又一个八年时间已是扬州有名的小才子,也正是在那时遇到了徐君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