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把脉

章节字数:2150  更新时间:14-05-08 21: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您伤还未好,还是尽快歇着吧”

    小德子仔细的研着磨,看着案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折

    方问青凉凉的问道

    “人呢”

    小德子道

    “已经派人去了,估计马上就到”

    方问青一一接过折子翻开看了一眼,气恼的道

    “那些个大臣拿着朝廷俸禄整天就会干这事,朕真是白养他们了”

    小德子偷瞄了一眼不敢再多话,继续乖乖的研磨。

    此时门外侍卫来报“回皇上,人已带到”

    方问青道“带进来”

    柳逸然一步一步的走进御书房,每走一步都扯动着身上的伤痛入骨髓。方问青转过身看着他,蓬乱的发,肮脏带血的身体和那刺目的鞭痕,眸中却仍是任性的不肯服输。

    柳逸然走来跪在地上,平淡的道

    “罪民叩见皇上”

    方问青侧身伸手拿过案桌上的奏折,饶有兴趣的看着,道

    “你说,这奏折朕是批呢还是不批。嗯?爱妃可要给朕指点指点”

    说着俯身掐住柳逸然的下颚逼他看着自己手中的的奏折,一本一本的看,都是讲柳逸然如何如何,罪该万死,望皇上早除之而后快。

    柳逸然冷笑道

    “下贱之命竟也能让朝中大臣如此挂心,也令皇上如此为难,看来我柳逸然就算去了地下也该笑着”

    方问青也不在意,对候着的奴才道

    “来人,为朕的爱妃洗漱更衣”

    复又看着柳逸然道

    “这幅德行,朕看着恶心”

    。。。。。。

    回到庆宵殿早有奴婢准备好一切在此候着。柳逸然沐浴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

    一个女婢端着大堆的小瓷瓶,走到柳逸然身边恭恭敬敬的说

    “奴婢小翠,是皇上派来以后专门服侍公子的。”

    柳逸然还未弄明白方问青为何这么轻易就放了自己,现在又派奴婢伺候,心里很是纳闷。但想起徐君墨说的话,只要能够活着,就一定会有办法离开。

    。。。。。。

    翌日

    霞飞漫天,海棠花飘,初秋的天气仍是焦躁难受。

    方问青踏进庆宵殿的前门来到院子里,把手里的鸟笼挂在树枝上,随后的奴才端着御膳一一布好,才退下。

    咂舌的八哥扑闪着羽毛叽叽喳喳

    “爱妃爱妃,”

    方问青拿棍儿逗它,心情大好,笑着道

    “花果真是聪明,再叫个给朕听听”

    花果又是一阵神气

    “爱妃好大胆,陪朕用膳”

    这只花果本是礼部侍郎沈千亦养宠物,沈千亦更是把他当宝贝看待。不久前沈千亦卧病在榻,方问青前去探望,见了这只鸟甚为欢喜,沈千亦不肯割爱,他便也没当回事,今个中午心血来潮,做了回伪君子,皇威一拿谁敢不从,硬是把花果给要了。

    昨儿个早上一遭酷刑,如今伤口虽然已上了药,但浑身仍是疼痛无比,柳逸然勉强提力起床,拉门而出。不明就里的看着方问青。

    “皇上真是好雅致,不知又什么好主意”

    方问青阴柔一笑道

    “好戏还在后头,现在陪朕用膳”

    方问青坐下,唇角轻扬。柳逸然食之无味,这突然之间的“温柔”,让他不由的浑身发憷。

    用了早膳,小德子端了熬好的满满一碗药,放到石桌上,虽然知道皇上不会喝,但还是每天按时把熬好的药端来。

    “皇上该喝药了”

    方问青紧锁眉头,怒声道

    “朕不是说了,朕身体很好,不喝药,那些个太医当朕的话是耳旁风吗,端走”

    小德子道

    “皇上您还是喝点吧,您这伤不喝药哪能好呀”

    小德子深知皇上的脾气,朝着柳逸然恭恭敬敬的道

    “柳公子,您就劝劝皇上吧,皇上今个才醒,又忙活了半天,也不肯喝药,这身子怎受得了”

    方问青怒吼了声“放肆”

    小德子素知皇上喜怒无常,脾气暴躁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柳逸然良久才凉悠悠回道

    “皇上想寻死,在下也没办法”

    方问青听他这话中的嘲弄之意,拂袖一挥,桌上的药碗砰地一声摔了个粉碎,黑乎乎的药汁流了一地。方问青起身靠近扬手就要下去,柳逸然仰着脸紧闭双眸等着,这样才是方问青的本色,这样他才会安心。方问青的手停在他的脸上,抚摸着还未消肿的疤痕,俯身含住他的唇用能蛊惑人心的声音浅笑道

    “爱妃这是在邀请朕吗”

    柳逸然睁开眼,似要把他看个通透,没有人天生的愿意被人折磨,但如果是要踏着他的尊严,他就倔强的不肯屈服,身为男子,更让他怎样能够服输

    方问青坐下把手向上摊到柳逸然面前道

    “给朕把脉”

    柳逸然愕然,没想到会如此。曾经还在扬州时他便以文采和医术出名,心中一腔热血,豪情壮志,曾发誓以后一定为国效力,造福一方百姓。天不近人意,如今自己剩下的只有支离破碎强力维护的尊严,可此刻见方问青竟是要让自己为他把脉,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便搭上四指附于脉上,竟认认真真的把起脉来。

    “脉象沉而有力,为邪郁于里,气血阻滞阳气不畅所致,太医院开的药皇上也不按时吃,病又那会好。”

    方问青霸气的道

    “给朕开药,朕的伤是你所致,朕的身子以后就包你调养”

    柳逸然不禁看着地上黑乎乎的药汁问道

    “皇上保证在下开的药皇上会喝?”

    方问青不答话。

    柳逸然让小德子拿来笔墨,又铺了纸张,一起一落清秀隽永之中却也刚劲有力的写着王不留行十分,蒴翟叶十分,桑根白皮十分,川椒三分,甘草十分,黄芩、干姜、芍药、厚朴各二分,前三味,烧存性,后六味,研为末,两组和匀。

    小德子拿了方子用袖子揩了揩额头冷汗便匆匆忙忙去太医院抓药。

    柳逸然坐定看着他,开口道

    “皇上就不怕在下在方子里开了毒药”

    方问青好笑“你以为朕养那些太医都是白养的”

    是了,有没有毒御医一看便知,这么聪明的人竟是问出了这么个愚蠢的问题。

    柳逸然垂下头,不再去看他,心中却是别有考量绞尽脑汁竟也是想不出方问青为何会轻易放了自己。

    四大罪状,每一条都足以将他凌迟处死。他刺方问青那一刀时是真真切切想杀了他,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可真当刺下时,疼的却是自己。

    先动情之人,注定也是万劫不复之人。

    因为动了情,所以贪恋他的一点点温柔,一个温柔的眼神,一句温柔的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