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喂药

章节字数:2520  更新时间:14-05-09 17: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方问青看着又是一碗堪比木炭的药汁,竟出奇的没有任何反应,淡淡的对柳逸然道

    “喂朕喝药”

    柳逸然平静的端起药碗放到他嘴边。

    方问青垂下眼睑瞧了眼嘴边的药碗,又抬眸用威慑的眼光揪着他,嘲弄的笑道

    “爱妃就是这样喂朕喝药的”

    柳逸然其实早知他口中的寓意,咬紧了牙关,一只手负于背后暗暗握紧,复又放松,唇角轻扬,浅笑道

    “皇上如果想死,在下给皇上开几味毒药便是,断肠草、鹤顶红、砒霜,哪一样都是见血封喉,不知皇上想要哪一种”

    方问青不以为然的瞧着柳逸然,回答道

    “哪一样都不错,不过。。。。。。还得劳烦爱妃喂朕喝”

    其实柳逸然之所以会如此大胆,也不过是为了试探他,阴晴不定的脾气着实让他更怕,温柔的把你送上天,在残酷的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柳逸然看尽他的眸中,想要找出那么一点点属于方问青该有的的神情,眸光犀利,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他收回目光缩手将药碗放在石桌上,转身欲走,似是想起了什么,复又端起药碗附到嘴边含了一口俯身吻上方问青将口中的药渡给他,入口的浓烈苦涩,令人难以下咽,方问青紧锁眉头,勉强将药咽下。

    。。。。。。

    他一口他再一口,就这样,喂下了一碗药,方问青也是出奇的没有什么动作。

    。。。。。。

    柳逸然含下最后一口将药渡入方问青口中,谁知方问青一把将他扯进怀中附上他的唇将自己口中的药又渡了过去,舌尖紧翘柳逸然的上颚,迫使他将药吞下,邪魅的笑着

    “朕的苦爱妃也尝尝看是什么滋味”

    柳逸然倒抽了一口气,本就毫无血色的现在却更加苍白,被方问青刚才那么一拉扯动浑身的伤口叫嚣着疼,哪还顾得了药的苦。

    方问青见他在自己怀里竟是不做反抗,心道好奇,扳过他的脸瞧着,见他额头直冒冷汗,仔细一想甚是开心地笑着道

    “爱妃不愧是朕的爱妃,朕一说就明白了”

    方问青一边说着,一边退下他胸前的衣襟,狰狞的鞭痕瞬时暴漏在方问青的眼前,整个身子那还有一点好的,新鞭旧痕,都张着大口子,有的还一滴一滴的向外渗着血珠,饶是再强悍的人也难以忍受。

    方问青将他抱起朝殿内走去,柳逸然挣扎着想要逃离方问青就箍得更紧,索性便乖乖的不动任他抱。

    。。。。。。

    方问青将他放在床上,命人拿来药膏,就要去退他的衣服,柳逸然怯怯的向里缩了缩,淡淡的道

    “不麻烦皇上亲自动手,让小翠来就行”

    方问青也不恼,放下药膏唤了小翠起身离开。

    柳逸然听着那沉稳的脚步声由近及远又渐渐消失在空气中,不解的看着窗外。

    。。。。。。

    近一个月来,方问青出奇的温柔,朝中初有上奏欲将柳逸然除之而后快都被方问青一一驳回,也便无人再提这事,剩下几个保守的大臣仍是不厌其烦,方问青也懒得理他们。

    柳逸然斜卧在湘妃榻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执书看着,神情专注。小翠蹑手蹑脚的走来斜下身子看着那书皮上的几个大字,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小翠深知柳逸然性子温顺,待人和善,把她们这些个奴婢当人看,从不摆主子的架势,便大着胆子指着那几个刚劲有力的大黑字不解的问

    “公子,公子,这是什么字”

    柳逸然合上书看了看,柔柔一笑,指着上面的字一一给她解释

    小翠似懂非懂的嘿嘿笑道

    “奴婢知道这《新修本草》肯定是本医书,可这字就不识得了。”

    柳逸然看着他很好奇的盯着书本看,温柔道

    “小翠想识字吗”

    小翠挠了挠头道

    “不劳烦公子,奴婢只是一时好奇而已”

    柳逸然看她不好意思,便起身走到几案旁抽出一张宣纸拿了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递给她,笑道

    “这两个是你的名字,以后有什么不懂得来问我,我教你,现在你先学着写自己的名字”

    小翠接过纸和笔激动地眼泪直打转,开心的道

    “谢谢公子,奴婢一定好好学”

    柳逸然粲然一笑,继续躺在榻上看医书。

    小翠也不打扰他,自己低着头一笔一划的照着写。

    暮色西斜,金黄色的阳光透过暗青阁窗洒满整个屋子,仿佛铺就了满室的金粉,睇睨窗外的海棠花,在夕阳下将整个院落染成红,花天一色,相连而应,恍若仙境。梢头喜鹊起哄,好不热闹。

    柳逸然放下手中医书斜睨窗外,良久收回目光看向正在写字的小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十分可人,这段日子也多亏了有她相伴日子才不算烦闷,饶是他再淡泊的人可着这种日子过也是枯燥无味。小翠放下手中之笔吹干了纸上墨迹擦了擦额角满是欢喜的拿着纸张来到柳逸然身边将自己的字给他看。柳逸然接过仔细给她指点,复又抬头看向她,不禁失笑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道

    “脏了,你呀,写字还能写到脸上去”

    小翠见他好不容易能开怀,胡乱用衣袖抹了把脸,眯弯了一双熠熠大眼,嘿嘿的笑着

    “奴婢终于见到公子笑了”

    柳逸然见他也不和自己生疏,甚是喜欢,莞尔一笑回道

    “难道我没笑过吗”

    小翠连连点头,柳逸然不以为然,拿过笔墨又教了她几个字,二人一静一动,一卧一坐不甚欣喜,就连皇上随身小太监何时进来也不知晓。

    小德子进门看着侧卧在榻上的男子,这里本就是皇宫禁地,没有人敢擅自闯入,这主子虽看似不得宠,别人不知他却能看得出皇上虽然对他狠戾却总是有些不知所措,他是皇上继位才被派来服侍皇上的,后宫之事也多有耳闻,更有传言,柳逸然神似当年先皇的宠妃,而莲妃虽是皇上的生母,却也是宫中禁忌,没有人敢提及当年之事,那是拿着自己的脑袋玩命。再仔细琢磨当年莲妃之事,也甚为蹊跷。莫非?小德子不敢往下想,抬头看着不远处不似凡人的男子只觉头皮一炸,一连退了几步,第一次感觉到这庆宵殿竟是如此阴森恐怖,再看那张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先皇就是躺在这张床上驾崩的。想必这主子还不知道当年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吧

    小德子扶着门边定了定神,脚步轻颤的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道

    “柳公子好雅致”

    柳逸然理了理褶皱的衣角起身,举手投足都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柳逸然浅笑问道

    “只是闲来无事罢了,不知德公公前来所为何事”

    小德子拿眼偷瞄他,之前不觉得,现在看来才发现那张轮廓竟是与那人有着七分肖像,真是太像了,也难怪皇上会变着法子折磨他,这龙阳之辟已是令人嫌恶,可是要真是那种关系?小德子身子一抖,鸡皮疙瘩耸了一地。

    柳逸然被他看得颇为尴尬,又唤了一声

    “可是有事?”

    小德子如雷炸醒,不敢再看,更不敢再想,他可不想提早去阎王那里报到,收敛神色回道

    “花之国进贡了几株新品菊花,最近新开,皇上命奴才前来领柳公子去菊园赏菊”

    柳逸然半张着嘴,眉头微皱,上次庆宴之事至今仍是历历在目,惊魂未定,这菊宴又是什么鸿门宴等着他

    小德子见他半晌不答话,心中暗叹圣上英明,未卜先知,回道

    “柳公子放心,皇上说了这次只是赏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