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菊宴(下)

章节字数:2502  更新时间:14-05-12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津津称赞,然后又是几番畅吟。眼看暮色已深,几人仍是兴致勃勃,毫无怠意,方问青命人摆了晚膳,几人又是宴间畅谈,待用罢晚膳已是薄暮暝暝,朗月当空。

    玉盘珍馐,琼脂玉酿,柳逸然已是熏熏焉飘飘焉,

    除了方问青和杨昊两人,其他三个已是醉意玲珑,

    杨昊道

    “听闻柳兄精通音律,在下不才愿效仿公孙大娘,以武助兴,不知柳兄意下如何”

    柳逸然闻言来了兴致,酒意也退了半分,爽朗的回道

    “昔日公孙大娘,矫若游龙,一曲剑器,挥洒出大唐盛世万千气象。杜公曾有诗,题为《剑器行》,在下愿意琴音助奏。”

    方问青命人拿了宫中最好的凤尾琴,又去了随身佩剑给杨昊,在座众人都是神色激昂,满含期待。

    柳逸然坐定,修长的指轻挑琴弦,弦颤,音起,剑舞。

    琴声初如细雨轻斜千屡,又似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清清泠泠。复又缓缓升起,如雄鹰展翅,盘旋不去,忽又徐徐下滑,如飞瀑落万仞深渊,浩波千里。潺缓宛转同流水,悠扬飘忽似浮云。

    再看那月下舞剑之人,一起一落,如云之缓,如风之迅,如松之劲,劈山之势,空虚之幻。曲身,提步,剑指,变幻无方,轻灵稳健。

    一腔激昂之声高念

    “昔有佳人公孙氏,

    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

    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

    罢如江海凝清光。”

    皓月当空,清光四射,人影漂移,刹那流云,只见那身影轻巧跃起,剑尖轻点,折射着皓月之光,刺人眼神,一招碧海流花,好似水中捞月,镜中看花,似幻似真,飘忽不定。

    那人,那月,那剑,那音,竟是浑然天成,争似人间,就连空气都为之凝结。

    众人连连叫好。

    柳逸然爽朗一笑,指尖复又急挑,琴声斗转,犹如无数烈马跑去,壮怀激烈,温润中铮铮傲骨,顿时让人热血沸腾。

    那舞也随着琴声转而带着杀伐之气,好似冲锋陷阵,奋勇杀敌。

    。。。。。。

    弦止,音绝,剑敛,两人相视一笑,眸中都是激昂澎湃,相见恨晚。

    方问青眸中也是难见的激亢,好似身处战场,嗜血的激情。

    徐君墨唏嘘不定,连连赞了几个好字。

    沈千亦亦是心神未定,满是钦佩的道

    “在下算是真正领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妙,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二位,佩服佩服”

    方问青举杯道

    “朕敬两位”

    众人举杯又是一场豪饮,直到月上梢头,宫门快要关闭才互相道别离开,独留这满园冷香。

    。。。。。。

    柳逸然何曾有过今日之尽兴,由宫奴扶着晃晃悠悠的回了庆宵殿,刚踏进院落就高兴地叫着小翠

    “小翠,为我铺纸研磨”

    小翠站在玉阶之上东张西望,见他迟迟不回,心下着急,又道是被皇上寻了法的折磨,正寻思着出去寻他,见他脚步轻浮的踏进来,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便上前扶他,跟着也是开心,道

    “一直都没见公子如此开心过,可是遇到了可心的事儿?”

    柳逸然道

    “公子今天可算是遇到知音了”

    二人进了殿内,小翠见他眼神泛着水雾,脸颊红晕,提笔轻颤,脚步不稳,怕他喝的过了,作起画来也是轻浮,执意要他喝了醒酒汤在作画,柳逸然哭笑不得,曲指在她额上轻弹了一下,笑着道

    “你道是我喝多了,却不知我是越醉心里越明珰。”

    小翠吐了吐舌,柳逸然莞尔一笑道

    “真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小翠笑弯了一双大眼,欢欢喜喜的为他铺了宣纸,仔细研磨,见他难得开心心里也是止不住的笑。

    柳逸然执笔挽袖,那葱白的手指游刃有余,笔尖潇洒自如,挥翰成风。

    小翠静静地看着他灯下的侧脸,一双丹凤眼微微勾起,面如桃花,眉似墨染,烛火跳动映着他暗夜星子般的皓眸,鉴人心魂,恍若仙人,那般认真模样任谁都看不出是醉酒之人,小翠从无见过如此通透的人儿,不觉之间竟也是面红心跳。

    看他笔下之作,下笔风雷,醉墨淋漓。等他收了笔小翠这才看到画的是什么。

    画中人虽五官平凡,却有说不出的万种蕴藉,特别是那双如鹰般犀利的眸子,射出万道流光,眸中跳动的热枕让人热血沸腾。皎皎河汉月,铮铮傲骨心,那人对月舞剑,剑指沧澜,正做弓步之势,上身直挺,衣袂翩飞,剑尖流光溢彩,正对皓月,身下以一片茫茫荒漠做衬,更显那堂堂男儿的豪情万状。

    再看那丹青妙笔,线条柔美却又苍劲有力,一墨一色,一勾一提,一曲一直都匠心独运,浑然天成,就是那真人站在此处也要逊上个一分二分。

    。。。。。。

    柳逸然停笔看了看,似是少了什么,微微颔首提笔在右上角空白处写到

    “伏波惟愿裹尸还,

    定远何需生入关。

    莫遣只轮归海窟,

    仍留一箭定天山。”

    笔若游龙,潇洒飘逸。

    柳逸然这才满意的放下笔,等到墨汁干了才小心的收起画,笑着对小翠道

    “给我拿坛酒来”

    小翠哑然,担忧的看着他道

    “公子天色不早了,您还是早些歇息吧,酒多伤身,您已经醉了”

    柳逸然柔柔一笑道

    “偶尔能醉一场也是好事,不必担心”

    小翠慢应一声“是”,还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才走了出去。

    。。。。。。

    柳逸然瘫坐在海棠树下提起酒坛痛快的喝着,月华照在他衣襟前的一片酒渍上如同撒上一层银光,醉眼氤氲。

    小翠也如他一样坐着陪他,她只是感觉这样的公子让人心疼,无端的让人流泪。

    “伏波惟愿裹尸还,

    定远何需生入关。

    莫遣只轮归海窟,

    仍留一箭定天山。”

    柳逸然高声喊着,异常兴奋的问道

    “小翠可知这其中意思”

    小翠忍着心中酸楚,强扯出一弯笑眉问道

    “奴婢怎会知道”

    柳逸然如夫子一般一字一句的给她解释,解释完又一遍一遍的呢喃着,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最初慷慨激昂,吞吐浩气,可是,到了后来那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沉,连着嗓子也是喑哑,唇瓣震颤,不成声音。

    “我本。。。。。。堂堂。。。。。。男儿郎,却做。。。。。。却做。。。。。。”

    最后的却再也无法说出口,已是泣不成声,呜咽不止,喃喃良久方问一句“为什么”,小翠没有听到他最后在呼唤那个人的名字,满含深情却是痛彻心扉,悲怆,凄恻,怅惘,无可奈何。

    小翠不敢看他,两滴清泪缓缓滑落,然后脱了缰似得一涌而出,就再也止不住了。

    才华横溢的公子,温润如玉的公子,亦是让人心疼的可怜人。

    心醉了,人亦醉了。

    深秋的夜,很冷,那里,更冷,柳逸然感觉从无有过的想念慢慢从心底盘起,直至心脏。却也从无有过的恨意从上泛滥,两种感情混搅得他浑身抽搐,无法自持。

    是非难辨,情恨难道。

    秋蝉寒哑,叶落草枯,芳草凋敝,这株海棠花却真如传说中一样依旧繁花似锦。

    方问青几乎每夜都宿在后宫嫔妃那里,就算偶尔宿在庆宵殿也只是静静拥他入睡,起初柳逸然总是心惊胆战,步步惊心,见他总是如此也就放松下来,倒也落了个清静,道是他转了性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