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扬州之行

章节字数:2176  更新时间:14-05-13 1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连数日淫雨霏霏,雨过新晴,艳阳普天。

    方问青走进内院便看到这样一幅睡美图,海棠花下,男子慵懒的窝在软榻上闭目浅寐,绸缎般的乌发倾泻而下,遮盖住了半边脸颊,白皙的皮肤如水般娇艳欲滴,一片花瓣飘落,正中眉心,竟是比女子还要娇艳百倍。

    方问青让走进内室拿了条薄被盖在柳逸然身上,熟睡中的柳逸然就像一块暖玉,安静温顺,眉梢的锐气也减了几分,少了那份倔强的盛气凌人。

    柳逸然睁开眼来,眸中带着初醒的慵懒迷离,泛着层层水雾,他眨了眨眼。方问青见他醒来便弯腰一把将他连人带被抱在怀里坐在软榻上,柳逸然心中有事求他便不做挣扎任由他抱。方问青斜眸瞅了他一眼,道

    “既然醒了,就陪朕用膳吧”

    柳逸然漫应了声“嗯”,从他怀中挣扎而出,陪他坐下,饭间无论方问青给他加什么菜他都乖乖吃下,方问青看他如此乖顺抬眸瞅着他,似笑非笑的道

    “什么事说吧”

    柳逸然愕然的看着他,随即窘迫的低下了头柔声道

    “再过几日就是我母亲的祭日,我想回趟扬州拜祭一下”

    方问青冷哼了一声,原本还算柔和的眸中一闪而过的暴戾,凉悠悠的道

    “你就是这样求朕的”

    柳逸然心下黯然,但思乡心切,又是许久没有去拜祭过母亲,现在有求于人,怎好忤逆了他,索性伸出胳膊攀上他的脖颈,闭上眼将唇凑了上去,方问青毫无表情的看着他许是愤恨许是紧张而苍白的脸,也不回应。柳逸然本想浅尝辄止,但又怕惹了他生气,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下叹了口气,便不再拘谨,睁开眸忽扇着羽扇般的睫毛垂下眼睑看着两人相贴的唇瓣,收紧了手臂。

    方问青仍是毫无回应。

    柳逸然心中羞怒,暗骂自己竟是沦落到这般女儿态去求他人,可他更知道这个人的脾气,暗自压下心头之火,伸手探近他的衣襟之内生涩的挑逗他的欲望。

    触及的冰凉,让方问青倒吸了一口气,手法虽然生涩,却也让他心神震荡,难以把持。当下便伸手扣住他的后颈,夺下主动权,直到他气喘不定才放开。柳逸然浑身酥软的瘫靠在他怀里,心下放松之外也有些窃喜,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寸一寸的温暖全身。柳逸然窝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竟是不自觉的往里靠了靠,环上了他的腰。

    方问青被他的行为微微怔愣,随即两靥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眸中却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朕陪你一起去扬州一趟,祭拜你母亲”

    语气轻柔却未达心底,最后五个字柳逸然没有看到那人几乎是用切齿的语气从口中逐字逐字的溢出,眸中是毫无掩饰的嗜血的疯狂。

    柳逸然见他同意了,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回了正位,心里欢喜,眉眼也是止不住的笑意。

    。。。。。。

    方问青说到做到,次日二人便轻装启程,柳逸然本不想和他共乘,无奈自己不谙马术而方问青又嫌弃马车太慢,思来想去只好硬着头皮和他共乘一骑。

    远山似黛,烟波横斜,萧索秋风,迢迢清明,暗红的枫叶飘飘洒洒如同铺就了一地的晚霞,远处几座山峰相对而立,间或有清泉迸石间,如钟磬弥迩,似莺鸣之翠,滔滔汩汩,犹似一幅墨晕画卷,一世之秋。

    柳逸然看着从身边飞逝而过的美景,只觉身处梦中,美景如画,如痴如醉,但不知梦醒会身处何地,是如风般的逍遥,还是那寂默深宫?方问青,他总是会如此轻易地打乱自己的思绪,柳逸然揉了揉微微发痛的额角,多思量,更怅惘。

    镜花如幻镜花遥,落花疏,红尘误,路迢迢,世沉浮。

    二人一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终是在第三日暮色西沉时赶到了扬州城。柳逸然近乡思切,一年多未归此刻更是思念至深,只是物犹在人已非,扬州城并没有多大变化,捏糖人的老者,卖鬼面的小贩,画扇面的秀才,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

    柳逸然虽还想流连一番但看天色已晚,又是日夜兼程方问青早已疲惫不堪,二人便在一家客栈宿下。

    那店小二也是眼尖之人,看那黑衣男子,眉宇之间霸气外露,剑眉犀眸,锦衣华服,旁边的白衣男子虽罩着白色面纱,但隐约可见的轮廓也是妙不可言,翩翩似仙,那店小二虽也是看人无数可几曾见过如此气宇不凡之人,大老远的就哈腰曲背的道

    “二位客官是打尖还是投店”

    方问青不说话,柳逸然看向他寻思了一会道“来两间上房,待会直接把饭菜送到房中即可”

    那小二道了声“好类”,便领了他们到二楼的天字房去,房间清雅别致,檀香袅袅,天光融融,二人少时休息待那店小二前来叩门送了饭菜,柳逸然已是饥肠辘辘,心情舒畅,胃口也是大开,那店小二一一摆好饭菜,见那白衣男子摘下了面纱不觉心下好奇,便想探个究竟,两手忙活,眼也不闲,待他转过了身竟是移不开眼来,搜肠刮肚才想出个两个字:好看,真好看。美男子见过,但美的不似真人的男子他还真是第一次见,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再看一眼,看了第二眼仍想看第三眼,第四眼。。。。。。

    柳逸然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他之所以要带面纱一来怕遇到熟人,二来就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那店小二正想再看几眼却被方问青一个眼神吓得浑身哆嗦,冷汗直冒,连连退下。

    二人饭后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才各回房间歇息。柳逸然躺在床上却是另有思量,从饭间到二人各自沐浴再到睡觉,方问青竟出奇的没有任何要求,打从进了扬州城也都未说过一句话,柳逸然心下纳闷,百思不得其解,困意上涌也就渐渐睡下。他本就睡得极浅,半夜微觉背后一凉,随即一个温暖的身子拥入被中,柳逸然翻了个身自然地朝那热源靠了靠,懵懂之中似是晓得不对,猛地睁开眼正对上方问青闭目安睡的脸,柳逸然挣扎了几下,方问青收紧拦在他腰间的手,沙哑着声音道

    “不困的话朕可以陪你运动运动”

    柳逸然哑然失声,面红耳赤,便不敢再动,乖乖的由他抱着,不多时便听到枕边之人均匀的浅吸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