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祭母

章节字数:2229  更新时间:14-05-14 15: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扬州之美,如诗如画,佳气葱郁,碧逸滋生。

    次日,二人用了早饭便赶往大明寺,每走一步柳逸然都倍感艰辛,大明寺众人都对他甚好,住持普光大师更是将他视如亲子般对待,从七岁起便一直在那里长大,对他来说自己也算是半个佛家人。

    。。。。。。

    大明寺雄踞在扬州北郊蜀冈中峰之上,从中锋从下望去,成百成千的善男信女摩肩擦踵,游人如织,香火缭绕不去,使整个寺院更添仙气。

    二人进了前殿,足有五尺高的弥勒像端坐,绀目澄清似大海,面容丰颐,和善微笑,透视众生芸芸,背面为护法韦驮,两旁分立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四大天王,庄严肃重。

    柳逸然深深看向佛像,屈膝跪下虔诚跪拜,方问青施施然负手站定他身侧,仰视佛像,不屑的冷哼一声,

    那住持见来人气势非凡,对佛不拜,忍不住问道“见佛不拜,不知施主是为何故”

    方问青淡淡的道“在下从不信佛,芸芸众生,我命由我,在下只信自己”他从不信佛,从不会祈求上天庇佑,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挡他者,只有死,就像当年的皇太子方弘奕。

    那人虽是浅语,却已不怒而威,即使道行再深的普光大师也被这男子由内发出的霸气风华折服,普光大师看向他心中已是有了几分推量,微微笑道“二位一定是远道而来,老衲备下薄茶,请到厢房稍事歇息”

    方问青浅笑回道“多谢大师,在下的朋友也刚好有事要找大师”

    柳逸然一直透过白色面纱看着普光大师,几欲呼出口都被硬生生吞了下去,普光大师疑惑的看向柳逸然,道

    “既然如此,请随老衲来”

    普光前面带路,穿过大殿,但见庭院开阔,古木参天,到了厢房,柳逸然关了房门扑通一声跪倒在普光大师跟前,普光大师虽觉着这白衣男子身影甚是熟悉,但见他一进门给自己跪下,心中大惊,伸手相扶忙道“施主这是?”

    柳逸然双手轻颤摘下面纱,抬起头热泪盈眶的看着普光,哽咽道“师傅。。。。。。是徒儿,徒儿并未死,徒儿不孝”

    当年传闻柳逸然之死,普光虽看透生死,但柳逸然毕竟也是自己一手带大,亦是老泪横秋,如今见他还活心中是掩盖不住的欢喜,忙拉他起身,柳逸然抱着他的腿啜泣不止,普光无法,叹息着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道“既然回来了,就去祭拜祭拜你母亲吧,紫竹林的小屋我一直给你留着”

    柳逸然伸袖擦了擦眼泪回道“徒儿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祭拜母亲,顺便拜别师傅的养育之恩,请受徒儿三拜”说着,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下,普光拉他起身,看向一直缄默不语双手紧握背对而立的黑衣男子,对柳逸然道“逸然,带你朋友去你竹屋歇息吧”

    柳逸然扭头看了眼方问青,对普光点了点头,起身复又带上面纱拉门而出。

    普光看着那一白一黑的身影,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叹息着走了出去。

    紫竹林位于后山,这里环境清幽,加之山涧流水潺潺,宛如仙境。

    林深幽僻,新生竹子拔地而起,郁郁苍苍,潇洒临幽轩,劲节有高致,众类云茂,淡烟古墨,微风拂过,玲珑碎空,囊橐萧萧,寒青生烟。穿过竹林便可见一竹屋背山而建,幽远淡雅,山涧飞瀑斜下,清风遐弥。

    柳逸然推门而入,一切都没变,还如原来一样,文房墨砚,诗经医书,淡青色的床被,一切都如同一年多之前那样,房间由于常有人打扫,所以一尘不染。柳逸然引方问青进屋内坐下,方问青四处打量这典雅房间,嘴角轻扬,淡淡的道

    “看来你以前过的不错呀”

    柳逸然道

    “这里以前是一位师伯的居所,师伯圆寂之后,师傅就让我住了进来,师傅待我视如亲子,从六岁我就一直住在这里。”

    方问青轻哼了一声起身夺门而出,柳逸然心下愕然,不知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话惹了他不开心,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微微颤动的竹门,良久,叹了口气进了内室,看着桌上摆着的牌位,上面写着“李氏莲蓉之灵位”,柳逸然缓缓跪下,沙哑着道

    “娘,孩儿不孝,这么久才来看您,更是辜负您的在天之灵,孩儿此次回来,再也不会让您一个人孤零零的了。。。。。。娘,孩儿想您,孩儿这一年来,。。。。。。孩儿,孩儿不孝”

    柳逸然重重磕了个头,侧目斜睨门外,又回头看着那牌位,往事如梭,不堪回首,柳逸然眼角微红不知所措的道“孩儿有好多话要对娘说,孩儿,孩儿爱上了。。。。。。爱上了一名男子,断袖之癖,一直为世人所齿,可是,孩儿。。。。。。真的,爱上了他,孩儿知道,可能永远也得不到他的真心,但孩儿,还是想陪着他,孩儿心里好乱,娘,告诉孩儿,孩儿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话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恍惚又回到了四岁那年被赶出家门一人四处乞讨的日子,像阵风一样漂浮不定。

    祭拜了母亲,柳逸然擦干眼角泪水,走了出去寻找那人的身影。

    山涧下,那人凌风负手而立,秋风鼓动着衣袍翩飞,那人高高在上宛若天上皎洁的月,让他难以接近,天生的倨傲霸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孤独都深深的刺痛着他的眼睛,柳逸然已不想多考虑方问青为何对他恨之入骨,他只想一点点的靠近他,陪他看遍世间花开花谢,陪他一起老死宫中。柳逸然一步步走向前,每走一步都无比坚定。

    柳逸然上前和他一起站立,看着这一片美景,良久才道了声“谢谢”,语气无比真诚。

    方问青没有回头看他,亦不回话。

    “过了今晚,明天我就和你一起回去,从此以后,再不离开半步”

    方问青甚是诧异的看向他满是平静的眸,就如同这眼前的潺潺山水一样清澈无波,方问青一瞬间竟被那话中之意打动,但也只是一瞬间他便压制住心中的涟漪,暗暗告诫自己曾经的誓言,曾经的屈辱。

    二人就这么站着,谁也不说话,直到普光大师命人送了斋饭过来,才双双进了屋内。

    。。。。。。

    夕阳西沉,落暮微寒,天边云霞漫天,照的整片竹林袅袅生烟,如梦似幻。

    恍若一世之秋,不知来生异梦。

    只叹,繁华如歇,落幕如箫。

    第三日,二人一路返回,一路泠月逐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