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情奈何

章节字数:2215  更新时间:14-05-19 1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奕帝为人狠戾,荒淫奢度,每年从民间征收赋税以供建造行宫,仗着先祖打下的盛世江山肆意挥霍,天下百姓怨声载道,周边小国伺机整顿军队,养精蓄锐,边关战士困怠,朝中奸臣当道,丞相杜易仲每思及先皇打下的盛世江山都是痛感流涕,后人无得,他只有尽职尽忠决不能让皇朝江上从此走没落。

    其后方弘奕对他玩腻了看他是真的傻了便随他自生自灭,方问青忍辱负重暗中拜师求学,研读兵书,招集朝中不满方弘奕的大臣,谋划了11年,终于一举得逞。

    奕帝一十二年3月,九皇子以伐无道之名起兵,天下百姓群起,士兵倒戈相向,皇朝动荡不安,外邦趁机进兵攻克皇朝边界城池。

    同年10月,方问青领兵攻下皇城,奕帝闻讯自尽于紫宸殿,尸身被悬挂于城墙之上一月有余,最后挫骨扬灰。新皇继位大赦天下,任贤举能召集天下能人异士,整新钢,亲自披甲上阵抵御外敌,仅用5年时间一举灭了周边3个小国,平复边疆战乱,皇朝在他的治理下达到空前繁盛,史称庆帝。

    庆帝七年,方问青南下扬州,尤记扬州桥头的惊鸿一瞥,那人白衣胜雪,人比花娇,也是那一眼让他久埋的恨意一点一点的滋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猜出这人是谁。其后他命人将柳逸然带进宫中,囚禁在庆宵殿内一点一点的折磨他,让他雌伏自己身下,他要将这恨一寸一寸的发泄在她儿子身上,他要让那女人即使死了也不瞑目。

    。。。。。。

    柳逸然的倔强,柳逸然的温柔,柳逸然的骄傲,甚至柳逸然的深情,竟然,竟然让他不知所措。

    黑夜中,方问青负手站于庆宵殿的门外,却没有勇气走近一步,每走一步心就乱一分。

    小德子手持灯笼跟在他后面看着那抹孤寂的身影,叹息的摇了摇头。方问青仍是站着也不进去,看着窗台上跳动的烛火,良久问道

    “怎么样了”

    小德子回道“回皇上,已经是第五天了”是的,这主子已经昏迷五天五夜了,小德子不知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主子们的事那是他们奴才该问的,可是这皇上的心思,他更猜不透,也无法猜透。

    方问青收回目光看着昏暗中隐约可见的海棠花,小心翼翼的问道“朕,是不是做错了”

    小德子张大了嘴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第一次见到这无坚不摧的帝王竟不知所措的问他这个奴才,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小德子暗自揩了把泪回道

    “皇上为何不好好的问问您的心”

    方问青伸手抚上自己的胸膛,感受着那里的跳动,呢喃着“为何你都能看出朕的心,朕却。。。。。。看不出自己的心”

    “走吧”

    方问青转身,不再看,伸手拢了拢身上的狐裘,一步步的沿原路返回。

    灯笼中的烛火跳动,时不时发着呲呲的声音,照的人影婆娑,树影婆娑。惨惨淡淡月,朦朦胧胧影,夜凉如冰。

    夜深了,情,不知何时,也深了。

    翌日

    小德子火烧眉毛的跑了进来也顾不上行礼,结结巴巴的喊道

    “皇上,柳公子他。。。他。。。”

    方问青手下不停继续作画,回道

    “醒了?”

    小德子急急忙忙的继续道

    “自缢了”

    笔尖轻颤,在勾勒好的眼角处点了一笔。画中人衣带翩飞,眉目如画,线条柔美,虽未着色,却是飘飘欲仙,俊逸无比,只是眉眼处被无端点上了一颗泣血痣。

    “今个大清早小翠去给柳公子喂药,进门就看到。。。。。。皇上,您慢点,奴才还没说完呢,皇上。。。。。。”

    小德子在后面拔腿跟着还未听完就一晃无影的皇上,自己跑出去哪还有皇上的影子。伸手轻轻拍了自己右脸一下咕哝道

    “你这张嘴,好的不说专说让人操心的”

    。。。。。。

    方问青刚踏进前门,就看见宫女小翠端着水盆哭着出来倒水。看到方问青仇视的不情不愿的跪下行礼,方问青挥了挥手让她起身,淡淡的问道

    “死了?”

    早上小翠去给柳逸然喂药推开门就看到三尺白绫悬挂房梁之上,小翠连滚带爬的扶起被蹬翻的凳子站在上面强自镇定自己瘫软的四肢,拼了命的用劲抱着柳逸然的双腿往上抬才算是把他救了下来,幸好发现的及时,否则。。。。。。小翠不敢想象,要是公子真没了,她会如何。又想起那晚看到公子满身伤痕的样子,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公子这般人儿,受了这么大的屈辱,现在又听道皇上冷冷淡淡的问死了没,心中为公子心疼,皇上虽可怕,但她现在最怕的是公子再有个三长两短,哪还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西天如来,大不了就是一死,她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小翠气呼呼的顶撞道

    “死了,皇上这下该满意了”

    说着端起空盆也不顾杀头之罪又气呼呼的进了大殿。

    方问青一声一声的呢喃着

    “死了?死了,呵呵呵呵。。。。。。”

    小翠边走边骂将手里的水盆哐当一声放到梳洗架上

    “没情没意,最是帝王无情,哼。。。。。。”

    突然想起内室床榻上的人,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看着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头顶床幔的男子,心里又是一阵酸楚,不争气的眼泪刷刷的流了出来,跪在床头唤了几声“公子”,那人仍是没有动静,连呼吸都是似有若无。命是保住了,可醒来后就一直盯着帷幔看了两个多时辰。太医说这是由于受到过度刺激才神志不清,可是已经这么久了,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公子,您快醒醒吧,呜呜。。。。。。”

    小翠伏在榻边哇哇的哭着,泣不成声,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哭,最后索性脱缰似的大哭起来,连方问青什么时候走了进来都不知晓。

    “出去”

    无比寒冷的声音射穿大殿,小翠浑身一个哆嗦跌坐在地,抬头当好撞上方问青要杀人的厉眸,小翠早就什么都顾不得,她知道就是因为这个霸道无情的皇上公子才会变成如今这样。

    “奴婢还要照顾公子”

    虽是坚定,但面对这样倨傲无常的帝王,声音中还是带了几分怯畏

    “出去”

    这一声更是刺人耳膜,宛如那雪天连山上万年不化的冰霜欲将人冻个通透。

    小翠也是害怕,怯怯的起身行了礼一步三回头的关门出去,身子一闪猫腻在暗青色窗子底下,侧耳贴着墙壁偷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