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痴儿

章节字数:2233  更新时间:14-05-22 0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方问青悬着的一颗心在看到柳逸然睁着的眸子时算是微微放松一点,他坐在床沿上看着柳逸然毫无表情的脸,弯腰脱下自己的靴子和龙袍,掀起一个被角钻进被里,从侧面环上柳逸然的腰肢,紧紧的贴着他用自己的体热去温暖他毫无温度的身体,一遍一遍的呼唤着

    “逸然。。。逸然。。。”

    柳逸然温柔的让人憎恨,倔强的让人心疼,温柔如他,倔强如他,喜欢或不喜欢,他不知道,只是想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一点一点的发泄自己的仇恨,他只是找到了更有意思的报复方式,可当真正听到那个“死”字时,痛也就席卷而来。

    他真是悔青了肠子,恨不得把自己开膛破肚洗了干净再塞进去。

    方问青死死的抱着他,却怎么也暖不热他的身子。

    。。。。。。

    窗外不知何时飘飘然然的下起了第一场雪,北风呼啸,狂暴的拍打着房门,从缝隙中间或闯进一丝细风,吹起重重帷幔翩飞。

    雪越下越急,风越刮越大,这雪,这风,这天,是混沌初始?还是雪妖作怪?还是天崩地裂?

    星星点点的红,密密麻麻的雪,那是传说中唤醒神树的亡灵。

    谁能洗尽浊色,清涤凡心。

    自那日柳逸然醒来,都是神魂不全,不是坐在窗前发愣就是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为了便于照顾他,方问青索性将御书房搬到了庆宵殿的外间。

    这日,方问青下了早朝回来进了院落就看到一群奴才面色慌张的杵在那,而柳逸然更是只穿了件单薄的里衣赤着脚站在雪地里抬头看着那株海棠花,双脚冻得通红也是毫无知觉,方问青抬手让伺候的奴才退下,上前解掉自己的貂裘裹在他身上,打横将他抱进殿内,包在被子里。在屋内踱来踱去,烦不胜烦。

    莫非真是疯了?

    方问青困恼的扶了扶额,坐在桌子旁一杯一杯地灌酒,酒香纯烈,几杯下肚已是浑身热火,他轻捻酒杯,杯中美酒在他指间缓缓摇晃,突然眸中一闪而过的狡黠,方问青剑眉轻挑,露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他放下酒杯起身来到床前,弯腰又将柳逸然从床上抱起,复又坐在桌子旁,拦腰将他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环上他的腰肢,另一只手端起白玉酒杯,一仰而尽,放下酒杯俯身将口中美酒一一渡给他。

    一口烈酒下肚,柳逸然眉头紧锁,咳了几声,总算是有了些其他的表情。方问青见诡计得逞更是得意,继续一口一口的喂他喝,柳逸然竟是一点抵抗都没有。直至壶中美酒见底,方问青才放过他,看着他染上红晕的脸颊,终于有了点活人的气色,嘴唇微翘,宣告自己的不满,眉宇间竟都是小孩子脾气。

    方问青看着他难得漏出的可爱模样,心头也是一阵骚动,酒劲渐渐上涌,毫不客气的一手按住柳逸然的头,俯身下去。

    。。。。。。

    “徐大人,皇上现在事务繁忙,您要是有什么事等明儿个早朝再议吧”

    小德子左劝右劝怎么也说不动徐君墨,他也是怕万一徐君墨那直脑子一个不开窍顶撞的皇上丢了小命,才一直拦着不让他进去。可这徐大人还真一根筋的较上劲来,跪在这雪地里都快一个时辰了,怎么都不肯走。

    小德子叹了叹气又道

    “徐大人,奴才知道您和柳公子的交情,就算是为了柳公子好您还是敢快走吧”

    徐君墨一声为了柳逸然好,心道莫非皇上又有什么变着方的法子折磨柳逸然,心中更是着急。他一直担心逸然就托人打听宫中的事,前不久听说他病了,昏睡不醒,就一直寻思着机会见上一面,忽又听说柳逸然上吊自杀,醒来后更是神魂不全,状似痴儿。心中更是忧甚,今儿个下朝就回了府寻思着找个什么借口可以见上一面。说是探病,怕是连个影子也见不着,忽又想起今儿个早朝皇上提及的明年黄河防患之事。便急急忙忙写了折子,揣在怀里,直奔后宫庆宵殿。跪了许久仍是不见皇上召见,探着身子向那紧闭的殿内偷瞄。

    既然来了,徐君墨就是吃了秤锤铁了心,不见上柳逸然一面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索性扯着嗓子在殿外喊着

    “微臣徐君墨有要事奏明皇上”

    小德子一听这炸耳的声音,慌道

    “哎呦,我的徐大人,您真是嫌您命长,阎王索命也得看时候呀”

    徐君墨索性一横豁了出去,又再次喊道

    “微臣。。。。。。”

    “宣”

    方问青早就听到了门外的动静,也是知道徐君墨的小心思,便故意晾着看他如何。

    得到了皇上的宣召,徐君墨这才高高兴兴的拍掉身上的积雪,活动一下早已麻木的四肢推门进去。

    扑面而来的满室酒香,和着那炭火的温度顿时让人浑身冰冻的血液瓦解流及全身。

    徐君墨跪下见礼,方问青也不说让他起身。

    方问青没有看他,伸手抚了抚窝在自己怀里飘飘欲睡的柳逸然乌黑的发,淡淡的问道

    “徐爱卿有何要事这么急着见朕”

    徐君墨一直低着头看着暗灰色的地面,恭恭敬敬的回道

    “回皇上,微臣已拟出了关于明年黄河水患防御的良策。”

    说着颤颤巍巍的摸进怀里掏出写好的折子呈了上去,借着方问青看折子的功夫偷偷打量他怀中的柳逸然,只见他发丝凌乱,两颊微红,薄唇肿胀泛着水泽,饶是再木讷之人也能明白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再看他窝在方问青怀里的乖巧模样,更加相信宫中传言。

    他了解逸然,绝对不会甘愿口口,即使他喜欢的是皇上,也不会做出如此乖巧之状,除非他真的忘却一切,傻了。。。。。。

    徐君墨暗自揩了把泪。

    方问青看完折子,似笑非笑道

    “这就是徐爱卿口中的良策?”

    徐君墨胆战心惊的跪着,不知如何回答,其实这个所谓的良策也只是他为了见柳逸然而随意写的,都是些如何加堤岸,防患未然,他哪有什良策。

    许久,方问青又徐徐道来

    “不过徐爱卿的提议也不无可循之意”

    “没想到徐爱卿在治理黄河水患之事上还真是颇有研究,让你当个区区文官真是屈才,朕就封你个河都御使做做如何”

    徐君墨直觉背后冷汗淋淋,原本就低着的头此刻却是再也抬不起来,声音颤抖着道

    “微臣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皇上决定的事没一个敢说不字。

    方问青见他仍无退下之意,便问

    “徐爱卿可还有事?”

    徐君墨这才意识到,磕了头,抬头瞄了眼柳逸然才退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