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计划

章节字数:2675  更新时间:14-05-23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柳逸然施施然的走进大殿之内,站立在窗前看着那被雪压弯的海棠花,呢喃着“为什么会是这样”,寒风胡乱的刮着,卷起片片星白透过开着的暗青阁窗跳进室内,吹打在他的脸上,小翠跟在后面看他如此心疼不已,拿了披风给他披上,又伸手将阁窗关上,幸好这庆宵殿一应尽有对于吃穿用度方面皇上并不苛刻他。柳逸然转身对小翠道了声“谢谢”

    小翠看尽他满是疲惫绝望的眸,想起今早柳逸然所说的话,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他脚下,扯着他的衣角看着他道

    “公子如果想离开这里,奴婢就是搭上这条贱命也会帮公子,如果能离开,公子就走吧”

    柳逸然伸手拉她起身,含笑的看着她,柔声道“我。。。。。。不想害你”

    小翠反握住他的手,摇着头沙哑着声音回道“奴婢求您,公子能离开就离开吧,奴婢什么都不怕”

    柳逸然抬起袖子温柔的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柔声道“算起来我也只是比你大一岁,小翠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大哥如何”

    小翠喜极而泣,反而哭的更厉害,啜泣着喊了声“大哥”,柳逸然满是欢喜的把她拉进怀里,轻抚着小翠的被叹息道“我柳逸然何德何能,竟得你不离不弃,你放心,如果能离开大哥一定会带你一起走”

    小翠对他的心意,他再明白不过,虽然男子并无贞洁之说,可是在他看来,自己早已脏脏不堪,断袖之癖,兄弟**,他柳逸然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还有什么资格得这丫头的真心,越想,这里就越是刀绞般的难受,仿佛有人生生将他的胸膛挖了一个大洞,取出心来,风呼呼的刮着,从前面进,从后面出,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凝结,柳逸然心下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次了。

    柳逸然站定,平复心底的涟漪,看着小翠,严肃的问道“小翠平时可以出宫不能”

    小翠皱了皱眉头失望的摇了摇头,问道“公子可是需要什么”

    柳逸然回道“确实需要些东西做准备”

    小翠道“奴婢虽不能出宫,可奴婢认识一个制衣坊的宫女,是奴婢老家那的,当初奴婢进宫也是托她帮忙,她经常跟着跟着染织署的尚宫出宫采集染料,要是公子有什么需要奴婢可以托她帮忙”

    柳逸然闻言,转身来到几案旁,抽了纸张,执笔在纸上写下几行字,吹干了墨迹折好递给小翠,回道

    “这是几味药材,托你朋友帮我出宫一趟,切记,小心。”

    小翠虽然不懂这是要干什么用的,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收好,回道“放心吧公子,奴婢一定帮您办到”

    柳逸然颔首,笑着道“还不改口?”

    小翠窘迫异常,情不自禁的脸红心跳,刚才那一声是她在不经意间叫出的,小翠狠狠的低着头,小声唤了声“大哥”。柳逸然又嘱咐了几句“万事小心”之类的话,才让她退下。

    。。。。。。

    小翠出了庆宵殿,匆匆忙忙的来到染织署,找到宫女冉玉,拉着冉玉东拉西扯的闲聊家乡之事,左一句姐姐右一句姐姐的叫,直叫的冉玉心花怒放,那冉玉毕竟在宫中待过数年,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理儿她还是晓得,冉玉面上欢喜心中却是知晓这丫头必是有事求她,又闲聊了几句,冉玉收敛笑容正色道

    “你这丫头进宫没多久,这嘴上哄人的功夫倒是练得不错,说吧,找姐姐何事”

    小翠见她识破了心计,也不再拐弯抹角,掏出袖子里藏得好好的纸张给她,笑着道

    “妹妹最近老是睡得不踏实,刚好我那主子懂些医术,便给我开了个方子,,姐姐您也知道像我们做下人的每个月也就那么点奉银,宫里的药材又贵,妹妹想托姐姐什么时候出宫帮妹妹买了这方子上的药材”

    冉玉疑惑的瞧着她,柳眉微皱,小翠看她疑惑,继续道“姐姐不用担心,这只是治疗失睡的方子,姐姐待妹妹这么好,妹妹怎会骗姐姐呢”

    冉玉看她眼圈发黑,眸中都是疲惫,回道“你也知道,这宫中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有一点小的差池就会去见阎王,过几日我就会出宫,下不为例”

    小翠闻言心中大喜,又是姐姐的喊着,摘下手上的翡翠镯子给冉玉带上,笑着道“这镯子是我的传家之物,虽然比不上姐姐的,但是妹妹的一片心意,就送于姐姐了”

    冉玉推脱着就要摘下,小翠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妹妹不打扰姐姐了,妹妹也该回去了”冉玉见执拗不过她,拿了人家物什怎有不办事之理,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便送她出去。

    小翠伸手拢了拢衣服,抬头看了看又暗淡一片的天,不禁撇了撇唇角,加快了脚步,为了公子,她什么都可以做。

    皇朝的天说变就变,昨儿个下了一整天,今儿个总算是见了一点暖光,雪光融融,恰恰星白,帝里佳气葱郁,即使是百草枯寂,也挡不住那粲耀的玉宇琼楼。

    这日,下了早朝,徐君墨和沈千亦被皇上留下议事,二人出了御书房走在后宫的青石道上,徐君墨一步几回首的透过重重殿宇朝东看,可着劲的叹气,沈千亦走他旁侧,看着他脚步踌躇,眼神斜睨,唇角微撇,一副深宫怨妇盼帝宠的样子,心里好笑,便打趣道

    “我说,我的徐大人呀,你这一步三回首的,可是这东边藏了什么宝贝?”

    徐君墨本就心里不畅快,回头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就是不理他,沈千亦遭了白眼,也不生气,其实他知道,这东边却是藏了个宝贝,还是个活宝,菊宴一瞥,那人、那琴、那剑,回想起来至今都让他心神激荡,可是又能如何呢?

    沈千亦知他心思,轻叹了口气,道“走吧,这后宫不是久留之地”

    徐君墨低“恩”一声,却是心不在焉,二人各怀心事,就连身后有人也不知道。

    小翠大老远就见他们出了御书房,便一直跟着,唤了好几声“徐大人”二人都是无人应答,索性便跑上前来拦了他们去路,心喜的问道“徐大人可还认得奴婢?”

    徐君墨回过神来,仔细打量她,疑惑的问“你是?”

    小翠见他有了印象,回道“奴婢是柳公子的贴身侍女,那日徐大人跪在雪中。。。。。。”

    徐君墨闻言,激动地抓住小翠的手,焦急的问道“逸然怎么样了,他怎么会傻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翠被他抓的生疼,但见他这么关心公子的事,心道是找对了人,回道“徐大人放心,公子已经没事了”

    徐君墨仍是抓着不放,呢喃着“怎么会没事,前些日见他,逸然还。。。。。。”想起那日见到柳逸然痴儿神态,话未说完已是心痛不已。

    小翠拿眼侧看了身边之人,抽出手,问道“徐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君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松开手,看向别自己忽略的同僚,沈千亦一直默不作声的听着他们谈话,知道只要是涉及柳逸然的事,徐君墨就会忘乎所己,颔首回道“我到宫门等你”,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他们二人谈话。

    小翠领他来到无人的地方,从袖子中掏出纸张给他“奴婢知道,徐大人和公子是旧识,这是公子需要的药材。”她本托了冉玉帮忙,可公子说药中少了几味,小翠本想再拜托冉玉,可是这次冉玉说什么也不帮忙,小翠无计可施,这才想起那日雪中见到的徐大人,去年庆宴之事传的沸沸扬扬她暗中打听才知道徐君墨和柳逸然是旧相识。

    徐君墨接过方子,挑眉问道“药?可是皇上又。。。”

    小翠忙摇头道“不是不是的,公子现在很好,这药是别有用处的”

    徐君墨闻言,放下心来,又折了纸张藏在袖子里,宫中耳目众多,二人没敢多停留,便各自离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