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营救(上)

章节字数:2684  更新时间:14-06-09 14: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皇朝的京城更是一片繁花似锦,车马粼粼,金翠耀日。

    沈千亦出了宫,见天色还早,闲来无事便在大街上闲逛,卖包子的婆娘扯着嗓子吆喝,那声音颇具穿透力,香味四溢,丝丝缕缕的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转着弯的钻进了路边行讨的小乞丐鼻子里,那本饿的发恹的小乞丐顿时两眼冒金光,可着劲的吸着鼻子一路顺着香味寻去,瘦小的身子钻过人群偷偷猫腻在包子笼旁,趁着那卖包子的婆娘转身之际,探出两只贼贼的小眼,伸手抓起一个包子揣在怀里就跑,那婆娘见慌神之际让那小崽子又偷吃了包子,一手掐着肥桶大腰,另一只手高举菜刀“咚”的一声砍到砧板上,扯着嗓子大骂

    “你小崽子再头老娘的包子,信不信老娘把你剁了包包子”

    小乞丐回到乞讨的地方咧嘴嘿嘿笑了笑,脏兮兮的小脸上漏出两排明晃晃的牙,小心翼翼的掏出怀里被印了几道黑银的包子一点不掉的往嘴里塞,边吃边叫着“好吃好吃”

    旁边的乞丐都舔着干裂的嘴唇,捂着骨碌碌乱叫的肚子看着他。

    沈千亦走到那婆娘的包子铺前,从袖子里掏出碎银给她道

    “来十个包子,剩下的付刚才那孩子的包子钱,以后那些孩子再来拿你的包子,莫要打他们或送官就是。”

    婆娘连连回道

    “公子说的是,公子好人呀,小妇人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沈千亦拿了包子来到乞讨的地方将包子一一发给那些孩子,又留了一些碎银子给他们,笑着道

    “以后莫要在偷东西了,要是被逮到也是要受苦的”

    那些个小乞丐们嘴里塞着包子狼吞虎咽的连连点头。

    沈千亦随意的走着,卖鬼面的小佬儿见他相貌堂堂举止儒雅,弓着腰笑呵呵的问

    “公子想要哪一个”

    沈千亦拿起一个马面,斜眼往身后不远处的一个黑影望去,转身掏出银子笑着对老板道

    “就这个了”

    。。。。。。

    沈千亦笑着穿过人群朝东大街都去,一路询问才算是摸到了地方,只见那朱红色的大匾额上镶着灿黄色的几个大字“丞相府”,门口两个石狮子相貌凶猛,勇不可挡,威震四方。

    “沈大人来了,在下去禀报丞相大人”

    守卫见他来此,恭恭敬敬的替他禀报。

    沈千亦柔柔一笑拱手谢道

    “有劳了”

    不一会,丞相府的老管家笑呵呵的出门迎道

    “沈大人是来看望丞相大人的吧,快请快请”

    那老管家看起来不过半百,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慈眉善目,甚是和蔼。

    沈千亦拱手道

    “听说老师病了,学生特来探望”

    管家领他进了院内,摇摇头叹息道

    “丞相大人那是心病,先前是皇上的那位男宠,现在是为徐大人,既然沈大人来了就好好劝劝丞相大人吧”

    沈千亦眉头微蹙道

    “怎个劝发”

    管家道

    “丞相大人哪是养病,皇上这次是决心要杀徐大人,丞相大人多次奏明圣上三思,可皇上非但不听,还下旨让丞相大人回来闭门思过。哎,美色祸国呀,美色祸国呀”

    沈千亦不做声的跟在后面,到了内院,管家引他进去复又关了门退了出来。

    沈千亦见四下只有他们二人在此,双膝一曲咚的一声跪倒在地。

    杜易仲见他如此甚是不解,伸手就要扶他,道

    “千亦这是。。。。。。”

    后面的话还未出口,在看清来人的真实面目后大吃一惊,随后冷哼了一声拂袖转身不愿看他。

    那人竟是易容之后的柳逸然,而此刻留在庆宵殿的人却是变作柳逸然的沈千亦,二人为了救出徐君墨更是冒着杀头之罪欺上瞒下,互换身份。

    柳逸然重重的给杜仲易拜了一拜,无比坚定地道

    “望丞相大人助逸然救出徐大人,柳逸然必定以死谢恩”

    最后的四个字一字一字更是无比真诚。

    。。。。。。

    柳逸然又易容回沈千亦的模样谢了管家,暗暗握紧手中令牌朝城外走去。

    隆冬未过,仍是天寒霜冻,寒气逼人。

    天色渐黑,新月似眉,星汉迢迢,空中雾霭沉沉,一片苍寂,这夜,正是梁上君子入房行窃,田家寡妇开门偷汉,蒙面恶人持刀行凶,青楼暖房*爱涟漪之时。

    “沈大人这么晚了还来”

    沈千亦叹息着道

    “徐大人明天就要被斩首了,同僚一场,我来送他最后一程”

    牢头摇了摇头也是叹息道“徐大人福薄呀,这官还没暖热连人都搭进去了,可是皇上下了令不许任何人探望,沈大人这。。。。。。”

    闻言,沈千亦从怀中掏出事先备好的令牌给他看,那牢头也是个小心眼之人,见皇上令牌在此才放下心来,连连点头道“沈大人莫怪,小的也是奉命行事,既然这样,沈大人请”

    牢头提了灯在前面带路,豆大的烛火如幽灵般在灯罩上跳动,时不时发出噼啪之声,牢内腐臭难闻,悉悉索索的呻吟声、铁链摩擦声。徐君墨坐在冰冷的地上,四肢带着铁链轻微抖,待看清那个面容不觉惊呼道

    “你。。。。。。你。。。。。。怎么来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来送自己最后一程的竟是他,此刻再见竟是不知所措。

    牢头打开了牢门,沈千亦将手中食盒放下,掀开盖子一碟一碟的取出小菜,看向徐君墨怆然道

    “沈某来送徐大人最后一程”

    忆及二人之前种种,徐君墨惨然一笑,拱手道了声谢“死前能得沈兄如此真心相待,君墨黄泉路上也该知足了”

    沈千亦不解的斜睇他一眼,随即俯身为他斟了一杯酒递给他,道

    “黄泉路冷,徐兄喝了这杯酒暖了身子明天好上路”

    徐君墨手指轻颤接过酒杯,道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来。。。。。。干”

    两人碰杯,端起酒杯一仰而尽。

    沈千亦又斟了一杯酒,转身对着守候在牢门口的狱卒道

    “这天寒地冻的还要劳烦你在此守着,真是为难了,来你也喝杯酒暖暖身子”

    那牢头刚才就是在偷偷喝酒,酒味如水哪有尽头,酒刚进杯时他就闻到了那浓烈的酒香,都道是官家就香,真是果不其然,早就如饿鬼般两眼直冒金光,贼眉鼠眼的连连道

    “小的就不客气了,多谢沈大人”

    沈千亦眸光突变,淡淡的道“客气,客气”

    那牢头一杯酒刚下肚,连回神的余地都无,已是瘫倒在地。徐君墨睁大了眼睛张着嘴大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伸着指头指着沈千亦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你。。。”

    那人伸手让他噤声,手脚麻利的将那牢头拖进牢内,三两下就拔掉了他身上的衣服递给徐君墨小声的道

    “在下是丞相大人派来就徐大人的,徐大人赶快换上,出了牢房一直向北走,到前面的小巷右拐,那里自然有人接应,会送徐大人安全出城”

    那人说着又递给他一张人皮面具,道

    “时候不早了,徐大人易容成这牢头模样,赶快离开”

    徐君墨看了眼那人手中的衣服,又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牢头,不知如何是好,那人见他迟迟不动,恭敬回道“事情紧急,徐大人还是赶快换上吧”

    徐君墨这才慌慌张张的按着那人的指示脱下衣服,又将那牢头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贴了人皮面具,两人又将自己的衣服给那牢头换上,也贴了人皮面具,查看了四周是否留下任何破绽才收拾了食盒出去。

    到了牢房外,沈千亦嘱咐道“徐大人今晚喝了不少,明天就要上路了,今晚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你们别去搅了他清梦”

    化作牢头的徐君墨拱手哈腰连连道“是。。。是。。。”

    复又转身朝着几个狱卒吆喝道

    “你们几个听到没,今晚不要去打扰徐大人好梦”

    这牢中头最大,出了这牢也就算个屁,如今又有个沈大人在此哪个敢有异话,也是连连道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