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营救(下)

章节字数:2227  更新时间:14-06-12 2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送走了沈大人,几个狱卒又坐在牢门口继续喝酒吃菜。那牢头捂着肚子呲牙咧嘴的道

    “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看着,我去趟茅房,这人有三急,实在憋不住了”说着转身冲了出去,几个狱卒在后打趣道

    “头,这黑灯瞎火的您可要瞪大了眼看好了,别一个不仔细,掉进了屎坑,还得麻烦哥几个去捞您”

    几个狱卒哈哈大笑,徐君墨哪还顾得了他们说了什么,只怕多呆一会漏了破绽再脱身就难了。徐君墨直觉身上冷汗涔涔,夜风吹的让人毛发竖起,他不敢向四周窥看,硬着头皮,大着胆子抹黑疾步向前走,到了前面路口向右拐果真有一辆马车在伺候着,车上之人见有人靠近,一个身影跃起,剑光四射抵在他的脖间,冷声问道

    “来者何人”

    徐君墨惊魂未定又来一波,直觉从未有过的惊险刺激着头脑,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连连道

    “在下徐君墨”

    那人借着剑光看向他,确定了才收下剑抱歉道

    “请恕在下刚才失礼了”

    徐君墨试了试额角淋淋薄汗,道

    “兄台肯冒险搭救在下,在下感激还来不及,何来恕罪只说”

    那人道“徐大人,时候不早了,我们要赶到城门关闭守城交换之前出城,柳公子还在城郊等候”

    徐君墨乍听这柳公子,又是一阵心魂散乱,眸光炯炯,抓住那人的衣袖惊喜的问道

    “逸然在等我?”

    那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眉头竖起,点了点头,想起丞相的嘱托,又道

    “徐大人,我们还是赶快出城吧,属下只是奉命行事”

    徐君墨虽还想问个明白,但也知道事情也有个轻重急缓之说,便不再多问上了马车,换下车中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心下一阵欢喜一阵忐忑。

    一道清脆的马鞭之声划破空寂的夜晚,马蹄高高扬起踢踏着地面急速向城外驶去。

    。。。。。。

    庆宵殿内

    烛火明透,人影凝滞。

    易容成柳逸然的沈千亦单手支头抵在几案上侧目凝视躺在床榻上的方问青,只觉眉头直跳,好是不安生,这皇上是何等倨傲之人怎会允许别人背叛,而那个人正是柳逸然,只怕。。。。。。

    沈千亦心下沈沉,他这曾誓死追随皇上出生入死奋战沙场之人,如今竟也为了一个情字而背君叛主,这世间果真情字最伤人。

    “沈大人”

    小翠轻手轻脚走进内室轻唤了声。

    沈千亦扶了扶额站起来问道“收拾好了?”

    小翠点了点头“奴婢已经收拾好了”说着跪下扣头继续道“谢沈大人的救命之恩,沈大人的大恩大奴婢一定会记在心上的”

    沈千亦拉她起身手中信物给她,道“要谢就谢你家公子吧,时候不早了,拿了这个到了宫门口那守卫自会放你出去,出了宫到西胡同会有人在那接应你,你家公子已经安排妥当了,赶紧走吧”

    小翠心中感激,一时热泪盈眶,吸了吸鼻子回道“奴婢这就走,沈大人也要小心”

    二人小声说着竟是没有注意到,那吸进三日醉,本该睡上三天三夜之人,眼珠滚动,剑眉微颦,缓缓睁开了眼睛。

    “逸然”

    方问青侧头斜视沈千亦,唇角勾起一抹让人胆战心惊的冷笑。

    二人循声望去,怦然心跳,小翠手中信物还未收起,“嘭”的一声脱手而出掉在地上,二人瞪大了眼看向方问青,惊呼

    “皇上!!!”

    “醒了!!!”

    暮色深沉,霜寒凝塞,寒山孤僻,百草荒寂,奇石嶙峋,宛如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魔兽,间或有碎石从山间迸出,发出砰砰啪啪的滚落之声。岖岖狞狞的山道一边寒林矗立,枯枝缠蔓,凛风呼啸,枯枝摇曳相互碰撞,“嚓嚓”作响,好似地狱亡灵魑魅索命。

    一辆马车驰骋于林间山道之中,马蹄四起,碎石践踏。黑暗中,只见那赶车的马夫薄唇紧抿,剑眉轻挑,双目似箭,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寒风刺骨,吹的身上衣袍猎猎作响。手中皮鞭高扬又重重落下,催促着马匹急速前行。只要细听,就会发现原来这马车之中还有他人。

    “逸然,跟我一起走吧,你要是回去了,皇上是不会放过你的”

    徐君墨拉着他的手苦苦劝着,眸中满是失落和忧虑。

    柳逸然柔柔一笑道

    “再往前走就出了京城,我就送你到那里了,沈大人还在庆宵殿等我回去,我要是跟你走了,陷沈大人以何顾,只怕到时候会连累更多的人送死”

    徐君墨垂下头道

    “都是我害了你们。。。。。。”

    柳逸然打断他的话道

    “看你说的混账话,你是因为我才入的狱,我怎么会置你生死不顾”

    柳逸然思忖片刻又道

    “我只是有一事要拜托你”

    徐君墨抬头看着他,紧紧握住他的手道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是你的事别说是一件,就是十件百件我又会答应”

    柳逸然道

    “以后我会让小翠好好照顾你,她就在前面等着呢,那孩子命苦,你要是喜欢就是收了偏房当个小妾让她有个安身之处也行,要是不喜欢就给她找个老老实实的人嫁了吧,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徐君墨听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痛,激动地说

    “我的心意你还不了解吗,这辈子除了你,我。。。。。。我。。。。。。”

    柳逸然何尝不知他的心意,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导,伸出手撩起车帘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山林,只盼着天色能慢些变亮好让他能及时赶回去,也不知沈大人一个人能否应付过来,所幸的是自从自己醒来方问青就在也没有踏进过庆宵殿半步才让他今晚可以大胆的行动。

    两人沉默了片刻,徐君墨见他迟迟不回声,想是惹了柳逸然不开心,便软了声音,偷偷看着他说道

    “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

    。。。。。。

    柳逸然心下叹了口气,还未出口,忽然一声马啸划破夜幕,寒鸦惊起,四散逃窜,猿啾狖鸣,一片哗然,暗夜中,只见一只利箭寒光四射,划破凝涩的空气,直直射来,那马夫大叫了声“小心”,闪躲不及,那箭尖已擦过侧脸深深射进车篷边沿之中,马失前蹄,惊魂不定,那马夫一手用力抓紧缰绳,向后拉扯,另一只手暗暗握紧手中之剑,镇定的朝着车中之人道

    “柳公子,只怕我们已中了埋伏了”

    等那马夫终于制服了快要脱缰的马匹停了马车,车中二人还未来得及下车,却以已被那一片片火光灼伤了眼睛,待适应了突然而至的光芒,柳逸然才明白,自己永远也逃不出那个人的魔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