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散场

章节字数:2082  更新时间:14-06-13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月后

    冬雪消融,流水潺潺,水暖花开,墙角处偶有嫩芽探出新绿,玉宇琼楼,琉璃瓦下,露出金黄色的飞龙,映着雪光,波光闪闪,庆宵殿的前门紧闭,院中海棠如火如荼,不死不休。

    花下一白衣男子面对而立,素手执箫,薄唇微启,修长的十指在箫孔上弹跳,一曲不知名的曲子从孔中轻巧溢出。箫声平淡,波澜不起,毫无杂念。

    一曲吟罢,那人停下,仍是毫无表情的看着那株海棠花,眸中是冰封的死寂。

    自那日之后,徐君墨和沈千亦被发配,丞相杜易仲告老还乡,所有涉及此事之人无一幸免。

    而他,他是不会允许他就此死去的。

    门咯吱被推开了,一黄衣男子轻轻走来从身后揽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他散在背上的发间,一点一点的亲吻,怀中之人仍是静静地,毫无表情。

    。。。。。。

    “大哥,散场吧”

    春去春来春几许,花开花谢花不休。

    而今,霜已歇,冬已去,剑已落,情已殁,奈若何,可奈何。

    方问青收紧手臂紧紧箍着他,伏在他的耳边满是疲惫的问

    “告诉朕,这场该这么散”

    “。。。。。。”

    “以前没散,现在不可能会散,以后更不会散,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柳逸然没有回答,方问青垂下手握住他握箫的手说

    “用我送你的箫为我吹首曲子吧”

    柳逸然颔首,将箫放在唇边,曲子轻轻溢出,沁人心脾。

    花下,一白一黄两个身影,紧紧的,紧紧的贴在一起,以天为幕,以地为席,以花为舞。

    吟罢,回首,柳逸然望向他,眸中清澈,毫无波动,这是方问青最不想看到的,没有感情的眸,像个行尸走肉。方问青紧紧抱着他,将他抵到树上,冷冷的道

    “就算死,你也是朕的”

    柳逸然靠在树上,惨然的笑着

    “呵呵。。。。。。我是你的,连死也是你的,我是你的,我是你的,连死都是你的,呵。。。。。。”

    方问青怆然的放开他,柳逸然一声一声的呢喃着,一步一步的朝庆宵殿走去

    “我是你的,连死也是你的。。。”

    你可知,曾经,我是你的,曾经,我真心对你,曾经,我放下男儿身段想要陪你一起老死宫中,曾经。。。我是你的,连死也是你的,不是大哥,不是皇上。曾经,我给你机会,也给了自己机会。

    方问青看着他一步步走进庆宵殿,开门,关门。决绝的背影,一门之隔,隔得是咫尺天涯的两颗心。

    他一步步靠近,靠近那个紧闭的朱门,然后瘫然的坐在地上,背紧紧的贴在门上。

    薄暮暝暝,新出的月如娥眉,弯弯的,细细的,隐隐约约,好是难看。

    方问青侧脸贴在门上,透过门缝看着屋内同样靠在门上的那人,明明就在眼前,也是为何却感觉越离越远,方问青看得有些痴呆,伸手就要抚摸他,触手的冰凉坚硬才让他回过神来,而那人自始至终都未看过他,方问青唇角扯出一丝苦笑,回头看着空寂的院落。

    月渐渐的爬上正空,又慢慢的爬下梢头,寒邪入侵,方问青终是一动不动,伺候的奴才站在前院门口却是不敢踏进半步。

    二人相靠,却是天和地的距离。

    第二晚如此,第三晚,亦是如此,第四晚。。。。。。

    第五晚

    星辰布空,朗朗银汉,一残弯月,几缕细风。

    柳逸然拉门而出,就看到歪在一边熟睡的方问青,那人似是睡得及不踏实,睡梦中仍是眉头紧皱,柳逸然看了一眼,回身朝室内走去,不多时又走了出来,只是手中多了一条棉被,柳逸然俯身将棉被仔细盖在方问青身上,起身就要进屋,还未踏出一步衣袖已被人紧紧扯住,柳逸然知道,他没有回头的站在那里,方问青亦是没有睁眼,手上用劲将柳逸然扯进怀里,在他耳边轻轻呢喃,声音无比疲惫。

    “别走”

    柳逸然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坐直身子,同他一起坐在门前,方问青曲身将头枕在他的腿上,侧过脸紧紧贴在他的怀里,执起他的双臂环上自己的背示意柳逸然抱住自己,复又拉过棉被盖在两人的身上,像个孩子一样躺在他的怀里入睡,柳逸然垂下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方问青,湿热的吐息透过还算厚实的衣衫一寸一寸的袭击着那最脆弱的地方,可是却已激不起心底的情感。

    柳逸然伸手一下一下的抚摸他的乌发,抱着他入睡。

    大哥,大哥。。。。。。如有来世,愿你我永不相识。

    翌日醒来,方问青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柳逸然一人躺在冰冷的床榻上,睁眸平静的看着空荡如野的大殿,璧殿锦房,重重翠幔,灼灼琉璃灯盏,华丽空虚。

    方问青下了早朝,就回来陪他,二人相对无话,沈然坐着,直到天黑。

    熬过了月头,迎来月圆。

    墙头嫩芽已渐渐生了硬叶,皇宫花园之内各种新品奇花异草都含苞待放,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

    这日,暖日晕晕,天空灿烂无比。

    方问青国事繁忙,下了早朝也就没有来陪他,柳逸然反而心中畅快了许多,两人相见不如不见。

    柳逸然看着满院春色,来了兴致,披了薄衣踏出门外,寻着记忆之中的路走了出去,他犹记得去年菊宴之时偶尔瞥见菊园不远处有座高亭,站在上面应该可以一览整个皇宫。

    依旧是那个亭子,那个曾坐过的汉白玉石凳,恍惚中看到了那个月下舞剑之人,飒沓英姿,剑指风流,攉如羿射,挽若流云,矫似蟠龙。

    只是人,已不是旧家时

    柳逸然登上高亭,眺望远处,宫中汲汲营营的一切都一览而尽,红楼香阁,璧殿金銮,青石幽道,

    他驻足看着不远处的那两抹相偎的身影,眼中一阵刺痛,但也只是晃神的工夫而已,两个男人之间谈何爱情,爱只是那些个痴男怨女之间的互许终生的誓言,他一个堂堂男儿如何去谈爱,况且那个人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还是。。。。。。自己的同胞大哥。

    柳逸然自嘲的笑了笑,转身一步一步的走下玉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